一起的時候,女人常對朋友訴說男友的好。

女人說:
 
「天冷的時候,他總是自願從暖呼呼的被窩裡爬起來,就為了到廚房幫我倒一杯熱水。」
「吵架的時候,我性子倔;他卻願意拉下臉來,主動溝通。」
「約會完,他總會陪著我搭車回家,然後,再自己一個人搭車回他的家。」
 
還有:
 
「剛起床時,我跟他說我今天喉嚨有點痛,好像快感冒了,他一整天打了好幾通電話關心我的身體狀況,就怕我真的病了。」
「吃飯的時候,我喜歡哪道菜,他就夾的少,我問他為什麼不吃,他說,想讓我多嚐一點。」
 
 
男人待她的態度,女人滿意。
男人的其他姿態,她自然也看的順眼
 
她欣賞他工作時的全力以赴。
她喜歡他待人處事的低調謹慎。
 
她崇拜他的博學多識。
她景仰他的行動力。
 
如果有「男人評鑑燈號」這種東西,她會毫不猶豫的給他按下五個燈。
滿分。
 
「要真正瞭解一個人,還真要交往過才知道哩。」女人甜蜜的說。
 
 
交往兩年,之後分手。
 
女人再也擠不出什麼好話。
說起前男友,她滿是怨憤。
 
「他居然惡人先告狀,跟朋友說我的不是。」
「吵到最後,他什麼難聽話都說的出口,聽得我傻眼。」
「分手之後,還死催活討,硬要拿回放在我家的書和CD。」
 
她埋怨他的冷淡。
她數落他的格調。
 
她怨恨他的不厚道。
她氣憤他的沒風度。
 
她一想起爭執時,他曾對她說過的種種惡話,就覺得恨得牙癢癢的。
真不明白,之前自己到底是哪隻眼睛有問題,哪根筋錯了位,居然愛他愛的要死要活。
 
如果有「男人評鑑燈號」這種東西,她會毫不猶豫的拿起鐵槌,把所有燈都砸毀。
負分。
 
「要真正看清一個人,還真要等分了手,才會知道。」女人怨忿的說。
 
 
讓我們真正了解一個人的,究竟是交往,還是分手?
 
還愛的時候,這人的優點,數也數不完。
就連缺點,都變得獨特又可愛。
不愛的時候,這人從裡到外,都是坑疤。
怎麼看,怎麼刺眼;怎麼想,都是厭煩。
 
 
其實,愛情不是眼鏡,而是眼罩。
戴上了,就失去視覺,一切但憑想像。
 
你覺得這人真好,你覺得這人惡劣。
都只是一種形而上的觀感。
 
有情意支撐,對方再怎麼不起眼,在你心中,都是玉樹臨風。
沒了心沒了意,他便被縮小再縮小,成了一隻惹人厭的蟲子。
 
 
交往也好,分手也罷。
其實,那人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好,也沒有你以為的那麼壞。
一切,都只是你的「想像力」在作祟。
 
 
瞎子摸象。
人類戀愛。
 
其中道理,差不了多少。
 

 
 
 
 
此文章同步發表於「席夢思臉書粉絲團」: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貝兒老師 的頭像
貝兒老師

貝兒老師上課了!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