幾天,幾個女生聚餐,大夥兒笑的花枝亂顫,因為其中一個女生的發言。
她說:
 
假日早上醒來,如果老公不在身邊,她就要上演一齣悲切可憐的「尋夫記」。
必備的戲碼是:
躺在床上,唉唉喊著:「老公,你在哪裡~~~~」
尾音最好拉長一點,才能表現出脆弱感,而且還得瞇著眼睛在空中揮舞雙手,彷彿抓不著一絲希望的無助盲女。
 
等老公按照慣例出現在房門口,她就立刻把台詞換成:「抱抱,我要抱抱啦~~」
等老公送上擁抱,「女主角」這才將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,心滿意足再撒個幾分鐘嬌,接著起床梳洗,開始美好的一天。
 
不過,可不是每次「開拍」,男主角都能如期現身。
 
有時候,朋友在床上喊了老半天「老公,你在哪裡啦~~~」諾大的屋子,卻連個屁聲都沒有。
 
「老公,你在哪裡啦~~~」
朋友不死心,又追加了幾聲嬌滴滴的哀鳴。
 
還是沒聲。
她狐疑的起身下床,走出房間張望一陣;這才確定,她老公根本不在家。
唉呀,剛才哼咳了半天,演的這麼賣力,結果根本只是一場獨腳戲嘛。
朋友沒趣的聳聳肩,乖乖走進浴室梳洗完畢,神清氣爽的翻開冰箱找些東西果腹,再打開電腦上網。
 
「ㄟ,妳起床啦?」
遲來的男主角,穿著運動服在房門口現身,一頭汗濕的短髮交代了他先前缺席的原因:晨跑去了。
 
「厚~~害我白演一場……」
 
說到這,朋友沒好氣扁了扁嘴,大夥兒格格笑個不停。
「無助盲女發現沒人陪自己演戲,馬上恢復正常起床打點自己」的畫面實在有種說不出的趣味。
 
愛演的,可不只有女人。
在自己愛的人面前,每個人都變得「很有戲」。
 
演甚麼?
演唉唉討抱的嬰兒、演打滾撒潑的小鬼、演受傷脆弱的小動物。
嗚嗚嗚,唉個幾聲,等心愛的人來哄來疼。
 
不瞞各位說,我也很夠格拿一個「演技很爛但企圖很明顯」之戀人金麻獎。
 
「我胃痛,嗚~」有時候,早上起來胃不舒服,不好意思我真的會用小女孩的聲音啜泣給老公聽。
「要幫妳拿胃散嗎?」枕邊含含糊糊的傳來一句。
「嗚嗚~~」沒錯啦,我是很需要張國周胃散,但我還沒過足戲癮,非得多唉個三五聲才覺得夠本。
 
「不哭不哭,呼呼,秀秀~」
老公睡眼惺忪的伸出手,在他其實不確定是腎還是胃還是肝臟的位置,意思意思隨手拍了幾下。
 
肉麻不能當藥吃,但治療奇蒙子卻有無比奇效。
一演一哄之間,胃好像舒服了一點;心情也飄然溫暖了起來。
 
前陣子老公打籃球的時候,跌了一跤,當下屁股著地差點沒直接裂成兩半(話說回來,屁股不是原本就分兩半的嗎……XD)
總之,他面不改色,很man的對圍上來關切傷勢的夥伴直說:「沒事,真的沒事!」等到夥伴散去,他獨自一人在場邊休息,立刻把握難得的「上戲機會」,打了通電話給我。
 
唉唉唉,嗚嗚嗚,這樣那樣~
雖然他演技沒有我精湛,但嚎起來也頗有幾分樣子。
我一樣送去幾句「呼呼,秀秀,不痛不痛」,演完了,情緒也發洩完了,他於是開開心心的朗聲跟我說掰掰。
 
重點當然也不是本來就裂成兩半的屁股,而是全然被接納的一種安慰感。
 
有時候,在公共場合看到小孩子滿地打滾,用耍賴或哭鬧來威脅父母的任性場面,當下心裡常會有一種:「這小朋友應該是知道這招有效吧,不然也不會拿來用」的微妙猜測。
周遭的大人們,有的投以不耐煩的眼光;有的微微皺起眉頭;有的乾脆直接把MP3的音量調大。
 
好像我們都長大了,跟這種行為沒有關係似的。
 
「真的,毫無關係嗎?」
 
這鬧,這撒嬌,這耍潑。
好像,還挺有那麼一點眼熟的。(笑)
 
小孩大人,戀人夫妻,大家不都是在演?
而且,在這些戲碼中,穿插了大量的疑問句:「愛我,好嗎?」
 
愛我,好嗎?
 
愛我,就讓我偶爾做個孩子。
愛我,就容許我裝個可憐裝個無辜。
 
愛我,即使知道我在演,也請毫無厭煩的回應我。
 
一演一應之間,愛情的樣貌,於是被細細的,笨拙的,真實的刻畫出來。
 
 
遇到一個「讓你想演」的人,是幸福。
遇到一個「願意陪你演」的人,是A+的幸福。
 
 
 
 
 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貝兒老師 的頭像
貝兒老師

貝兒老師上課了!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