個女生朋友告訴我,婚前,她就和老公約好一件事︰

內褲和襪子,自己洗自己的。
 
「倒不是我龜毛,只是從小我媽媽就告訴我,臭襪子和髒內褲不要放進洗衣機,最好每天洗澡時,順便親手洗一洗。」朋友說的也有道理︰「多年來,我都是自己動手洗內褲襪子,習慣了,也就不麻煩了。」
 
但是,別想要她幫老公手洗襪子。
她不是懶得幫老公洗,而是心理上的不適應;男人多汗,穿了一天的襪子脫下來,那味道,著實可怕。
 
初聽到她「內褲襪子各自搞定」的建議,老公嘟囔問了一句︰「真的不能丟洗衣機嗎?可是我媽媽以前都這樣洗全家的衣服耶!」
 
「不行,這樣不衛生。」朋友一句打發回去。
 
她老公性子隨和,從善如流,乖乖放了個小簍子,等襪子堆的像小山一樣高,才動手洗一洗。
 
有次,朋友無意間見到他洗襪子的程序,當場傻眼。
一堆襪子,加點水,倒些洗衣精,一整坨隨便揉個幾下,泡泡水倒掉,加點清水,再倒一次。
 
然後,沒有然後,這樣就算洗完了!
 
「天阿,你洗七雙襪子,才花兩分鐘不到,」朋友不可思議的瞪著那一坨根本還冒著泡,馬上就要被送去脫水曬乾的襪子,「這樣根本沒洗乾淨,除了原本的污垢,還加上沒沖掉的清潔劑!」
 
「有乾淨啦!」她老公聳聳肩,無所謂的笑了笑,「我要拿去曬囉。」
「曬你的頭啦!怪不得你香港腳都好不了!我洗給你看!」朋友擠開老公,把襪子一雙雙抓出來重洗,一邊洗一邊數落︰「你看這擰出來的水,都是灰的,還帶泡泡,這叫哪門子的洗乾淨……」
 
再三叮嚀正確洗法之後,「洗襪子」這件事,開始成為朋友心裡一抹揮之不去的懸念。
她不希望自己的男人,穿著可能會讓他犯香港腳的髒襪子;卻又不甘心去收拾那堆「會攻擊嗅覺」的可怕小山。
 
 
又過了半年,我跟她聊天,柴米油鹽,細細碎碎的聊,說到「老公的襪子」這檔事;朋友說,現在,她願意幫老公洗襪子了。
 
「是看不下去他恐怖的清洗過程嗎?」我笑問。
「是,」朋友也想笑,「也不是。」
 
是︰
因為她知道他其實不會改,襪子嘛,有洗就好,洗那麼多遍?才不哩,麻煩死了。
 
不是︰
最根本的原因,其實是︰她願意了。
 
朋友性子有點嬌,老公把她當寶貝,婚前婚後,都疼的可以。她身子不好,情緒起伏也大,還曾經差點罹患憂鬱症;而老公不棄不離,呵護備至,從沒表現出半點不耐煩。
 
有天,朋友看著那小山似的襪子,想了想,突然念頭一轉,把全部的襪子仔仔細細用手洗了一遍,脫水晾乾。
過了一天,收下來時,她把鼻子湊進襪子一聞,淡淡的肥皂清香,讓她莫名快樂。
 
「我願意了。」朋友說︰「他為我付出這麼多,我回贈他一點,何樂而不為?」
 
老實說,認識朋友好多年了,我從來不覺得,她會是願意為男人手洗襪子的女人。
而現在,她洗的甘心,洗的心平氣和,洗的時候,內心居然還是感激的。
 
 
「對」的愛情,的確可以馴服一個人。
而且,那馴服,不用鞭子,不必斥罵。
 
那是滿滿的感動後,發自內心,顯之於外的呼應。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貝兒老師 的頭像
貝兒老師

貝兒老師上課了!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pan1217
  • 充滿感動的愛
    足以讓人改變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