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國小就開始參加校內作文比賽,出社會後一度發著作家夢,埋頭寫出了三本書,但是細想起來,我從來沒有為我媽媽寫過一篇文章。

 

或許她對我來說就是這麼的,怎麼說呢,就是一種如水或空氣般的存在;當然我指的不是她平淡無存在感,而是大概很多父母就是這樣的一種角色吧;他們是子女生命中最重要的贊助者,不斷傾己所有的付出,只希望子女過的好、過的快樂、過的如意,這種竭盡心力的付出,總讓我聯想起水或空氣之類的物質;你通常不會一直意識到它們的存在,但它們永遠在眷顧著你。

 

我聽過有個作家形容母女關係是「親密仇敵」;也就是既親近卻又容易刺傷彼此的一種矛盾關係。我很幸運,度過了國、高中叛逆又彆扭的人生時期之後,我跟媽媽的關係就一直很好;很親密、沒有仇敵的成分。

 

好像全天下的子女講起自己的媽媽,都會覺得自己媽媽是個奇耙;我媽也是我眼中的奇耙。她穿衣隨便的到自成一格、奉行一些讓人難以理解的養生秘訣、對自己超省對孩子卻永遠大方。

 

她年輕的時後高挑漂亮,蓄著一頭烏黑長髮,在國中教國文。

她男人緣極好,卻愛上了一個對她愛搭不理的男人,也就是我爸。

愛情是我媽媽的整個世界,卻是我爸爸人生中的一小片碎屑,我媽媽就像大部分的女人一樣,人生中有好長一段卡在愛情裡;然後她也像大部分的女人一樣,到某個年紀後,終於度過了那個為男人自輕掉淚的難熬時光,開始活得自在、活的暢快。

 

她現在最大的人生目標是在股市裡賺大錢,她常常興奮的跟家人宣布,經過不屈不撓的研究,她終於抓到「主力的尾巴」(我這個股票白痴從來就不懂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),總之我聽過N次這種宣言;我覺得很好,人生就該有企盼和目標,既然研究股票給了她極大的樂趣,why not

 

她種了很多菜和植物、把自己的院子弄得跟雅馬遜叢林一樣,還養了兩隻胖母雞,種菜的時候她除了哼哼歌,就是和那兩隻一黑一花的母雞說說話。她雖然退休卻很忙,我打電話還常常找不著她。

她三不五時就會打電話問遠嫁到外縣市的我,要不要滷牛肉?要不要水果?要不要水餃?只要我說聲好,沒幾天就會有足以餵飽一個營隊的大紙箱寄到我家,裡面塞滿了各種食物,而且永遠比我預定的量還要多更多!

 

生了兒子之後,我深深覺得「養兒方知父母恩」這句話,實在是太太太太真實了。

每當我兒子萬般不配合、滿地打滾尖叫哭鬧,或是脾氣一來就把我往門外推;我氣餒疲憊之餘,就特別容易想起自己的母親。

 

想到她幾乎獨自帶大三個孩子,我就覺得不可思議;光是一個孩子有時候就讓我焦頭爛額,我實在是不知道那些年她是怎麼熬過來的。

 

有一次我忍不住傳簡訊告訴她說:

我現在成為母親之後才終於明白,養育一個孩子,是多麼綿長無盡的勞煩辛苦,我跟她說謝謝,然後告訴她,我很愛她。

 

我很高興我有告訴媽媽真心話,我猜她也有點高興。

把真心話放心上,不如放嘴巴上;我不只在母親節告訴她我很愛她;在往後的日子,我也打算常常告訴她,我愛她。

 

 

我很慶幸這一輩子,她是我的媽媽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貝兒老師 的頭像
貝兒老師

貝兒老師上課了!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