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妳是做什麼的?」

其實我有點怕人家問我這句話。
當我據實回答,總要面對以下幾種接連而來的問句。

「現在學生會不會很難帶阿?」
(當然難帶,想一想你國中是什麼德行。)

「你真的是老師嗎?看不出來耶……」
(老師的頭上難道應該蓋個官印:老師)

「學生會寫情書給你嗎?」
(我真的沒收過!有的學生看到我像看到鬼一樣,我收到符的可能性還稍微高一點。)

「嘖嘖,學生真的會怕你嗎?」
(這你要去問我學生比較準吧!)

除了以上問句,還非常有可能會面對以下台詞。

「你們老師好可憐喔….動不動就被告耶!」
(痾…謝謝你同情的眼神,我也希望自己不會被告…..)

「唷~你們老師最好命了,寒暑假有假放還有錢拿!」(眼神酸中帶刺)
(其實我們常常寒暑假還要上課….
 重點是,錢又不是從你薪水袋裡偷來的,
 我們認真工作招誰惹誰來著?)


質疑,好奇,敵意,同情。
我常接收到這些情緒。

有的老兄更可愛,
知道我身分的瞬間,馬上劈哩啪啦開罵:
他以前的老師有多混,多惡劣,多圈圈叉叉….
(痾…..抱歉,我沒你那麼大的學生,不要恨烏及烏到我身上。)

有一陣子,實在是答煩了。
如果發出問句的是,這輩子應該不會再碰面的陌生人……

「妳是做什麼的?」
「賣檳榔的。」回答的順口誠懇,面不改色。


「喔….是喔…」
安靜,話題終止。
很好,非常好,耳根清靜。

沒有反駁,沒有質疑。


我在促狹的樂趣中,隱隱感到一鼓心酸…










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