玫瑰嗚咽著問,為何一定要凋謝。

我流著淚,無法回答。

 

親愛的,每一件事都有必須說再見的時候。

六歲時,粉紅色破舊的布娃娃。

十五歲時,深藍單調的白折校裙。

二十歲時,黑眼珠羞澀的初戀情人。

明白了,就好。

習慣了,就無痛。

玫瑰呼吸漸弱,我蜷縮著。

 

與它一同死去。


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