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次在轉動電視遙控器的時候,
總會不經意,看到某些紅到掉渣的連續劇,
諸如:「霹X火」、「X色摩天輪」、「天下第一X」……
 
每次我都打從心打讚嘆~扯功真強!
就那麼幾個角色,死拼活湊撐出好幾百集,
好人可以變成壞人,壞人再變成好人;
活人可以變成死人,死人再變成活人。
 
好好壞壞,死死活活,
百轉千折,峰迴路轉。
妙的是,觀眾居然也照單全收,掌聲如雷,
一集接著一集,看的有意有思,演個沒完沒了。
 
我當時年紀小,不明白其中的奧義,
(嘿嘿~~~其實也不過兩三年前啦~~)
現在我想跟全體的編劇深深一鞠躬,表達我的歉意───
「你們編出來的故事,一點都不扯!
 扯的是人生,扯的是愛情!」
 
讓我從不知天高地厚,轉變成謙卑受教,
轉捩點,來自一個真實發生的故事。
 
他叫Ted,溫柔敦厚,圓呼呼的眼睛,帶著憂鬱氣息。
他的生命裡,一分為二,給了兩個女人。
 
「Ted,你愛的到底是瓊安,還是芳特?」
我喜歡偶而追問他,然後促狹的看著他苦惱的表情。
「這個嘛,我也問了我自己好幾年。」Ted輕輕嘆了口氣。
 
「瓊安」是他中學時期的戀人,樸實平凡。
兩人相戀十二年,老夫老妻,牽起手像家人。
「芳特」是他的劈腿戀人,美麗獨立,個性十足。
Ted這腿一劈居然就長達六年,筋骨軟,持久度又夠,
足以榮獲「最佳劈腿專情獎!」
 
「我沒那麼愛瓊安,我想,」Ted抓抓腦袋,
「但是如果離開她,她會活不下去。」
 
「唉~或許吧~」我聳聳肩膀。
我知道瓊安的性格。
幾次Ted想分手,瓊安死哭活求,緊揪著Ted過度軟爛的心腸,
像隻無尾熊,攀爬著搖搖欲墜,枝葉扶疏的尤加利樹,
樹無力去愛,無尾熊也無心離開,兩人拖拉出茂密的無奈。
 
當留下的原因,不是因為愛,
很多事情,就發酵成無奈。
 
Ted留下所有的同情心給瓊安,然後用全部的愛意去灌溉芳特。
芳特和瓊安不知道彼此,Ted吞下所有真相,撐壞自己的忠誠。
 
「罪惡感」平衡成一個完美三角,把他的笑容壓成一個「苦」字。
 
Ted的愛情上演成一齣鬧劇,他身兼演員、編劇、導演、觀眾。
下不了台,收拾不了局面。
 
每一集霹靂火,都會呈現一個「爆點」,
可能很驚悚,可能很扯淡,可能很滑稽,可能很牽強。
Ted的愛情霹靂火,也不例外。
 
「我跟芳特訂婚了!」某日,Ted大聲宣布,眼神堅定。
爆點來了!
「耶??你確定要跟瓊安分手了?」我假裝很驚訝。
「我會瞞著瓊安,跟芳特結婚。」
「這…..很扯~你確定可行嗎?」我眉頭都皺了起來。
「芳特已經接受我的求婚了,至於瓊安,她沒有我不行,我還是不能拋下她。」
「你….這…..」
 
我很想轉台,故事已經發展到我看不下去的階段!
可是Ted圓眼睛裡閃動的堅定,把我想說的話都消了音。
 
我這才明白,霹靂火演的一點都不誇張,
感情,居然可以變形成你想像不到的古怪生物。
蠕蠕爬行,黏液橫流。
 
Ted的婚事在積極籌備當中,
一個心虛的新郎,一個美麗的新娘,加上一個隱形的妻子。
我不敢去猜想發展,就像我永遠猜不到霹靂火的劇情怎麼走。
 
某日,爆點再現!
 
「芳特發現瓊安的存在,她要跟我取消婚約!」
Ted痛苦的扭曲著臉,眼框含淚。
我還來不及反應,張口結舌又接收到另一個爆點。
「而且瓊安懷了我的孩子!」
 
我看著Ted滿臉的淚,只覺得自己也暈頭轉向,
故事走到這裡,好人壞人,悲劇喜劇,我已經看的一頭霧水。
 
芳特毅然決然的離開了,Ted失心瘋似的,
每天電話打了又打,撥了又撥,芳特則用語音信箱回應一切。
咖啡廳,書局,Ted刻意留連在芳特可能出現的場合。
「讓我看看妳,我只有這個要求。」
Ted甚至把車停在芳特家門前,抽一整夜的菸,
只為看著她房間的燈光明滅,等著她可能的短暫現身。
然而一切都是枉然,劇情脫軌,Ted失算。
 
「我要出國散心,否則我會瘋掉。」Ted離開了好一陣子。
 
然而~~~三個月後,芳特又軟了心,回到Ted身邊。
「我知道她有你的孩子,但我還是可以嫁給你,」芳特開出條件,
「只要你不要再跟她和孩子見面。」
 
算了!一切都是幻覺~
還有什麼驚爆點?海水倒灌?火山爆發?
接下來又要怎麼演,都嚇不著我了!
 
孩子出世了,瓊安和Ted成了沒有名份的「真」夫妻,
Ted瞞著芳特,每天深夜驅車到瓊安家,看孩子熟睡的臉。
 
「原來,當爸爸,是這麼不一樣的體驗。」
Ted滿足的微笑,臉上洋溢著一種,父親專屬的幸福和驕傲。
「瓊安才是我真正的親人,我現在明白。」
 
「那芳特呢?」我問,想起他失去芳特的時候,幾乎要死掉的痛苦。
「不知道耶~我現在飽和了。」
「飽和?」
「從前的我只想追逐愛情,現在我才發現,還有更重要的事物。」
Ted臉上又出現爸爸的光輝。
 
現在索命追魂Call,換芳特在使用。
「你不再像以前那麼愛我了~」芳特不只一次的抱怨。
現在芳特變成了無尾熊,Ted的養分則全部給了別人!
 
Ted沒說出真相,他又成了掌控全局的導演。
 
故事說到這,因為太過真實,又如此脫序,
我講著講著,居然覺得頭暈目眩。
 
怎麼感情真的像在玩「梭哈」,
當有人拿著牌得意洋洋,可能出來只是兔子,
有人皺著眉咬緊下唇,結果最後給你同花。
 
拿著遙控器,我的眼睛旋轉成漫畫的形狀,


愛情才是霹靂火,
好的變壞的,壞的變好的;
活的變死的,死的變活的。
 
光怪陸離,高潮迭起。
不管你收不收看,時刻上演!


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