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一生中,總是無可避免的會傷害到某些人。
 
家人,朋友,戀人,都在承接我們愛的時候,
同時收下夾帶在其中的,有心或無意的傷害。
 
愛與傷害,調理不當,往往容易相伴出現。
 
就像面對著一份麥當勞超級大Mac,你愛漢堡肉、生菜、起司片,
小心的抽掉了討厭的酸黃瓜,你放心的張口大咬,
可是卻發現消失的酸黃瓜,卻還是陰魂不散的提醒你,
它曾經存在過───
一股你不愛的酸澀味道,若有似無的殘留在漢堡夾層裡,
不要,卻揮之不去!
 

我們這一生,都在學著怎麼去愛人,怎麼去善待愛我們的人。
可是我們給的好,往往又加入奇怪的調味料,
像大Mac裡面的酸黃瓜,
夾在關係裡,入口,變成對味蕾的一種騷擾。
 
(啥?我聽到有人在抗議了~~你說你很喜歡酸黃瓜?
好吧,那想一下有什麼是你討厭的~~
麵線裡的香菜?還是握壽司裡面過多的芥末?請依此類推……)
 
不要說親密的人了,我們連「路人」都有不經意傷害的的時候,
承認吧!這一輩子,你不小心踩過多少人的腳?
(整個激動起來,喘的哩…..我踩過幾十個了…..)
 
我的生命中,那麼多人來來去去,熙攘經過。
有個男孩,我傷他最深,
至今想起來,還覺得心裡愧疚不已。
 
那時稚氣未脫,我還就讀國小低年級。
頂著我媽媽辣手剪出的西瓜皮,穿著一點都不Lady的短褲,
整身曬的烏黑黑,活脫脫是個鄉下出身的野孩子。
 
洋娃娃不錯玩,可以扯她頭髮,脫她衣服,
東甩西拉任我蹂躪,也不哼聲埋怨。
撈魚也不錯!蹲在田間小路,脫鞋一扔,徒手撈抓,
管它「漁獲量」豐碩還是掛零,非得玩到太陽西下才滿足回家。
 
那時候,我還有一個最大的「興趣」───
就是牽著我家的腳踏車,爬上附近的斜坡,
然後從至高點「咻」的一聲直衝而下!
 
哈哈~~那呼呼吹過耳朵的風,刷刷略過眼角的景致,
無一不教人爽快。
不過短短一百多公尺的斜坡,成了我樂此不疲,再三挑戰的「好漢坡」!
 
有一天,我載著我妹,又去斜坡預約涼風。
氣喘吁吁的把腳踏車牽上最高點,開心的一溜而下,
妹妹坐在我身後哇啦哇啦的叫,我也興奮的咧嘴大笑,
突然───
一個身影急衝而出,雙手大開,擋在斜坡的尾端!
 
「啊……討厭!是隔壁街的男生!」我急急煞車,心裡滿滿的不高興!
他分明是存心挑釁,故意挑在車子最高速的時候現身。
 
「走開啦你!!」我瞪了他一眼。
「嚕嚕嚕嚕~~~」他對我做了一個超醜的鬼臉,然後哼著歌走開。
「嘖……掃興!」我拉著妹妹,牽著腳踏車,重新爬上坡頂。
 
再一次~~耶~~~滑下去囉~~
我跟妹妹又開心了起來,全速下衝!!
到了斜坡尾端────
「嚕嚕嚕嚕……」那可惡的男生又神出鬼沒的跳出來,擋在同一個位置。
 
又是緊急煞車!
我跟妹妹一陣慌亂,車子七扭巴歪的勉強停下!
在我跟妹妹氣呼呼的瞪視下,他得意的對我們吐舌頭。
 
接下來,三次,四次,五次……
 
我的快樂活生生的被切斷,像「便秘」一樣教人極度不暢快!!
在不知道第幾次之後,我看著他揚起雙手,又來那老招~~
 
「他會自己閃開啦!」我心一橫,決心不再煞車,
衝~~
 
砰的一聲,車子停住了!
「疑?我沒煞車啊…..」我穩住車身,後座的妹妹一臉茫然。
「人咧?那傢伙哩?」
 
我狐疑的東張西望,那男生消失了!!
怎麼可能?我不相信…..
「大白天見鬼啦~~怎麼人會不見……」我跟妹妹面面相覷。
 
突然有細細碎碎的哭聲,從「地面」傳來───
是的!地、面、上!
 
我驚的猛低頭,赫然發現那男生整個呈現大字型,
以斑馬線的姿態,「墊」在我們腳踏車下面!!
我,我妹,腳踏車,全部停在他胸口上……
 
我嚇得車一丟,跳下他的胸膛,
抓著妹妹張著嘴巴,直勾勾的瞪著他。
 
他,斑馬線男孩,嚎哭著踉蹌爬起來,
整、個、嘴、巴、都、是、血……
 
我沒有騙你,我不知道他是牙齒斷掉,還是五臟碎裂,
總之他大哭的嘴巴裏面,全部都是鮮紅色液體…..
 
「媽媽~~~~~~」他嚎叫著離去,用一種「殘障」的走路姿態。
我發著抖,拉著妹妹逃之夭夭,足足恐懼了好幾天。
心裡忐忑的等著,他媽媽來我們家敲門告狀。
 
好多天過去了,他媽媽始終沒來。
我也沒有勇氣牽起腳踏車,走回我最愛的好漢坡。
 
很多年過去了,現在回想起這段往事,
「斑馬線男孩」哭著離去時,阿吉仔般的走路姿態,
還是讓我頭皮一陣發麻。
 
誠如我所言,我們都會在無意中傷害很多人,
我自認為是個善良的女生,不玩心機不耍感情,
卻在那麼小的年紀,就搞到一個男生泣血離去,
(真的,他又哭又吐血,應該可以算泣血……)
 
喔,罪過。
恩,抱歉。
 

希望他以後不要再遇見,像我如此傷害他的女生。
我偷偷在心裡,為他祈福。
讓這段往事,藏我的記憶裡,成為一段「不能說的秘密」。
 







 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