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有點鼻塞,今天晚上睡覺不要開冷氣了吧?」
我嘗試吸吐氣息,卻感覺鼻子裡有個「此路不通」的標誌。
 
「可是如果不吹冷氣我會熱,而且身體也會黏黏的耶。」他說。
「吹一個晚上冷氣,我怕我會感冒。」我的喉嚨有種感冒欲來的搔癢。
 
「嗯,好,那待會開電扇就可以了。」他微笑著妥協,一貫的溫柔。
 
關燈,安靜,夜色正式進入深沈。
我們各自據床一角,蜷縮,讓黑暗掩蓋在我們身上像一床被。
 
好多年了,總是這樣。
 
我怕冷,他怕熱。
我被動,他積極。
我任性,他懂事。
我難眠,他易睡。
我脆弱,他堅定。
 
服裝品味、味蕾好惡、微笑方式。
價值觀感、情緒起伏、人生信念。
我和他就像南北半球,各自白晝黑夜,
卻在情感的換日線,交會成矛盾的時區。
 
 對於情感,我總有一種難以跨越的「時差」。

他的愛情是個乾淨美好的花園,
我則成了頑童,撒野打滾拔花踏草。
 
「沒關係,妳可以在我的愛裡放肆。」
 
他像個最寬容的園丁,包容我的無禮。
我卻滿臉泥土髒污,拿不定主意該洋洋得意,還是低頭說抱歉。
 
愛情,怎麼像兩人三腳,
沒跌的狼狽難看,只是因為我們暗暗調整了自己。
這表示,有人正在吃力的加快速度;
有人則在按奈腳步,刻意緩慢。
 
 
加快或放慢,隱忍或擔待,
這樣的牽就,可以走多遠呢?
 
我固守自己,卻又擔心他的靈魂,質變的不像他自己。
 
我知道他整夜輾轉,左右翻覆不曾踏實入眠。
也許是因為沒有冷氣,也許是意識到我也睡的不深。
 
愛上我的人,總是辛苦。
我不懂為什麼「情感」和「犧牲」,總得變成買一送一的廉價放送。
我也不愛化身衛星,繞著誰的生活日升月落。
我住在自己的城堡裡,不放下長髮讓誰攀爬而上。
 
我成了公主,撕去王子現身的故事篇章,
把「從此兩人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」折成紙飛機,
射向窗外,飄搖墜落。
 

也許,除了自己,我從不敢真正愛上其他人。

我只是個不敢為愛出征的小兵,
躲在盔甲裡模擬勝利,把「膽小」假想成「優越」。

 
那一夜,我其實想哭。
對於永遠,我沒把握。


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