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週二烤肉喔!材料妳不用準備,人到就好!」朋友A說。
 
「好阿!那還有哪些人會到呢?」
「就妳,我,還有B、C、D。」
 
嗯嗯,四男一女,都是舊識。
交情深厚,關係好到不用烤,就可以全熟上桌了。
我點點頭,笑著答應了。
 
約定的時間到了,我換上輕便的短褲T恤,
坐上朋友的機車,ㄧ路大風刮面來到青埔一帶。
快到烤肉地點的時候,停在紅燈前,
朋友指指身邊的路牌,我抬頭望去~~
 
「芝芭鄰」XX里~~
 
「芝芭?這地區的名字也取的太難聽了吧??」我驚呼出聲。
 
想一想,如果有人問你家住哪,你必須娓娓道出:
「我住在”芝芭鄰”」───這是多麼讓人心酸的一件事!
 
「因為早期,這裡產芝麻和芭蕉啊~~」朋友無奈的解釋。
「那怎麼不取名"蕉麻"?這樣絕對比"芝芭"好聽一萬倍!」
我哈哈大笑,身體晃的差點沒跌下車。
 
回到正題!
 
到了青埔,但見視野空曠,耳邊強風呼呼。
新建好的大樓預售屋,冷清清的矗立,
雖然高鐵站已經正式啟用,不過這裡的發達程度顯然還沒火力全開。
 
我們五人,提著一堆「給西」爬過土坡來到一座公園。
天色漸暗,烤肉要緊!
 
「風也太大了吧?這樣會不會很難升火?」
我瞇著眼睛,長髮紥起,瀏海被吹成「瘋女十八年」。
「難升倒是不會啦~~~」朋友B老神在在。
「不會?不會就好!」有火哪怕烤肉難,我瞬間信心大增!
 
耶~~打開袋子囉!!
 
我內心充滿期待,啵滋啵滋解開塑膠袋,
「開袋子」這個動作看似簡單,
在烤肉這個「人類行為」裡,卻是極度重要的決勝關鍵點!
 
肉片蝦子香腸菇菇?還是秋刀蛤仔小排魚丸?
 
今晚你的胃,即將有什麼樣的客人入座,
就全看袋子裡有什麼好料的了────
咦?不會吧??
我眨了眨眼睛,是風吹瞎了眼睛?還是光線太昏暗?
 
塑膠袋裡面,冷清清的躺著幾包材料:
「綜合肉塊組合包」、「透抽三隻」、「蛤仔一包」。
我不死心的東翻西找,只發現一包金針,不發一語的躲在「蛤仔」身後……
 
就這樣?
我瞬間有種「被宣判是難民」的絕望感,
看著那幾個男生,背吉他的背吉他,帶MP3擴音喇叭的也正在組裝,
奇怪的是,怎麼沒有人想到多準備一點食材哩?
 
「好吧!團圓是重點,烤肉只是形式!」我在心中自我安慰。
 
「難得大家出來烤肉,我又沒有參與「前置作業」,
還是不要太多怨言,以免別人說我難搞不合群。」
身為女生,本人已經距離「賢慧」很遙遠了,
但是說到「假包容」這點演技,我多多少少還是懂一點的~
 
大夥兒馬上開始升火,風大的嚇人,
躲在木炭堆裡的小火苗,很快的蓬勃發展,紅通通燒出亮光。
哈!真好!火好旺喔~~~~我們五人樂不可支的看著火爐傻笑。
 
十幾秒過去了,好像不太對勁?
整個木炭堆,狂野的噴出大量火星,激光四射壯觀不已。
整個烤肉架呈現「發爐」狀態!!
菩薩顯靈也沒有這麼誇張!
不要說烤肉了,這樣根本連烤肉架都沒辦法靠近!!
 
這樣下去,辦「營火晚會」可能比較適合……
 
朋友ABCD冒著生命危險,伸長手臂「遠端遙控」火勢。
我則躲在逆風處,誓死保護我本來就不算完美的雙腿。
狂風助陣,肉都還沒上架,木炭就燒掉了一大半!
 
好吧,速速「趕肉上架」才是重點!
 
撕開滿滿一大包的綜合肉塊,羊排豬肉牛肉,每一種都「肥美異常」,
放在架子上吱吱滴油,看的我心裡偷偷皺眉,
多油多滋味,下肚卡慘死!
一肚子油膩晚上肯定難睡~~
 
風吹的我暈頭轉向,肚子也不客氣的咕嚕作響,
好不容易有一塊肉片熟透了,閃著光亮對我發出「來吃我」電波,
筷子哩?我東翻西找~~
 
「ㄟㄟ,筷子哩?盤子哩?碗也可以啦~~~」
我一邊把飛進嘴裡的頭髮吐出來,一邊「飢渴」的四處翻找。
 
「妳去問B」A說。
「妳去問C」B說。
「妳去袋子裡面找找看。」C說。
 
結論───通通都沒有!
 
「哪有人烤肉沒有餐具的??」我在風中大吼。
「我以為有人買啊~~~」
ABCD四個男生彼此互看,表情有一種得道高僧才有的豁達。
 
我看著烤肉架上無緣的肉片們,內心突然有種莫名的悲愴。

「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,不是我在你面前,你卻不知道我愛妳;
而是烤熟的肉就在你面前,你卻吃不到!」
 
我餓的受不了,無計可施,只好用夾子抓起一塊肉,
再徒手用指甲捏起熱燙的「肉身」,準備「以口就肉,先吃再說!」
 
風太急,吹的肉片乘風飄搖,
我一張嘴巴左歪右斜就是咬不到肉!
好不容易肉片跟嘴巴對上了,目標方位都確定了~~~
 
整片肉居然硬生生被風「吹斷」!
肉片的身影,像流星一樣「咻」的消失在天際。
我捏著手上殘留的一小塊焦肉,因為過度打擊而呈現「ORZ狀態」。
 
「哈哈哈哈哈~~~」A、B、C、D在旁邊,笑到只差沒有吐血。
 
又是天災,風大的要命;
又是人禍,沒食材沒餐具,
吹了一個多小時的風,只換來一頭亂髮和一肚子飢餓。
我終於忍不住了,「合群」去死吧!
 
「我是來烤肉的!!不是來參加"我要活著回去"實境節目!!」
「還有那個料!你們難道不知道烤肉最重要的就是料!」
「還有餐具!!沒餐具是要怎麼吃?難道都沒有人想到這些基本的東西嗎?」

我的不平之鳴,嘩啦嘩啦傾瀉而出。
 
ABCD四個男生聳聳肩,怡然自得。
ㄧ副「這有很嚴重嗎?反正還是可以烤啊~~」的嘴臉。
 
「妳這麼挑剔,以後如果在孤島要怎麼辦~」
B臉上寫著「妳一定會掛在野外」的憐憫表情。
「誰沒事天天往孤島跑啊?而且我是來烤肉,不是來參加什麼野戰營的!!」
我瞪了他一眼,徹底不接受他的孤島謬論。
 
「跟我們在一起,妳就是要有吃苦的心理準備。」
C語重心長的看著我,用一種老爸看女兒的表情。
 
「答應我!如果以後還要烤肉,讓我來採買!!!
雖然我不賢慧,可是我起碼會讓大家吃飽穿暖,烤的有尊嚴烤的笑哈哈!」
我已經沒力氣再爭執了,這場浩劫已經沒有轉圜的餘地了,
但是以後我絕對要審慎交友,小心採買。
 
ABCD津津有味 , 肉片一塊接著一塊嘖嘖入口

我搞不懂男生為什麼只要有肉,就以為是大餐,
我也不知道,為什麼沒有餐盤他們也覺得ok。
 
整個烤肉聚會,終於在另一個朋友帶著餐盤筷子加入之後,
有了那麼一點點的「欣慰」。
 
當遲來的朋友,從包包裡面拿出一個塑膠袋,我差點沒感動到噴淚!!
他帶來了───「吐司」!
我幾乎是撲上去,連撕帶扯的打開包裝,
當大口咬下白嫩的吐司,我瞬間相信,
「中華一番」演的吃到美食時候的內心戲,都!是!真!的!
 
所有的痛苦,在咬下土司的瞬間,都被洗滌成潔白無瑕的撫慰。
我聽到我的胃在歡呼,看到小麥收割的感動畫面,感覺到宇宙的完美運行~
 
「好感動喔~~~我終於吃到一個沒有加”灰胡椒”的食物了~~」
我破涕為笑,ABCD在一旁哈哈狂笑。
 
 
恆古以來,男女就是不同的生物。
在那一夜,我更相信我和ABCD只是有著同樣外皮的異生物。

你可以說我難搞,也可以說我要求高,
但我相信,親身經歷那場「我要活著回去」烤肉驚魂夜,
十個女生裡面,
四個會閃人,五個會白眼,
七個會開罵,十個會掀桌!
 
然而男生們,聳聳肩,ㄧ切都很萬事ok。


到底是女人太難養,禁不起一絲摧殘半點考驗;

還是男人像蟑螂,有氧氣加廚餘就可以千年不死?
 
上帝設計男女大大不同,連「烤肉的程式」都雙版上市,
歷劫歸來,心有餘悸。
如果還有下次,我不確定是否還想一試。





如果你也喜歡這篇文章,請豪邁的按下推薦鈕,甘溫喔!

還沒笑夠 , 再來一篇:狗兒心 ,海底針 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