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不太順暢。
往往坐了很久,卻沒什麼下落。
半個小時一個小時兩個小時,我移動著身體姿勢,用力擠壓某個器官,
最後失望的站起來,身體ㄧ軟往地板墜落。
呈現大字型。
 
 

我知道你在想什麼。
可是我說的是寫作。
 
九把刀說的好,每個人的創作體質不一樣。
他是屬於可以每天固定噴射五千字的,產量驚人的故事之王;
我的寫作體質,則可以歸類成便秘類型。
而且是時而通暢時而阻塞的那種。
 


不順暢是一種恐怖的字眼。
字義同等於:想達到卻達不到的,一種渴盼。
 
排便不順暢,人會破病;感情不順暢,人會寂寞;
工作不順暢,人會沮喪;
至於靈感不順暢,則會引發面目可憎、心煩氣躁、全身無力等後遺症。
 
且,沒有一種門診,專門治療靈感不順暢。
寫不出來怎麼辦?
 
「看看書、聽聽音樂,轉移注意力。」
朋友甲,用室內設計師專屬的優雅語調,自若的回答我。
我從善如流、類別不拘的借了好幾本書,訓練自己的雜食閱讀胃口。
 
哈哈哈,這個作者超妙的,崇拜崇拜。
欸欸欸,衣服這樣穿搭挺好看的,改天試試。
嘖嘖嘖,寫這東西騙小女生吧?可惜我不是小女生,沒有上當的可能。
闔上書本,心滿意足。
不好意思,靈感咧?
 

「去運動,讓自己累的半死癱軟在地,然後靈感就會像靈魂出竅,悠悠然飄起。」
朋友乙,露出他暴著青筋的肌肉,抖阿抖阿的建議我。
 
有沒有這麼神阿?

大操場上,我揮動著被大量乳酸徹底征服的雙腿,納悶。
一個個超我車的偶吉桑,用屁股上的車尾燈向我挑釁。

臉色慘白、大氣狂喘。
前幾天看報紙,上面說某某國際人權協會,明令各國不可以對戰俘刑求。
水刑、毆打、各類刑罰都不行───最奇妙的是,還強調一點:
任何的訊問過程,不可以使用到「狗」這個生物。
(真的,我讀那報導讀了三次,沒唬你。)
 
 
試試看跑步吧。
說不定跑個十圈二十圈,口風再緊的人,不管是提款卡密碼還是女友三圍,
能說不能說的,啥都招了。
「跑步?那個魔鬼筋肉人說出的撇步,真的有效嗎……」我翻著白眼,打從心底懷疑。
 

場景轉換。
游泳池裡,氣若游絲,我一下又一下踢著軟弱無力的蛙腿,
時不時還得驚心提防,一個接一個從我身旁高速呼嘯而過,
不小心一記胳膊一記蛙腿,就足以讓我變成水面浮屍的游泳健將們。
(有沒有這麼拼命阿?後面又沒有鲨魚在追,游的慢也沒人有空笑你們阿)

嗆。
一個換氣不及,水灌了滿鼻子。
 

實驗器具,我的肉體。
實驗結果出爐,朋友乙的建議可以用刀子一分為二,
前半段,的的確確具有參考價值,
至於後半段,關於靈感的部份,可以直接用食指捏起來,丟到馬桶沖掉。
 
我的確是累趴到靈魂出竅的地步;不過靈感,沒來。
 
 
「妳給自己太大壓力了吧?」朋友乙,輕輕的點到了癥結。
賓果。
我恍然大悟。

約莫是過了二十幾個沒有夢想的年頭,天天渾渾噩噩沒有方向,
突然看見了一條可行的路,便瘋了似的一心只想往有光的方向移動。
怕一個閃神,眼前那幽微的指引就要消失了。

我拒絕再回到,記憶裡沒有方位感的年份。
 

「寫作,應該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,不是嗎?」朋友乙又一句襲來。
他的那句話,讓我那夜意外的睡的很好,
像深深的 , 被安慰了。
 
是阿。
寫作一直都是件無比快樂的事情。
 

有些事情可以暫時性失憶,但不會忘的太久。
慢慢來。
螢火蟲會在沿途,亮起溫柔的指引。




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