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先生不好意思,請問---」
「喔好,那我們待會約在書局前喔……」手機男捏著手機頭也不回的走開,一步抵過我兩步。
 
我定格成雕像,嘴裡卡著還沒說完的問句。
尷尬指數破表。我感覺臉上冰涼涼劃過橫線數條,漫畫似的。
唉唉,不玩了。
集氣也是會消耗戰鬥力的,況且我實在是站累了,已經沒有心情去耍美人心機的把戲。
我瞬間從正妹降格成氣球--已經洩了氣軟啪啪的那種氣球,隨意找了身旁一個根本不算椅子的靠牆矮平台,疲軟跌坐。

「不好意思,請問……」

我全身一震。
瞬間從放空狀態,回到正妹本體。
慌亂起身,措手不及。

來者何人?
但見一男子對著我微笑,眼神陽光的要命,態度友善的像塊軟糖。
填問卷的?
 對方手上就拿個簡單的手提袋,沒看到成疊的紙張。誤答。
 愛心義賣的?
 看我一臉沒愛心的樣子,義賣的人就算瞎了也絕對不可能找上我。誤答。
 問路的?
 這個很難講,我臉上寫著沒愛心,但可沒標明內有路痴。說不定這位仁兄就是要跟我問路。

「請問妳是貝兒老師嗎?」這名臉上寫著「我是有為青年」的男子,禮貌的問。
「你是?」我困惑的回望著他。
「妳好,我是鄭匡宇。」又是一陣曬死人的陽光笑容。
 
我幾個渴愛的男生朋友,強力推薦的苦海明燈。
我在辦公室偷讀了幾個禮拜,厚厚好幾本書的作者。
專治「恐女症」重度患者,健保沒有給付的特約醫師。
以活體實驗的方式,搭遍海內外正妹,化搭訕為學問的神奇男子。
 
搭訕教主,鄭匡宇。

我整個傻眼。
這真的是他本人?
這……這不是大學生來的嗎?
 
我想像中的搭訕教主,應該…..應該不是這種菜。
我以為會看到一盤龍蝦鮑魚拼盤,而且上面還灑著金光閃閃的亮粉;但是現在上桌的是簡單又家常,雖然份量看起來誠意十足,但活脫脫還是肉燥飯的,肉燥飯。
我不是說肉燥飯不好,事實上我本人也很愛吃肉燥飯。
我指的是,鄭匡宇本人散發出的氣息,還真是很樸實無華。

一個搭訕高手看起來應該是這樣的:
讓我們掌聲歡迎,搭遍天下無敵手的搭-訕-教-主!
鐺鐺鐺鐺,教主現身的時候一定要金光閃閃、氣勢如虹;而且說什麼都少不了嘩啦打開的巨型彩球、成群鴿子咕嚕亂飛、囂張鋪展的紅地毯。
搭訕,一般刻板印象總離不了油嘴滑舌;既然是教主,那程度絕對不只是一小瓢沙拉油,而是一整輛油罐車。

總之,高調再高調,刺眼再刺眼,這才符合我莫名其妙的期待。
可是現在,站在我面前的不是一個侵略性十足的把妹達人;
而是一個笑容可掬態度自在的鄰家男孩,臉上寫著「此人無害」。
 
啪達!
我的想像力,左腳拌到了右腳,跌了個狗吃屎。

「是的,我是貝兒。」我急急起身,先微笑再說。
到底他是一個什麼樣的男子?

我的戰鬥力數值分析器,數據忽高忽低瞬息萬變,故障似的。
逼逼逼,結論出爐:
「很抱歉,資料不足,沒辦法判別敵方戰鬥指數。」
最多人追的,往往都是甜甜笑著說:「我都沒人追耶」的那個女生﹔成績最高的,也常常是謙虛推託說:「我真的沒什麼把握耶」的那個學生。

果然,深藏不露是高人。



~~to be continued~~
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