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恩…那個…我應該稱呼你教主嗎?」既然是拜見教主,好像要再搭配個膜拜動作才會比較有整體感。
「哈哈,不用,叫我匡宇就好了。」他開朗的笑了。
「貝兒妳本人比照片還好看呢。」果然。狗腿---喔不,讚美是人類共通的語言。
「這樣啊?那謝天謝地,好險我沒有構成詐欺罪。」我笑了。

果然是教主等級的,一句話馬上匡啷破冰。

「妳等很久嗎?」匡宇問。
「還好啦,我習慣早到先等人。」真心話,我習慣早到勘查敵情。
「這樣很難得呢,通常正妹都喜歡讓別人等。」匡宇第二次使用人類共同語言。
「可能我還沒正到敢讓別人等的地步吧。」我笑答。先謙虛一下,低調駛得萬年船。
「上課的地點就在附近,我們就步行過去吧。」匡宇指指前方,我點點頭跟他並肩。
「妳教書幾年了…」
「快四年囉…」
「那,你搭訕幾年了…..」(我幻想自己問出這種白目的句子。)

還是先不要直接切入重點好了。畢竟教主輩的一定有很多祕技可共參考,暫且不急。 

故事的開始,風和日麗鳥語花香。
老媽當年「晃」人無數,造下的業障沒有報應在我身上。
我等的對象如期現身,而且正常到….出乎我預料……

這是一個雖然腿酸的要命,大致說來還算順心如意的星期六。
我和匡宇一路談笑。
完全沒預料到,自己走向的不只是一間研習教室;而是一個由命運設局的巧妙邂逅。

簾幕悄然拉開,聚光燈也已經亮晃晃的喚醒了舞台。
爆點的引線,啪滋閃著火光。


我進入了一個真實的遊戲。

萬事皆有因果,你如果種脯仔其實很難生菜瓜。
一切的故事開始於半年前,我在匡宇部落格中的第一次留言。

「教主妳好,我是貝兒。
我正在寫一部長篇小說,需要一些參考資料還有靈感啟發。
朋友推薦我看你的搭訕系列,我覺得獲益良多。
特地來跟你說一聲謝謝。」

完畢。
非常正經八百的一篇留言。
純粹因為媽媽從小教我,踩到別人腳要記得說對不起,別人幫你忙要記得說謝謝。
我抱持著很單純的「你不認識我,但是我謝謝你」的心情,來到匡宇的部落格跟他打個招呼,
讓他知道他的作品不只可以鼓舞男性,連良家婦女型的女老師也深深受惠。

「有沒有什麼讀物,是關於男生如何增進魅力的?」咖啡館裡,我苦惱的把頭髮揉成瘋女十八年。
關於小說的進度,我的靈感枯竭到乾裂的地步,再不尋找可以滋潤腦袋的參考書籍,我恐怕到死也不可能寫出像樣的作品。
「問我們就對啦!」朋友小鋼琴得意的露齒一笑,牙齒的反光像盞明燈。

看來我有救了。

「你聽過鄭匡宇吧?」另一個朋友鈺生,說:「搭訕教主,鄭匡宇。」
「沒有。他是…..」我歪著頭問。
「唉呀,也難怪妳不知道,畢竟女生可能不需要讀他的書。」小鋼琴嘆了口氣,意有所指。
「女生不需要?為啥?」這下我可好奇了。
「他的作品都是在教人搭訕,」小鋼琴搖搖頭:「妳是女生,女生不用搭訕也活的下去啦。」
「我們男人比較命苦,」鈺生苦笑,道:「如果不主動出擊,可能會面臨絶後的殘酷命運。」咕嚕一口灌下咖啡,喝悶酒似的。 
「這麼說來,他的大作我是非看不可囉?」我合起雙手做拜拜的祈求姿勢,「拜託,把鄭匡宇的書全部借給我。」
「不要拜我,我又還沒死。」小鋼琴點頭,二話不說友情贊助。



~~to be continued~~
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