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拿去研究研究吧,對妳會有幫助的。」
三天後,好幾本書從小鋼琴手中落到桌面上,全部都是匡宇的「拯救男性」系列。

「全民搭訕運動」、「第一次搭訕就上手」、「正妹心理學」……一堆光是書名就教人好奇不已的男性寶典,全數攤在我眼前。
我如獲至寶捧回家細細研讀,還偷帶了一本放在辦公室,在別的老師低頭改考卷的時候,用「我在研究教材」的正經表情,認真的開始畫線兼筆記。

「哈哈,有的地方很爆笑耶。」壓抑不住,眼看我就要失控狂笑。
「老師,聯絡簿要放哪?」馬上就有學生突然出現在辦公桌旁。
「咳咳!那個放在旁邊就行了,然後現在叫班長馬上來找我!」我手肘擋住封面,正色交代事情,順便把該罵的都罵一罵。
學生不定時的密集出現,旁邊的老師們則一直都在。

大意不得。

身為老師難免壓抑。明明同樣是人類,卻因為肩負著十年教育百年樹人的重大責任,形象不敢有半點毀傷,行事也必須戰戰兢兢。 
斷斷續續,遮遮掩掩。我用非常不光明磊落的方式,花了好幾天的時間,終於把鄭匡宇的書全數讀完。

憋笑對心情有害,但對健身有益。
我差點沒有憋出六塊腹肌。
 

然而一切的投入都是有回報的。
上帝沒送我六塊肌,卻為我打開了另一扇窗。
 
「貝兒,要不要來我的搭訕研習班看看?」某日,匡宇的留言出現在我的部落格。
「當然好啦!紙本旁觀哪比的上現場操作。」我躍躍欲試。
可是,只有我一個女生參加不是很奇怪嗎?
形單影隻深入敵軍,我突然有一種孤立無援的不安感。
「不會啦,其實還有另外一個女生報名。」匡宇聽出了我的顧慮。
有伴最好,看樣子沒必要擔心了。
 
空蕩蕩的研習教室。
「不知道來參加這種研習班的,都是什麼樣的男生……」
我坐著,天馬行空的幻想著,我的同班同學們會是哪一種雄性生物。

宅的禿的怪的醜的?
花心男?急色男?恐女男?自閉男?

男人的魅力成因,若要分析起來,還真是沒啥好分析的。
說穿了,魅力就是一種外在和內在,整體條件加總的一種美好程度。
讓女人倒彈的男人,卻可以分門別類編纂成整整全套「沒人愛的男性生物辨識圖鑒」,全書長達萬頁都還族繁不及備載。

時間倒數,答案揭曉。
謎之男們陸陸續續入座,我的眼睛也越睜越大:這-怎-麼-可-能?

我的想像力,第二次跌了個狗吃屎。

沒有人臉上貼著「我很拙,沒有女生要甩我」的標籤。我看到了型男、娃娃臉清純學生弟、還有幾個絕對不知道打槍為何物的帥哥。
(貝兒的os:你們這些傢伙是嫌妹不夠多是嗎?還想混進來偷偷練功?警衛~警衛快把他們給我架出去!)
事有奚蹺。

「匡宇,你有事先篩選過學員是不是?」我悄悄靠近匡宇,壓低聲音問他。
「怎麼說?」
「嗯……那個….我以為…..來參加的男生看起來都慘不忍睹。」
「其實不是喔,」匡宇意味深長的微笑著,說:「通常願意幫自己加分的人,本身都還有不錯的條件和上進心,至於那種自暴自棄的,通常也不會想學習任何東西了。」
喔喔,我懂了。

「不要急著去跳樓,你們都還有救!這是搭訕教主親口告訴我的!」
我在心裡對著中華民國單身協會之長青會員:小鋼琴、小拓等若干好友,精神喊話了起來。
「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,下次一定要拉他們來上課。」我握拳,暗自決定。
 
課程正式開始了,每個人都非常清楚自己的終極目的:
增加搭訕經驗值,讓自己攻無不克,越搭越勇。
學員們鬥志逼人、眼神發光,好像課程主題是「如何誓死捍衛地球,維持宇宙和平」。我也煞有其事的攤開筆記本,準備隨時紀錄重點。

「不好意思,我遲到了……」
一句話打斷講課。我從筆記本裡抬起頭。

有個遲到的眼鏡男,慌張的出現在門口。



~~to be continued~~


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