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天靈機一動,突然鬼上身興起「去燙頭髮吧」的念頭。
事不宜遲,馬上打電話給熟識的設計師。
 
我一向缺乏女生為了愛美,而衍生出的強大耐性。
既不喜歡敷著面膜,等著那些不知道有沒有效用的精華,用龜速滲透進我的毛孔;
也不喜歡躺在一個地方,等著誰來服務我的睫毛或皮膚。
 
為了打發時間,我帶了電腦到髮廊,寫著未完成的「宅男變王子」
幻想著說不定腦袋被燙髮藥水弄得冒煙的時候,說不定靈感也會瞬間飆高。
 
五個小時過去了,我只寫了五百字。
心裡七上八下越來越不踏實。
 
直條條的頭髮,跟了我二十幾個年頭。
如果燙完直接變大嬸怎麼辦?

 
關鍵的一刻終於到了。
設計師拆下髮捲的瞬間,我終於失控的大喊:「我後悔了!我不要變成媽媽桑!」
眼框居然一陣酸熱,好像要跟什麼東西告別似的無比心慌。
 
設計師堆著滿臉笑容,努力安撫我。
 
最後完成了很奇妙的爆炸捲髮,本來就不小的頭,又硬生生的膨脹一倍。
僅存的一絲絲文藝少女的氣息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有點勉強的裝可愛感覺。
 
說老實話,設計師很高竿,髮型本身不難看。
可是我卻突然明白,之前努力捍衛直髮二十幾年的真正原因。
原來我也跟大部分男生一樣,離不開直髮=氣質=純情的固著迷思。
 
 
直順順的長髮,其實是通往男人遐想的直線捷徑。
當捲子拆下的瞬間,爆炸的不只是頭髮,還有我遲來的驚覺。
 
 
 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