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青醬海鮮義大利麵,謝謝。」柔軟的黑髮掉進眼睛,扎的他瞇眼。
我環顧四週,女孩們撥頭髮的撥頭髮,假裝看雜誌的,眼睛也斜的非常不自然;每個人都極盡所能的偷看該名男子,巴不得化身蝦子或蛤仔,直接躺進他眼前的白色磁盤裡。

米蒂跟我對看了一眼,一切盡在不言中。
獅王出現了。
 
「貝兒妳看,我說的有沒有道理,」米蒂壓低聲音,以免被隔壁桌的他聽到:「有一種男人就是前輩子積德,生來就是超高伏特發電機。」

我點點頭,徹底的無可反駁。
他的確是魅力十足。
整個餐廳簡直像被電擊棒巡視過的魚塭似的,女性顧客們各個都呈現翻肚投降的狀態。他本人倒是一臉自在,起身到書櫃拿了本財經雜誌,回座位隨意翻看著等候上菜。
喔喔,看大家的眼神,我知道現在每個女性顧客渴望扮演的角色,又從蝦子或蛤仔,變成被他修長的手指頭輕輕翻閱的雜誌。 

「貝兒,他也點青醬海鮮義大利麵耶。」米蒂對我擠眉弄眼,一臉賊兮兮。
「是阿,所以哩?」我猜到米蒂要說啥了。
「嘿嘿,菜單上這麼多選擇,偏偏你們就點了同一種義大利麵,這不是命中注定是什麼?」
米蒂煞有其事的分析起來。
我眼睛轉了一圈,停在一點鐘方向:「米蒂,看來命中注定不只是發生在我身上。妳看那一桌的大叔,他好像也跟妳今生有約。」米蒂轉頭,地中海禿頭大叔的桌面上擺了一盤紅通通的義大利麵。

米蒂捏了我一把,笑瞪。
侍者送來點心,甜的讓人起罪惡感的提拉米蘇。

「貝兒,既然你在幫阿塞做男性魅力實驗,那需不需要一個對照組?」
米蒂微笑的表情就像提拉米蘇,甜的幾乎帶點邪惡。
「妳是什麼意思?」我小心的用湯匙挖起甜點送進口裡,滿嘴甜膩,一臉狐疑。
「假如把阿塞比喻成實驗組,也就是魅力有待開發的"璞玉型"男性,」米蒂的小腦袋斜斜歪向真人版金城武:「這裡不就正好有個活生生的超魅力型男,可以當作最完美的對照組?」
她雙手一拍,做了個賓果的表情。

「妳這傢伙,滿腦子鬼點子。」我笑著搖搖頭。
「本來就是阿,一個完整的實驗怎麼能沒有實驗組跟對照組呢?」米蒂理所當然的睜大眼睛,睫毛抗議似的高高翹起,和我拒絕的表情對峙著。
「得了吧,我們又不認識人家。」
「所以囉,事不宜遲,我們這就去認識一下。」米蒂放下叉子,拿起餐巾紙優雅的沾了沾嘴唇。
「米蒂,妳不要鬧啦!」我拉住作勢起身的米蒂。

米蒂轉頭盯著我,挑挑眉毛:「怎麼?貝兒妳害羞喔?」一臉挑釁。
我捏住米蒂的胳膊:「這家店我可是常來的喔,妳不要亂來,小心待會保全直接衝過來把妳架出去。」
米蒂鬧著不依,放肆的嬌笑:「保全?哪來的保全?店長來我都不怕。」

兩人僵持著互瞪,忍著不爆笑出聲。
真人版金城武朝我們這裡看了一眼,帶著淺淺的笑意。
喔,天阿,那眼神,還有漫畫似的輪廓。

我的理智也翻出魚肚白了。
 
女侍者上菜,他桌上多了一盤香噴噴的青醬義大利麵。
米蒂終於拗不過我,老大不情願的坐回椅子。

「唉唉唉,難得遇到這麼優質的對照組,妳居然忍心就這麼放棄大好機會。」她嘆了口氣,說:「如此極品,百年難得一見的青醬王子,可惜阿……」
米蒂聳聳肩,終於不再鬧我了。

我鬆了一口氣,卻又覺得說不出的可惜。
跟米蒂離開餐廳的時候,我回頭看了青醬王子一眼。
潔白的桌布、落地玻璃、還有他低頭進餐的身影,結合成偶像劇般的完美畫面。

說不定,我是指說不定,阿塞真的需要一個對照組。
 
 
「結果,妳們到底有沒有去跟他搭訕阿?」電話那頭傳來阿塞的聲音。
「沒有啦。」我全身上下僅存的力氣,都用來抓住話筒了。

禮拜一是一種神奇的存在。
在這一天,所有的疲倦和無力感都會被加乘變成十倍。

今天我們班級有個小朋友,被其他男生抓起來阿魯把。
我搞不懂,為什麼阿魯把會在國中孩子的休閑娛樂選項裡,佔有這麼舉足輕重的地位。
門、樑柱、班牌、司令台旗竿……各種校園內的柱狀物體,都逃不過成為阿魯把凶器的命運,老師們阻止無效,校方宣導亦是枉然。
我平均一個禮拜要處理兩樁男生被阿魯把的刑事案件、外加三件女生被同學捏起布拉夾彈背部的性騷擾案件、還有不勝枚舉的「老師,某某某掀女生裙子」、「老師,他捏我XX」的芝麻蒜皮小事件。

第二節下課,班級走廊上一大堆學生圍擠著,看熱鬧似的鼓譟不已。
我上前,學生一哄而散,留下一個小個子男生雙手護著跨下,蚯蚓似的在地板扭動著。

學生又痛又羞的扭曲表情、眼前的轉角樑柱、還有十幾個拉開圍觀半徑卻遲遲不肯散去,憋笑等著看好戲的男學生,不消說,又有一個男同學跟一根柱狀物,集體受害了。
肉體受創,應該受到健康中心詳細檢查;心靈受創,應該送到輔導室作心理輔導追蹤。

「你沒事吧?」我彎下身子。

還沒請同學把他扶起來,他已經自己掙扎著爬起來,用奇怪的O形腿逃逸無蹤。
男生們也各自鳥獸散,只留下沒有移動能力的梁柱,在原地為它的清白默哀。
 


~~to be continued~~

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