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小時期擔任校花;國中時期改為擔任班花,一路扶搖直上,現在於某社會福利機構擔任行政之花,簡直就像連續參加十數年的正妹保送甄試,一層又一層過關斬將,閉著眼睛就輕輕鬆鬆一路升級。

「我剛跟阿塞講完電話啦。」我回答。
「阿塞?妳說的是國中時候,在全班面前挫屎的那個好朋友,阿塞嗎?」耦子妹記得阿塞,以前我唸國三的時候她剛好唸同所學校的國一,她和阿塞有過數面之緣。
 耦子妹,我都這麼稱呼我妹妹。
 亂叫的,叫久了就改不了口。
  
「是阿,我們最近又聯絡上了。」
我什麼事情都跟我妹講,當然也包括阿塞當年的血淚史。
「他過得好嗎?」藕子妹很好奇,一個公開挫屎的人將會擁有什麼樣的人生。
「恩……應該還好啦,看妳對好的定義是什麼。」
刻意的含糊回答。我不想在藕子妹的腦袋裡,把阿塞和挫屎這件事情繼續連結。

在台北工作的藕子妹說她這個禮拜要加班,週末不回中壢了。
「不回來就算啦!反正妳心裡也沒有我這個做姐姐的。唉,翅膀硬了連家都不回了……」我故意哭哭啼啼的演著,直到藕子妹被我逗笑。
「好啦,總之這個週末妳自己堅強一點喔。」她笑著說再見。

掛了電話結束親子哈拉,我打開電腦發了一通電子郵件給匡宇。
 
 
匡宇:
 
我們的實驗對象,阿塞最近又相親了一次。
結果,失敗。
有個很關鍵性的問題,我先代替阿塞來請教你。
阿塞是個大好人,五官雖然沒有帥氣到驚天地泣鬼神的程度,但排列組合乍看之下也沒有太大的問題,個性也老老實實,算的上誠實可靠。
可是為什麼像他這種沒啥大問題的人,卻老是必須主演女主角缺席的單人劇?
 
為什麼,有的男生就是沒人愛?
 
Ps 題外話,上次你在研習的時候提到過:
「說起來不太公平,但是男人就是要主動,至於正妹的話就不用這麼千辛萬苦了,她們只要負責拒絕人就好!硬要說有什麼需要苦惱的,大概也只有:要用哪一種方式拒絕人。」

我感同身受,我身邊的正妹朋友們還真的是苦惱的不得了哩。
怎麼樣掏槍才能優雅又不失準度、怎麼樣射擊才能一槍斃命、還有對方會不會倒地前還迴光返照來個玉石俱焚……種種可能的狀況還有假設,若真要統整起來還真的是剪不斷理還亂。
另外,你何時回國哩?


兩天後,匡宇的回信躺在我的收件夾裡。
 
貝兒:
這是個超好的問題!
身為女助教,妳果然是很稱職。

很多男生都會抱怨自己為什麼沒人愛。
但是在問為什麼沒人愛之前,有幾個問題妳可以先讓阿塞思考一下。
 
一他愛自己嗎?

根據我的觀察,很多人嘴巴上說愛自己;但心裡根本瞧不起自己。
既然他把自己看成屎,那全世界其他男人說穿了也不過是馬桶、小便斗、或更稀更小坨的屎。
老是一肚子不平衡的酸水:看到人家含著金湯匙出生,就感嘆自己的老爸不是王永慶;看到別人長的又高又帥,就抱怨自己的DNA排列組合出錯;看到別人有成就有前途,就出張嘴巴罵這有什麼了不起還不是靠關係。

明明心裡面有一張理想的人生藍圖,卻又不願意自己採取行動。
搗毀別人的基地,比建立自己的城堡來的簡單而有快感。

然而,你成不了真正的騎士。
 
所以,正確地看待自己,是每個男生必修的第一門功課。  
在演講的時候,我都會要求一個同學站起來,隨便舉三個他有我沒有,他會我不會的個人特長。
比如說他的身高比我高(這很容易,我號稱170以上,但其實根本不到;假如他唸的科系是企管系,那他的商業知識肯定比我豐富(當然,我唸是唸哲學系和舞蹈系,商業我懂個屁);或是他比年輕、有更雄厚的時間本錢去充實自己…

貝兒,妳不妨把這個問題拋給阿塞,要他想想他自己的優勢在哪。
當然,不一定要跟我比,他可以跟任何他欣賞的對象來作連結。
記得提醒阿塞寫個心得寄到我的信箱。
 

二他每天到底是過著怎樣的生活?

上班、下班、上網看正妹圖片、發呆、線上遊戲、摳腳、下載免錢的愛情動作片……
每天二十四小時的生活,對他而言如果像拼一幅超級單調的一萬片大拼圖,填充在裡頭的都是一些不營養的碎片,那他本人就會像那個拼圖一樣:

單調、乏味、缺少魅力。

倒也不是說我們一定要下班就馬上衝去補習班,進行什麼了不起的學問精進,或是上個網聊聊msn放鬆一下就罪該萬死;而是他在他生活的容器裡面,放些什麼東西進去。

我再說一次:在生活的容器裡,他放進什麼樣的東西。

放屎,就變馬桶;放金塊,就變保險箱;放書,就變書櫃……
一個能充分利用自己的時間,不斷讓自己向前邁步的人,怎麼能沒有魅力?
請阿塞檢視一下他的拼圖吧。
 Ps 我下個月回台灣,到時見。
 
 
我按下電子郵件的轉寄按鍵,讓這根棍子一棒打在阿塞頭上。
如果頭破血流之後沒有掛掉,他一定會感激我的。



~~to be continued~~
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