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完匡宇的信,我想起大學時代在宿舍接到的一通電話。
那通電話來自化學系一個跟我半生不熟的學伴。

學伴,故名思義就是「學習的伴侶」,通常是由不同系所的男生女生互相抽籤配對而成,讓一個個春心蕩漾的大學男生,有名正言順的理由幫女生送送宵夜、打打電話噓寒問暖。
我最怕接到一個化學系學伴的電話。

明明沒啥好聊,他又偏偏很愛打電話來。
望著滿桌未完成的作品和報告,熬夜拼作業的我早已頭暈眼花,實在沒有太多的精力去敷衍他。

「你這麼常打電話來,系上的功課和報告都不用顧嗎?」有一次,我終於忍不住這麼說了。
「恩…..報告是有啦,可是我常常不知道要幹什麼耶。」他含含糊糊的回答。

大哥,你不想弄報告,我可是想弄卻沒時間弄阿!

「我要去忙了,不聊了。」我的手指頭與電話的掛斷按扭,只剩下零點三公分的距離。
「等一下啦,再陪我聊一下,我好無聊喔。」
嘟嘟嘟。
我掛斷了。

「她去洗衣服了」、「她在廁所拉肚子」、「她今天玉體微恙,不接電話」我編了好幾種版本的理由請室友們輪著使用,好打發因為無聊而猛打電話找人閒扯淡的化學男。

在室友們的聯手搭救之下,我解脫了。
「嗨,妳是哪個系的阿?我們聊聊天吧。」結果換我的室友一個一個慘遭波及。

「三不一沒有」的男人,比抖動著觸鬚的蟑螂更讓女人花容失色。

三不──不上進、不培養興趣、不規劃人生。
一沒有──沒有自己的生活
毛毛蟲、蚯蚓、蛆……女生害怕一切軟綿綿的生物;更恐懼把生活當成空白四格漫畫,一天二十四小時不知道該如何打發的,軟體男。

「貝兒,妳每天都在忙些啥?」
小吃店,桌上放著兩碗飄著青菜梗的原汁牛肉麵。
阿塞嘴裡塞滿麵條,一邊夾海帶一邊問我。
「聽好囉,最私密的女老師生活全紀錄,」我放下筷子抹抹嘴,深吸了一口氣。

開始。
每天早上六點十分,鬧鐘準時把我叫醒。
刷牙洗臉戴面具――喔,化妝啦――七點多到校,在教室門口叉著腰臭臉現身,對著懶洋洋遊魂一般的學生們大吼﹕「通通把椅子給我抬起來打掃!」然後看早自修,把保齡球瓶一般接二連三睡倒的學生,不厭其煩的用愛一一喚醒,接下來是升旗,跟學生一起風吹日曬雨淋。

我喝了一口麵湯,潤潤喉。
繼續。

中間就是上課,趕場似的一個班級接著一個班級,空堂的時候把握時間批閱聯絡簿、改作業、跟家長聯繫、處理層出不窮的學生突發狀況。
中午食不知味的匆匆扒完便當,再到班上沒有形象的大吼一次﹕「全部把椅子給我抬起來掃地!」
然後跟一群把抹布掃把當玩具的學生來一場這邊盯完一個、那邊又溜走一個的官兵抓強盜遊戲。
等到學生們終於進入午睡狀態,各個口水直流呼呼大睡的時候,坐在講台前盯梢的我,眼睛也快瞇起來―――
噹噹噹,午休結束。

趕快拔開幾乎要黏在一起的眼皮,繼續下午的衝鋒陷陣。
一樣滿滿填充著忙碌︰排山倒海而來的班務、一堂又一堂的課程、加上不時穿插的狀況劇,諸如安慰被阿魯把的學生、給大姨媽來肚子痛的女學生一杯熱開水、尋找中途翹課的死孩子……
周旋在各種你想得到的、想不到的狀況之中。

鬼擋牆,直到放學。
 
「差不多就這樣啦,女老師的日生活部分。」我喘口氣,報告完畢。
「哇,妳居然沒暴斃!」阿塞嘖嘖稱奇。
「還好啦,壞人都很長命。」我嘿嘿一笑,用筷子啪的刺穿豆干的身軀。
「那下班哩?」阿塞興致勃勃的等著收聽下集。
「下班,」我呼嚕吸了一口麵條,慢條斯理的說︰「就是我自己的休息時間囉。」
「休息?那就是跟我一樣看電視、玩線上遊戲囉?」

阿塞伸出手,打算跟我來個有默契的相握。
不是。
搖搖頭。
剛好那些事情都沒收納在「放課後的女老師」之行程裡面。

「通常都是閱讀、上網、寫文章、或是學個一兩首英文歌。」我捏著下巴,思索著有沒有遺漏什麼行程︰「總之就是一些有興趣,但也不太費力的事情。」
下班時間何其珍貴,都送給電視機不是虧大了。
有時我也去跑跑步,看看天空,欣賞一下路樹、路人、路狗、還有超我車的阿婆阿公們帥氣的跑步過彎姿勢。


「你呢?都怎麼安排下班時間?」我問。
「嘖嘖,沒想到妳下班後還這麼有元氣。」阿塞幫我鼓了幾掌,接著娓娓道來他的「下班後的工程師生活實錄」。


~~to be continued~~
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