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一晚,msn對話框。

「明天看晚場電影吧,色戒。」我丟了句話給阿塞,一邊打著教學教案。
「色戒?我這裡有網路上抓下來的版本耶,雖然字幕翻的超爛,可是再怎麼說都是免錢的,要不要我燒給妳?」
「你那裡有網路上抓的色戒?電影才剛上映耶,你這樣李安會哭死,」我拒絕。送上一個搖著頭的兔子動畫。
「而且我這裡連色戒的續集都抓到了耶。」阿塞興高采烈的又丟來一句。

我停下敲打教案的手,愣住。

「啥鬼?哪來的續集啊?」快速丟一句過去。
「當然有阿,等等,我找給妳看喔。」留下了肯定句,阿塞一溜煙消失了。
十分鐘後,阿塞的文字再度出現在對話框。一長串電影名稱洋洋灑灑的陳列眼前。

色戒之:戒不了的色。
色戒二:暗夜偷窺之對窗的女孩。

「阿阿阿!還有一部:色戒情慾錄:女特務和她的三個男人。」阿塞補充。
「……」我沉默。

「貝兒妳喜歡李安阿?那我乾脆把續集一起燒給妳好了。」
一貫的好人作風。該死。
「……」繼續沉默。
我停在鍵盤上的手,開始青筋暴漲。

阿塞絲毫沒有察覺到來自彼方強大的殺氣,批哩啪啦繼續延伸話題:「雖然我之前從來沒看過李安的任何作品,不過我覺得他真的蠻厲害的欸,色戒才剛上映,就已經把好幾部續集都拍好了,他這樣應該算是很多產的導演吧?老實跟妳講,要不是這一陣子媒體把色戒炒的這麼沸沸揚揚,我壓根也不會想去網路上抓哩……」
  
李安,雖然我跟您不熟,但是我要代替我的白痴朋友向您道歉。

 阿塞真的不是故意在跟我喇賽,也不是存心要褻瀆您的作品,怪只怪他每天都窩在家裡看電視,再不然就是釘在電腦前看正妹圖,導致他的藝文智商還停留在史前人類的發展狀態。
我明天就帶他去見識您的大作,而且逼他交出三百字的觀後心得……

「貝兒,妳還在嗎?」阿塞傳來的震動提醒,打斷了我對李安的遠端喊話。
「明天。」我斬釘截鐵key出最後通牒:「你明天晚上七點十分,一定要給我準時現身在威尼斯影城。」

用力過猛又一肚子無名火,鍵盤的聲音喀搭咖搭聽起來幾乎像機關槍掃射。

「好吧,既然你這麼堅持要看大螢幕,」阿塞傳了一個貓咪點頭的動畫:「那我們就來支持一下優良國片吧。」
好個從善如流。
「我會帶我朋友去,你也帶個朋友來吧。」我交代。
「好阿,」阿塞很快的回話,文字間透露著期待和興奮:「妳記得咕嚕吧?我跟你提過好幾次的那個朋友,我找他一起來好了,大家認識認識。」
「恩,就醬。掰」我把教學教案的視窗拉大,打算繼續未完成的工作。

「等一下!」阿塞突然叫住我。
「啥鬼?」我耐性盡失的翻了個白眼。
「要不要我明天順便把色戒的續集燒給妳?」這小子居然還敢補上這麼一句。
「你再問,我就殺了你。」我傳了一個嘴巴噴火的暴龍動畫,關掉視窗。
 

個頭瘦小、頭頂髮量稀疏、大大的兩顆眼珠子掛在草莓形狀的臉上。
我不是在形容魔戒裡的某個角色,而是在描述站在阿塞身邊的好友,咕嚕。 

「哈囉,貝兒,我常聽阿塞提起妳喔,終於有機會見到妳本尊了。」
他發出聲音了,低啞的就跟電影裡面詭異的同名角色一模一樣。

我大驚!連聲帶都一樣,有沒有這麼神阿。

「咳咳咳,」一陣驚天動地的暴咳之後,咕嚕用細瘦而發抖的手掌遮住嘴巴,抱歉的朝我點點頭:「不好意思我感冒了,最近公司好多人都逃不過生病的命運,樸素如我,居然也趕上了這一波潮流。只有阿塞沒中標,看來笨蛋不會感冒的說法,不只是沒根據的民間迷思。」
說完,又是一陣掏心掏肺的暴咳。

阿塞出招,毫不客氣一巴掌打在咕嚕小小顆的腦袋上,差點沒把他打倒在地。

「對了,我還沒自我介紹咧,我的名字叫做―─」
「咕嚕。叫他咕嚕就好。」阿塞順順的接話。

這下換咕嚕出手。
阿塞氣定神閒的用胸口接下他幾乎是飄過來的超慢速拳頭,眼睛眨都不眨一下,咕嚕居然還被自己出拳的反作用力震到後退三步。
接下來又是一陣肺病似的暴咳。

還真不是普通的虛。

看咕嚕瘦弱的體型,實在很難想像他是公司倉儲部門的員工,該不會他都用魔法來隔空搬貨吧?
阿塞說他自己也不知道,怎麼會在人界跟魔界之間,跟咕嚕搭起跨物種的友誼橋樑。
每次午餐時間,都看到咕嚕在員工餐廳一個人孤零零的吃著飯,桌上永遠都是小碗乾麵加一顆魯蛋,而且邊吃邊打瞌睡的機率高過七成。

「你的湯汁滴到衣服上了。」
阿塞有一次終於看不下去了,出聲叫醒夾麵條夾到一半就靈魂出竅的咕嚕。
心裡同時暗想:這人既然這麼愛邊吃邊睡,那為什麼不乾脆圍個口水布在脖子上,以免衣服吃的比人多。

咕嚕驚醒,用眼神對阿塞說謝謝,然後繼續吃麵。
三口後,闔眼。
湯汁滴滴答答繼續灌溉襯衫領口。

阿塞那次看不下去的主動開口,莫名其妙的變成彼此友誼的開端。
兩人漸漸熟稔了起來。


~~to be continued~~

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