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刻伸手摸摸你的頭,如果沒有意外,上面應該有著大把大把的頭毛。
如果你以為它們只是一種黑漆漆的角質,那你可就大錯特錯了。
 
萬物皆蘊含道理,連頭毛也不例外。
 
生平第一次燙了捲髮,我才知道捲髮有多難照顧。
幾萬根頭髮好像全部都有生命似的,聯手來跟主人唱反調。
妳要它們捲向東,它們就偏偏慢條斯理的捲向西。
妳要他們全員稍安勿躁,它們就聯合起來毛毛躁躁。
 
我就像半夜夢遊,去假髮店血拼一樣。
每天早上起床,睡眼惺忪的走到鏡子前,都會瞬間嚇醒:
「我什麼時候又買了這頂假髮?」
 
我甚至可以從頭髮扁塌的角度,回溯我昨夜的睡姿軌跡。
整隊、整隊、全員整隊!
喊破喉嚨也沒用,非得噴水烘乾再次大刑伺候,頭髮們才會一個個心不甘情不願的歸隊。
 
更妙的是,髮型不只可以用來修飾我們光禿禿的頭皮,還可以窺見人心。
各式各樣的「觀眾反應」,透露出五花八門的人類性格。
 

「貝媽您好,今天妳女兒不方便出門,真是辛苦您來代班了。」鈺生正經八百、必恭必敬的對我敬禮問安。
生平第一次,我對他的吐嘲毫無招架能力。
怪只怪自己平日交友不慎、識人不清,才會誤把此種「雪中送屎」之人當成好友。
 
「老師,我們這次成績真的有這麼差嗎?妳居然氣到頭到都爆炸了。」學生A故做驚訝的尖聲怪叫。
生平第二次,我的腦袋瞬間打結,搜尋不出反擊字句。
只怪這個年代,學生人權日益高漲,為師的只能暗自內傷、虛心受教。
我無言的斜睨了學生一眼,在心裡重複播放催眠似的自我安慰:
「童言無忌,童言無忌,童言無忌……」
 
「老師妳的新髮型好美喔~~」學生B的笑容都快裂到耳朵了:「待會讓我們出去自由活動好不好?」
欣慰的表情才剛掛上臉蛋不到零點五秒,瞬間又崩裂成面無表情。
「自由活動跟髮型有什麼關係,不行!」我斷然拒絕,毫不遲疑。

別有意圖的讚美,就像喬裝成咖哩的大便,看起來一樣、嚐起來兩樣。
收下只教人徒增心酸,入口更讓人皺眉反胃。
 

「燙頭髮啦?」同事的表情,擺明了正在努力的思索誇獎詞彙:「恩……反正多嘗試新髮型,也是不錯啦。」
好樣的,果然當老師的人還是很有愛心。
小朋友在學校如果皮到不像話,就跟家長說他活潑開朗,如果安靜到幾乎快變成背後靈,就說他乖巧守分。

這份鼓勵性質的誇獎,我心懷感激、五味雜陳的收下來。
 
 
「我可以燙回來嗎?」重回理髮店的我,苦笑著對設計師說。
「不要啦,妳起碼撐到三個月嘛。」設計師是個美麗的基督徒,她溫柔而堅定的勸退我。
「可是要我每天花時間,去整理那些高深莫測、千變萬化的頭髮捲度,真的是要了我的命。」
我嘆了口氣,盯著鏡子裡面依舊看不順眼的一頭捲髮。
「貝兒,不然這樣好了」設計師靈機一動:「妳每天來找我,我幫你吹整的漂漂亮亮的,三個月後再幫妳燙回直髮好不好?」
「每天?這樣我哪還有時間寫作、發呆、當宅女?」我心裡面混亂的盤算。


每天下班還得騰出時間,讓專人來照顧頭上那些捲傢伙,這簡直是浪費光陰到造孽的地步。
 
「貝兒妳覺得呢?」她給了我一個來自髮型界,史上最甜美無害的笑容。
美女的微笑,是破壞力最強大的武器,連身為同性的我也無力抵抗。
我堅持把頭髮燙回來的執拗,瞬間兵敗如山倒。
 
「算了……我回家自己慢慢學著整理吧……」我虛弱的說。
 
 
在此謹向所有燙著捲髮,而且整理的美麗大方的女性們,致上我最高的敬意。
妳們頭上美麗的弧度,是結合耐力、技巧、美感、細心的最高藝術表現。
 
天底下沒有醜女人,只有懶女人。
天底下沒有醜捲髮,只有懶貝兒。

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