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看樣子,這下阿塞是來真的。」米蒂放下信紙,挑挑眉毛:「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」。
「恩,從國中認識他開始,就沒有看過他對什麼事情這麼投入,認真到簡直有點像鬼上身哩,嘿嘿。」
一瞬間,我居然有一種「吾家有兒初長成」的欣慰感覺。
這簡直是老媽子的心情嘛。

剛才米蒂讀信的時候很專心,可是她讓店裡其他的男生不專心。
她今天把長髮盤起來,開襟的針織連身長外套讓她的身段更顯修長,裡頭搭配著毛茸茸的蘿蔔橘短褲,搞的好幾個男生兔子似的,眼睛咕溜溜的無法從她身上移開。

眾多偷看米蒂的男士之中,最拼命的,就屬隔壁桌一個戴眼鏡的傢伙。
眼鏡男從我們進到餐廳開始,就一直瞇著眼睛假裝研究胡椒罐;研究完又很煞有其事的開始折餐巾紙;折了半天沒啥產品出來,接著他又演出脖子酸痛的戲碼,腦袋歪來歪去就是喬不好位置。
處心積慮,就為了把視線調整到米蒂的方位。

迂迴的程度,足以獲頒「最不光明正大偷看獎」。

至於米蒂,對於男人的注目禮,她早已呈現因為長年來大量接收而不痛不癢的狀態。
她最近才剛拒絕了兩個同事、三個路人的告白。

「抱歉,我有男朋友了。」

女殺手米蒂淺淺一笑,慢動作似的,手上冰冷的左輪手槍緩緩舉起。
碰碰碰碰碰,五顆子彈不偏不倚的正中五個人的要害。
路人死的乾脆、腳步踉嗆的退場;兩個同事則把「近水樓臺先得月」刻在腦袋裡當成座右銘,死不瞑目的拖著米蒂的長腿,說什麼都不肯鬆手。

其實,她哪有什麼男朋友。
草原上那些乾巴巴鬃毛稀疏的瘦弱公獅子,她只是敬謝不敏。


「妳這招,很高。」我送她一個尊敬的眼神,外加短短的大拇指。
「我最怕麻煩了。」米蒂淡淡一笑:「一分鐘就可以搞定的事情,又何必不甘不脆拖到幾個禮拜甚至幾個月?拒絕人只有四個秘訣:快狠準,外加不見血。」
這麼多年來,她果然已經練就出殺人不眨眼的高超拒絕技巧。

眼鏡男又換了一個姿勢,很不自然的舒緩筋骨。
「那個眼鏡男脖子不酸阿?他已經歪頭歪了半個小時。」我真想拿罐肌樂,上前拍拍他的肩膀,說聲:「先生你辛苦了。」然後嘶嘶對他噴個兩下以示鼓勵。
順便噴噴我的小腿。

昨天跟阿塞去跑步,我們破天荒的把里程增加到三千,阿塞還一度跟專門超我們車的偶吉桑,來了一段僵持五百公尺的龍爭虎鬥。
最後,雖然只能用眼神目送偶吉桑穿著汗衫揚長而去的背影,但這對以前從來不跑步的阿塞來說,算是一場雖敗猶榮的光榮戰役。

跑完的時候滿身的汗加上滿心的成就感,倆人相視大笑好不暢快。


今天我就笑不出來了,腿酸的要死。
如果我長出了所有少女都恨之入骨的蘿蔔腿,阿塞絕對難辭其咎。
 
米蒂笑咪咪的,看的出來今天心情很好。
在古奇工作的她,昨天才剛完成一個差點沒把人忙死的大型秀場活動。
大學畢業之後,明明也是念美術系的米蒂沒有繼續朝藝術相關工作發展,反而走入了東西貴的要命、gay也多的要命的時尚工作圈。
然而,這個半路出家的選擇實在非常適合她。
時髦的人隸屬於時髦的行業,就像鹽酥雞跟九層塔的相遇,就是一個「搭」字。

當上老師,對我來說則是一種順利延伸、卻莫名其妙的人生選擇。
我提過,我那年輕時候常常放筆友鴿子,成天忙著揮蒼蠅拍、拒絕眾多追求者的老媽,當年也是個氣質派國文老師。

關於職業選擇,有一種定律:
你父母親是幹哪行的,你就絕對不會想選擇那行。
然後有另一種定律,就像詛咒似的因應而生:
如果你很不想幹你父母親選擇的那個行業,那好死不死你就會不小心跌入那行。

這兩個定律,活生生在我身上得到驗證。

拼死拼活的考了兩年教師甄試,在宣布放榜的時候我整個人呈現靈魂出竅的狀態:
終於,我進了這道窄門了。


我居然……要變成老師了?



~~to be continued~~



ps 感謝讀者gaorex
幫忙設計了可愛的新封面
 耶~~特別紀念版喔!
 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貝兒老師 的頭像
貝兒老師

貝兒老師上課了!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