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種感覺,很像超市裡面有超低價的肉品拍賣,眼看著一堆婆婆媽媽你爭我奪的擠向數量有限的特價商品,你突然心裡面有一種強烈的「我不能輸」的鬥志。
然後你也衝進人潮,用手肘和菜籃當作進攻武器,一路過關斬拼死拼活,好不容易終於伸手抓到了幾包內容不明的肉品。

人潮散去。
「咦,我幹麻買這些東西啊?」
你猛然驚醒,看著手中一大堆肉片,像退駕後的乩童似的一臉茫然。

我就是用這種心情當上了教師。
很幸運,但夾雜著七成的莫名其妙。

老媽跟我不一樣,她從小就很喜歡仰頭痴痴望著講台上的老師,幻想自己有朝一日也可以拿起粉筆誨人不倦。她用「我一定要成為老師」的堅決心情踏入教育界。
  
「媽,妳年輕的時候真的很正耶。」我拿著泛黃的老照片,讚嘆著。
黑白照片裡面,容貌秀麗的女子長髮披肩、用中國小姐的站姿倚牆而立,迷你裙毫不客氣的短到膝蓋以上二十公分。
「是阿,不是我自誇,當年追我的人可多的哩。」
老媽得意洋洋的咧嘴大笑,抓著菜刀的手高高揚起。

啪一聲,雞頭雞身瞬間一分為二。
果然,媽媽們的強項就是剁雞殺魚,耍起菜刀來絕不離快、狠、準三字訣,而且刀起頭落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我看看照片中被歲月封存的過去式正妹,再看看眼前手持菜刀、亂髮蓬鬆、臉上寫著「殺無赦」的現在進行式老媽,突然想起了一句話。

「正妹不死,只是凋零。」

此話引用自小鋼琴,借我搭訕教主全套作品的朋友。
這幾個字應該被編入「全世界最經典的一百句話」裡面。如果有出版這本書的話。
 

老媽的正妹歲月已經如一江春水向東流,即使喊破喉嚨也無法回來;眼前的米蒂,則分秒不差的處在正妹時區裡頭,持續散發迷人魅力。

「鄭匡宇說的對,」米蒂有感而發的說:「女人真的是聽覺的動物。」
「女人身上最重要的器官,除了嘴巴之外就是耳朵了。」我點點頭,舉雙手雙腳贊成。

女人是一種很有意思的生物,即使知道這個男人是愛自己的,還是會想要天天用「你愛不愛我」這個了無新意的問題來一再確認,她擁有的東西還沒有變質。

接下來,耳朵就派上用場了。
光是我愛妳這三個字還不足以構成一百分的回答。女人要的不只是二選一圈或叉的單調答案;更是可以將答案無限延伸的申論題。

「那,有多愛?」絕對要買一送一,繼續強迫答題。
「我已經說啦,就愛阿。」男人辭窮,為難的抓抓頭髮。
「我喜歡聽你說你有多愛我嘛。」女人豎起耳朵,陶醉又嬌羞的期待答案。


馴服女人的耳朵,有時候意義同等於馴服女人的心。

「語言表達能力好的男生,真的很吃香。」米蒂轉動眼珠,看樣子是在翻開她的男性分類圖鑑:「雖然剛毅木訥也可以歸類成一項男性優點,可是悶過頭的話只會讓女生倒彈。」  

一針見血。

  國中的時候,班上最受歡迎的男生大抵脫離不了最會講五四三、總是可以在課堂上把全班逗的哄堂大笑,順便讓老師氣的臉色發青的那一種類型。
出了社會以後,能夠侃侃而談自己的志向和人生遠景、眼睛裡面閃動著「我的未來不是夢」之耀眼光芒的男人,某種程度上也總是勝過一開口就自動加上很多「……」符號,把氣氛搞冷了也不主動升溫的口拙男。

喜歡幽默風趣的男人類型,這根本是女人公諸於世的罩門。

至於怎麼讓自己開口就是自信、張嘴就有魅力,其實是一門很微妙的藝術。
我遇過那種滔滔不絕、可是你除了確定他在說中文,其餘則完全抓不到重點的男生;也見識過把嘴巴當擴約肌使用,一張口就臭屁連天的「看我有多行」男人類。
但是那絕對不是說話魅力的正確典型。


重點是,資料庫。

說話深具魅力的男人,他的腦袋和嘴巴之間必然有著完美的鏈結;換言之,他的腦袋儲存著質與量都兼備的內容物,諸如時事、趣聞、資訊、生活……林林總總的資訊內化進入他本人。
然後,即使開口不是為了打動女人,他也能打動女人。
 
叮咚一聲,自動門打開。
我停住呼吸,因為進入餐廳的迷人身影。


世界原來比我想像中的還小;命中注定發生的機率則比我想像中的還高。

青醬王子。
未完成的篇章,主角居然又自己走回扉頁。



~~to be continued~~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