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第一:我的價值,不建立在別人的反應和評價上。」匡宇眼神篤定的直視我:「第二,我不斷培養自己的能力,所以我不怕沒有女生懂得欣賞我。」

「當一個男生本身自信不夠、內涵又不足、眼界過於狹小,就容易把女生的拒絕當成世界末日,而一個懂的精進自己、不斷升級的男人,基本上一定是個贏家―─一個充滿吸引力、絕對不乏人欣賞的魅力贏家。」

「光憑這點,我就無須恐懼!」匡宇的眼神亮的快將我刺瞎了:「所以我敢自封為搭訕教主,因為我不只是跟女生耍耍嘴皮子要要電話而已,我很清楚我的價值在哪,這不是別人一個拒絕、或一個白眼就可以去否定掉的東西。」

嗨這個摩門特,眼前幻覺般的情景,讓我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眼睛:

聚光燈在黑暗中啪的亮起,燈下的匡宇,身高突然超過一百八,臉蛋勝過金城武,舉手投足之間散發著不可思議的迷人氣息。


我明白了,這才是魅力的最終極王道。

缺乏魅力的人,根本不需要投胎轉世,把DNA全部砍掉重練;只要按下「活的認真、活的自信」的神奇開關,馬上就有一道神奇的光線瞬間打亮你的存在。

燈下,你就是王子。
  

「阿塞,你覺得王子應該是什麼樣子?」我說。
這是個看起來無聊兼幼稚,但其實意義深遠的問題。

「妳是說童話故事裡面的王子嗎?」阿塞把問句拋回來。
「童話裡面的王子哪有什麼好問的,不就是騎白馬帶把刀,走進城堡的時候千萬不可以很糗的滑一跤。」我搖搖頭。
這種了無創意的王子形象,不符合美術老師充滿創意的問答範疇。

我耐著性子把題目再解釋一遍:「我要問的是,你覺得現實生活中的王子應該是什麼樣子的呢?」
「這個阿……」阿塞喃喃的看著天花板:「現實生活中的王子應該……」天花板上面沒有答案,所以他眼睛又繞到地板上去。

瀕臨當機,阿塞的腦袋快冒出白煙了。
良久,他很勉強的吐出答案。

「應該……長相不可以脫離這三類:帥、很帥、帥到掉渣。不可以寒酸到只有一匹白馬,馬廄裡面應該起碼要有個三、五台名車。身高一定要高於公主的視平線三十度,這樣才能接受公主楚楚可人的仰角目光……應該差不多就這樣了吧。」阿塞絞盡腦汁完成申論題。
「還有一個很重要的!」趁著我還沒有拿出紅筆批改答案,阿塞趕忙補充:「比例上來說,腿不能太短,王子如果有雙短腿那還能看嗎?」

我一字不漏聽完阿塞的王子論述,緩緩的在答案紙上寫了四字評語。

答非所問。

「啥?答非所問?」阿塞身子一震,不敢相信的後退三步:「老師妳也太狠了吧,學生明明就已經知無不言言無不盡,居然連答案的邊邊都沒有構到。」
「我說過了,我問的不是童話故事裡面的王子。」我伸手做了個「雙括號」的強調動作。

阿塞一臉茫然,我一臉高深莫測。

在定義還沒有闡明之前,王子不會誕生。
 
 
黑暗中,單槍投影機在螢幕上投射出一張又一張女性自畫像。
畫中的女子眉目濃烈、眼中有著強烈的堅毅和寂寞。

藝術鑑賞課程。
我對著三年級的學生,介紹墨西哥最重要的女性藝術家,卡蘿。

「老師,她眉毛好粗喔,而且幾乎兩條連成一條耶。」有個女生一語道破卡羅的特色―─粗到不行的一字眉。
其他同學對啊對啊的應聲,全班鼓噪。

有人說,痛苦是靈感的來源。

卡蘿終其一生魂牽夢繫的畫家情人,里維拉,把藝術創作當主業、花心偷吃當副業。
「愛到卡慘死」可以說是卡蘿一生的最佳情感寫照,也給了她如泉湧般的創作靈感。

「看了這麼多張卡蘿的作品,大家應該對於她老公很好奇吧,」我叫醒兩個睡到打呼的學生,提示大家接下來即將有重量級的人物要登場:「這個男人到底是多帥多有才華,才會桃花朵朵盛開、一堆女生前仆後繼的愛上他。」

有了正妹老婆還不夠,里維拉偷情的對象從模特兒到女明星都有。

「下一張。」我點點頭,指示協助操作電腦的美術小老師。
學生們眼睛閃著期待,盯著即將出現在螢幕上,里維拉的照片。

現身。

凸眼、厚脣、自然捲、雙下巴。
學生間一陣驚呼。

「老師,連肯德基爺爺的肚子都比他小耶!」一個男生指著里維拉尺寸傲人的腰圍,喊著。

全班哄堂。

「身為墨西哥壁畫大師的里維拉,的確是才華洋溢創造力驚人,至於他帥不帥,公道自在人心。」
我聳聳肩,壓根不想幫這個超級花心男說話。
女同學們群情激憤,高聲嚷著:卡蘿的眼睛根本是被蛤仔黏到!

是阿,什麼時候上帝規定,天底下只有帥的男生才有機會被女生團團包圍。
瞧瞧里維拉有多吃的開。

被「高高帥帥才有女生愛」這個謎思唬嚨的男生們,真的應該多讀讀藝術史。


我繼續把卡蘿跟里維拉之間的愛恨糾葛,當成短篇故事分成上中下三集,對學生娓娓道來。
果然八卦乃人之天性,這堂藝術鑑賞課,學生認真到讓我想給全班記大功。



~~to be continued~~




 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