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整天的課,講到破喉嚨。
晚間,我在包包裡面放了幾顆喉糖,驅車到救國團接剛下課的阿塞。
兩人前往市中心。
男性魅力實驗的主席,即將和實驗活體、以及俏麗女助理來個晚餐會報。

我在中壢車站前一堆外勞裡面,看到了匡宇。

「教……教主好。」阿塞戰戰兢兢的問安。
匡宇笑著搖搖手:「我們在信件中也聊了不少,不用這麼見外,你還是跟信裡面一樣直接叫我匡宇就可以了。」
「恩,匡宇。」阿塞臉上寫著一種叫做「好學生」的認真表情。 

一路上他們聊阿塞的上課情形,匡宇又另外推薦了幾本雜誌和書籍、以及國外經典的激勵大師的演講光碟。
我盡責的擔任女司機,一邊偷聽、不時插嘴。
三個人順著中原大學的小吃攤動線,且買且吃且聊,最後在一間茶館落座。

一桌的食物,三杯份量驚人的冷飲。

「匡宇,在跟心儀的女生相處的時候,有一個任督二脈我一直沒有辦法打通。」阿塞握著原子筆、翻開筆記本,看樣子是進入備戰狀態了:「事實上這麼多年來,關於那一點我老是像少了一根神經似的,嚴重缺乏基本天份。」

匡宇的雙手在下巴交扣,定定著看著阿塞。

「我老是無法判斷,女生到底對我有沒有感覺。」
阿塞長長的吐了一口氣,緊繃的神色瞬間舒緩開來,告解完畢似的。

匡宇想了想。
微笑。

「阿塞,」匡宇拿起綠茶,不急不徐的喝了一口,說:「其實說真的,我從來就不會去過度猜測女生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―─不過小時候的確也曾經有過,校花對我微笑是不是表示對我有意思啦、或是隔壁座位的女生是不是在假看書之名,行偷窺我之實等等的幻想。後來事實證明,一切都是自己在那邊想太多。」


想太多,絕大部分都不是一件好事。尤其是在跟女生應對的時候。

匡宇繼續解惑:「遇上心怡的對象,人的判斷力往往容易變的紊亂。常常有學員問我,女生反應冷,該怎麼應對―─其實女生不是冷,而是追求的過程,本來就是應該由男生來主動。當然,現代女性也開始會化被動為積極,主動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,有時也會很技巧的給男生暗示―─也就是做球給男生來殺,但是重點是男生無論如何都應該是積極採取行動的一方。」

筆聲篤篤,阿塞猛抄重點。

「不過,這裡有個癥結點要釐清,」匡宇放慢說話速度,以確保阿塞有跟上他的內容:「所謂的不要想太多:意思是,不要過度放大女生一些無意的言行,導致自亂陣腳,甚至落入『想太多』地獄,反應過大把女生嚇跑。」

現在換我狂點頭了。
我曾經與幾個「想太多魔人」交手過數回。刻骨銘心、難忘至極。

妳順道幫大家帶些飲料、剛好他喝到有加蜂蜜的那一杯。
愛的暗示,他想。
msn上悉鬆平常的閒聊問候。
愛的關懷,他爽。

任何瑣瑣碎碎的小線索他都不放過,小心翼翼放在顯微鏡下,剖析再剖析放大再放大,非得歸納出「妳對我有好感」這個唯一結論,他才心安理得。

碰上想太多魔人,女生該怎麼接招呢?


澄清無用、閃為上策。


匡宇繼續:「至於採取主動,可不是鼓勵你沒頭沒腦、莽撞告白,而是要抓準時機呈現自己,讓女生看見你的存在,再釋放力道剛好的關懷和體貼。」
「那是不是有哪些小細節,可以用來判斷女生壓根對你沒感覺呢?」阿塞不放心的追問。

匡宇點頭:「這其實不難,從一些細節就可以八九不離十的下判斷。比如說當面接觸的時候,對方根本懶得正眼看你、談話時也總是漫不經心,或是MSN上面敲她都沒有回應,這不就是一種再清楚不過的拒絕了嗎?女孩子都已經做的這麼明顯了,你如果還要繼續當駝鳥,自我安慰她只是放不開少女的矜持,那麼最後被人家不留情面,狠狠拒絕的可能性就很大。」


阿塞眼神一震,疤痕被摳起的表情。

「相反地,如果女生一定會接你的電話、傳過去的簡訊總有回音、你的噓寒問暖不會被丟到冰箱冷處理、約會前十分鐘她不會突然打電話來說她指甲痛頭髮痛,臨時要取消會面、跟你說話時視線一定看進你的瞳孔裡……只要有以上的症狀,就表示對方其實已經跟你心有靈犀了。這時候該怎麼進一步發展兩人關係,應該就不是難題了。」


「阿塞,你挨槍挨怕了,是吧?」匡宇停下,意味深長的看著阿塞。

阿塞無聲的笑了,表情五味雜陳。




~~to be continued~~






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