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站在公車候車處,天空突然飄起毛毛細雨。
纖細的手探進包包裡,摸索。
下一秒,紅色傘狀的寂寞,綻放在灰色城市之中。
 
她把手伸出傘緣,和雨滴玩遊戲。
 
 
「這把紅傘真的好可愛喔。」她緊貼著玻璃櫥窗,喃喃自語。
「電影快開演了,走吧。」一旁的情人,柔聲提醒。
倆人手牽著手離開之際,她一共回頭三次,眼睛跟心都捨不得離傘而去。
 
幾天以後,那把美麗的紅傘,靜靜躺在她家門口。
紮著紅色的蝴蝶結,像惹人憐愛的寵物小狗。
 
「傘等於散,聽說情人之間不能送傘耶。」她嘟著嘴撒嬌,心裡甜滋滋的。
「這個我早就想到了,」情人從口袋掏出一枚一元硬幣,煞有其事的遞給她:「給妳一塊錢,兩個人就不會散。」
 
從此,雨天對她來說有了截然不同的意義。
每一次打開傘,她都會想起一種被疼愛。
 
 
雨勢轉大。
她伸出傘緣的手,以被燙傷的姿態,倏地收回。
 
情人離去很多年了。
一場始終沒辦法停歇的滂沱大雨,秘密的下在紅傘裡面。
 
他會想起我,他不會想起我,他會想起我,他不會想起我……
她躲在傘下,用雨滴代替花瓣,玩著會與不會的預測遊戲。
 
 
「先生,你的義式黑咖啡。」女店員甜美的送上微笑。
他點點頭,小心翼翼的拿起托盤,黑咖啡的熱氣兀自捲起,然後迅速消散在空氣中。
時間過早,清晨的咖啡店香氣濃郁,人口卻稀薄。
習慣性的,他走向角落的雙人木桌。
 
「媽呀,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難喝的東西。」情人吐舌皺眉的樣子,像正在吞苦藥的孩子。
「沒有奶精和糖粉的打擾,才能品嘗到咖啡的原味啊。」他笑著接過情人遞回來的杯子。
「好苦。」情人捧起自己的拿鐵,咕嚕一大口,試圖安撫受驚嚇的味蕾。
「再來一口?」他惡作劇的把黑咖啡往前推。
「拜託饒了我,」情人腦袋搖的像波浪鼓,長髮抗議似的翻飛:「今天的黑咖啡特訓就到此為止吧。」
 
然後每次都是一樣的位置,一杯黑咖啡,一杯拿鐵。
一口,兩口,三口……情人稚氣又倔強,用探險的心情一步步理解黑咖啡。
漸漸的,眉頭不皺了,舌頭不吐了。
情人拿起他杯子的時候,神情間有一種陌生的優雅。
 
「兩杯義式黑咖啡,謝謝。」情人倚著櫃台,脫口而出。
「小姐不好意思,妳好面熟,請問我們認識嗎?」他故作驚訝的往後站一步,上下打量情人。
「幹嘛大驚小怪。」情人笑瞪他一眼。
「我記得,某人曾經說過黑咖啡很難喝耶。」他忍不住繼續逗她。
「沒有奶精和糖粉的打擾,才能品嘗到咖啡的原味啊。」情人故作正經的挑挑眉毛,臉不紅氣不喘的盜用他的台詞。
 
 
他捧著冷去的咖啡,出神了。
情人毅然決然離開他生命的時候,不知道有沒有記得把某些習慣折疊好,放進她白色的行李箱,一併帶走。
 
「她還喝黑咖啡嗎?」他想著。
也許她的下一個情人喜歡卡布奇諾、也許她選擇讓味蕾回到拿鐵身邊、也許她其實從來就沒有真正喜歡過黑咖啡……
 
很多的也許,緊接在句號之後,寫不進故事裡。
 
 
即將見底的黑咖啡,在杯底形成一面淺淺的、墨黑的湖。
他凝視湖面,沒能看見任何倒影。
 
她會想起我,她不會想起我,她會想起我,她不會想起我……
他坐在清冷的店裡,喝兩人份的黑咖啡,思索一個無從求證的假設。
 
 
他他他他他,她她她她她。
 
人們總是害怕被遺忘。
在愛情已然離散之後,我們所能收到最尊貴的禮物,就是被思念。
 

即使不再愛我,也請永遠記住我。

戴上這頂虛榮的假皇冠,即使一個人在巨大的黑暗裡,走到快哭了出來。
我也能忍住淚水。
 
因為自尊曾經被加冕。
 
 
 
 
 
你的肯定,是創作人最大的動力,請不吝按下推薦鈕,謝謝您。
 
 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