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手已經好一陣子了,J的傷口尚未癒合。
靈魂的局部仍然裂著一道口子,汨汨滲出淚水。
 
項鍊、香水、襯衫……他凝視著前女友送給的禮物,時而陷入發呆狀態。
「還給她吧。」
打定主意以後,他快速打包,以免拉長疼痛的瞬間。
 
 
約了碰面歸還。
已經愛上別人的她,依舊長髮清麗。
 
「留著吧,可以當作紀念。」前女友淡淡、友善的說。
「我不需要這種紀念。」J儘量讓自己看起來面無表情。
 
回到房裡,他依然常發呆。
已然淨空的位置,其實還擺放著份量龐大的無形物質。
他明白那是甚麼,卻沒有清除的能力。
 

 
J做過的事情,其實我曾經也做過。
 
相片、小禮物、書信、戒指……
在永永遠遠失去一個人以後,人們往往想藉由歸還這些那些,作形式上的切斷。
 
賭氣似的下定決心。
催眠似的刻意淡化。
 
其實我們心裡都清楚,可以還的那些,其實都沒有真正歸還的必要。
真正讓我們持續疼痛的,是還不了的這些。
 
 
「把我腦袋裡面關於你的區塊,全部收回去好嗎?」
人們真正想說的,其實是這樣的一句話吧。
 
只是太過任性又悲傷,以至於所有的字句全都化成眼淚。
滴滴答答,匯流成一紙借據。
 
 
歸還的期限,空白一片。


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