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的日子,過的既快樂又按捺。
 
快樂,在於可以睡飽吃、吃飽睡。
寫文章寫煩了,就條魚一樣的滑上街,逛逛街看看妹。
看膩逛膩,再回家寫寫文章,吃吃零嘴,跟老媽抬槓。
 
按捺,在於不能太高調。
大部分的朋友還是過著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,我自然不能老是嚷著暑假好輕鬆喔,之類欠打的話。
以免引起民怨,遭人唾罵。
 
 
轉眼間,我的好日子已經過了一半。
宅到了盡頭,就生了無聊,我開始感覺到,自己需要友情的滋潤了。
 
友情這種東西,跟一元硬幣很像。
你用不到的時候,口袋一堆;你需要的時候,翻遍口袋連一個子兒都找不著。
 
拿起手機,我開始撥出一個又一個的號碼。
結果―――
 
「我的假都修完了,沒辦法再請耶。」
「這禮拜我要陪我婆婆去拜拜,不行喔。」
「我剛好要出國一趟,等我回來吧。」
「我家狗狗最近生病了,我要照顧牠,走不開哩。」
 
 
陰謀,這一定是個陰謀……
怎麼可能這麼嘟好,全部的人都剛好有事情?
 
就連平常最好約的兩個人,都從嘴裡吐出以下字句:
 
「我開始上班了,最近很忙。」小鋼琴說。
―――這怎麼可能?
這傢伙的口氣,聽起來活像個認真打拼的有為青年!
 
最近從來沒聽說「病毒大肆傳染,侵蝕人類腦部」之相關消息;蘋果日報也沒有刊出「天打雷劈,男子慘遭閃電擊中腦部」類似新聞。
 
有鬼,一定有鬼……
 
更扯的是,連咕嚕都告訴我:
「我最近在教會幫忙,還要幫我爸爸照顧獨居的外婆。」
 
有沒有搞錯?
連咕嚕都開始忙著行善人間,獻身公益。
 
不對勁,非常的不對勁……
 
 
在連續幾次無情遭拒之後,我不得不一個人,遊魂似的飄上街頭。
正逢假日熱鬧時分,滿街都是三五成群、開懷嬉笑的閃光族。
只是這次,炫示的不是愛情;而是閃閃動人的友情。
 
轉頭,看見商店落地窗裡,自己形單影隻的落寞模樣。
不酥湖,心裡一陣強烈的不酥湖。
 
 
回到家,開了電腦,寫了沒幾個字就心煩氣躁。
突然,我腦中浮現一個男人的身影。
 
只有他了,我嘆了口氣。
 
雖然我們之間,年紀拉開一條長長的距離。
雖然他的心中,不只有我一個女人。
雖然上一次見到他,已經有好些日子了。
 
我撥出電話號碼,他的來電鈴聲是優雅的鋼琴曲。
 
「喂。」對方接聽了,聲音是如此的熟悉。
「是我。」我單刀直入的說了。
「好久沒有接到妳的電話了,最近好嗎。」他說。
「老樣子,寫作,一堆稿子等著我改。」我的解釋聽起來,有點像爭辯。
「一起吃個飯吧?」他說。
「好阿,老爸,禮拜五剛好是父親節耶,我跟妹妹幫你準備了一個紅包喔。」
「那就去吃西堤吧,哈哈。」老爸笑著提議,我立刻舉雙手贊成。
 
 
果然,家人永遠是最可靠的避風港。
起碼我也有我的閃光武器:親情。
 
 
大夥兒別忘了,禮拜五要向老爸表示心意。
一頓大餐、一張卡片、一個擁抱、一點紅包,用甚麼形式都可以。
 
讓全天下的老爸,都能驕傲的閃一下喔





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