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看秀」這個詞彙,對我來說是一直是個很遙遠的名詞。
 
這個名詞,存在於我從來不看的娛樂新聞頻道、我偶爾會看的八卦周刊篇章,顯得既飄緲又沒有真實性。
 
我想像中的名牌秀,現場畫面如下:
台上,是一件件永遠不適合在現實生活中出現的誇張時裝;台下,則是另一個暗潮洶湧的較勁舞臺。長腿、美胸、翹臀,當所有的女性器官,以最撩人的姿態現身,閃光燈便瘋了似的明滅。
 
除了去看,也渴望被看。
這是我對名牌時裝秀的刻板印象。
 
 
某次晚餐飯局,當一個朋友隨口問起:「明天在世貿有個秀,貝兒要不要一塊去?」的時候,我馬上興奮又好奇的大喊:「好阿,我沒有看過秀耶!」」
才喊完,順勢把頭一轉,我瞪了隔壁的匡宇一眼,說:「有這麼好玩的事情,怎麼你沒想過找我一塊去?」
匡宇正在把一塊花雕雞夾到碗裡頭,他抬頭看了我一眼,輕笑著說:「我不知道妳會對這種活動有興趣耶。」
「嘖,少囉嗦,反正明天你當我的男伴,我也要跟你們一起去看秀!」
我豪氣干雲的指派,就這麼敲定了這樁事。
 
 
第二天下午,大夥兒相約誠品信義店,地下美食街。
「大家都不吃晚餐嗎?」我看著空空如也的桌面,問道。
看來大家都沒有點餐的慾望,只是想找個空桌,坐坐聊聊。
「待會看秀,會有點心供應阿。」朋友A說。
「點心?頂多只是ㄧ些小玩意吧?塞牙縫都不夠。」我懷疑的迸出ㄧ句。
「小點心就夠了啦,又不是去吃buffet。」朋友B答腔。
 
見鬼!
我才不想餓死在時裝秀場。
 
我馬上當機立斷,買了生魚片蓋飯,外加一個比我的臉還大的雜糧麵包。
努力進食,籌備體力。
「對了,到底我們要看的,是甚麼牌子的秀阿?」我塞了一口醋飯,突然問起。
「M甚麼開頭的……」匡宇回答的非常不確實,這傢伙其實根本對看秀沒興趣。
「Marc Jacobs」另一個女生回答我。
「喔喔,那個超貴的牌子。」ㄧ句話,說完我對該品牌的唯一印象。
 
吃到飽嗝連連,我這才跟其他幾個空腹的朋友,徒步往秀場走去。



最右邊是輔大的歷史系系花,柔柔,本人美到連我都想追。
中間是彩妝師菲菲,天生娃娃臉,其實卻是一間工作室的老闆娘哩。
最左邊,天天在文字中蠕蠕爬行的國中老師。




猜猜這是誰?
隔壁朋友說,她是葦如。
不過,看不出來我在拍啥,對吧……哈哈,整個走模糊亂拍風。
台上走秀的模特兒,有隋棠、阮經天,還有一堆名模。
不過,我看秀的時候非常的不專心,三不五時轉過身,和身旁的匡宇閒扯淡。
「為什麼男模特兒走路的時候,臉都那麼臭,好像老闆沒給工資一樣。」我小聲的說,秀台上,阮經天剛好快步走過,表情就跟我說的一模一樣。
「哈哈,可能這樣看起來比較酷吧。」匡宇則被我弄到笑了。




對我來說,有些衣服看起來很有趣。
跟美醜沒有關係,純粹就像在身體上面,裹上一層美術作品。
模特兒最厲害的地方,則是不管穿上甚麼怪衣服,都要讓觀者覺得很殺很特別,很時髦很有個性。
我不時轉過去,跟身旁的彩妝師菲菲,偷偷交換ㄧ些很不專業的評語,諸如:
「模特兒頭上的是甚麼?鬃毛嗎?」
「這件穿起來很熱吧?」
果然,我們純粹只是來看熱鬧的鄉民……



整個秀進行到ㄧ半,開始了我最喜歡的部分:
范曉萱帶了自己的band,進行現場表演。



帶點爵士風味,喃喃自語似的英文歌曲,跟她身上的鮮黃色澎裙小禮服,搭配出饒富趣味的視聽覺效果。
後面的吉他手,整個非常的投入,卯起來彈奏的樣子還真是夠殺阿!



我國中的時後,范曉萱剛推出她的第一張專輯,走的是清新甜美風。當時班上的男同學,沒有一個不喜歡她的。
我永遠記得有一堂課,老師發下來的明明是英文考卷,我座位後方的一個男生,卻在試卷上發瘋似的寫滿「范曉萱」三個字……嘖,害我很難改考卷!



甜膩的嗓音,吟唱著個性十足的創作歌曲,讓坐在台下的我邊聽邊搖,整個開心起來。




服裝秀接近尾聲,有個好玩的ending橋段:
模特兒ㄧ個接著一個走上秀台中間的鷹架,排隊似的,直條條的站成ㄧ列。



模特兒越站越多,逐漸排成一條短短的人龍。
「挺有意思的,模特兒全部排排站,ㄧ個個面無表情。」匡宇說。
「恩…等著領工資吧,我猜。」我瞎答。
「……」




秀結束了,然後剩下的就是拍照時間。
媒體搶著拍名人,鄉民們自己拍自己爽。




我和舞蹈王子李偉淳。
匡宇的多年好友,他的眉眼之間有種渾然天成的憂鬱氣質,但本人個性其實超積極,整個人的肉體和靈魂,都毫不保留的投入在舞蹈世界裡。
這次看秀,大夥兒都是拖他的福,才得以進來秀場觀禮。



ㄧ個我忘記名字的,帥主播。
當時我忙著幫大家拍照,突然匡宇ㄧ句:「欸,貝兒,妳要不要跟某某主播拍照?」
我豪邁的大笑ㄧ聲,說「好阿,好帥的主播!」
然後,就這麼莫名其妙合照了一張……



左邊依然是正到不行的輔大美女,柔柔。
中間是偉淳的朋友,東森財經新聞台的主播,美萱,她也是第一次看秀。
右邊,妝有點開始融化的貝兒。



最右邊是錦德先生。
最左邊是憂鬱到不行的舞蹈王子,偉淳。
左邊數來第二個,是當天穿的有點像大陸人,結果被我取笑的前搭訕教主,匡宇。



當天我沒有如願看到甚麼女明星的乳溝,同行的幾個朋友,也因為之前堅信「現場會有點心」這個信念,而各個面臨肚子餓的痛苦局面。
附帶ㄧ提,秀場的確有服務生端著托盤,魚ㄧ樣的遊走在來賓之間。
不過,托盤上的東西看起來也像魚吃的,每一種都小到讓人ㄧ看到就很不滿足。
 
哼哼,還好我有先見之明,先吃個粗飽!
 
活動結束後,我們一行人殺到通化街,投入毫不時尚的夜市生活,用小吃滿足了空虛的腸胃。
最後的打牙祭行程,為我的時尚初體驗,畫下了扎實而完美的句點。




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