開學了,校園裡添了一批新進成員。
一件件簇新又過大的制服,一張張害羞又稚嫩的臉蛋。
 
可愛的一年級新生。
 
所有動物都ㄧ樣,初生時最是惹人憐愛。
也難怪寵物店櫥窗旁,多的是貼著玻璃看小狗小貓的路人,重複著愛心三步驟:
步驟ㄧ:用氣音發出高八度的驚呼聲:「好可愛喔~」。
步驟二: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指再三逗弄,如果碰巧看到狗狗腿軟跌倒的姿態,就
    一定要再補上幾聲更高八度的「超~可愛的~~」
步驟三:最後,喃喃加上ㄧ句「好想帶回家養喔……」,這才ㄧ臉遺憾,無比不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捨的轉身離去。
 
 
身為國中女老師,我不用天天貼著玻璃看櫥窗。
年年有新生,各個都可愛。
 
「你今年有幾個一年級的班?」
新學期開始,這個句子像顆球似的,在老師們之間拋來拋去。
 
通常:可愛+天真+受教+可塑性高=一年級新生
三十幾個小朋友,一個個仰著純潔無染的小腦袋,認真的盯著講台上的老師,等著領受陣陣化雨春風……這對老師們而言,是多麼有成就感的尊榮待遇阿!
 
前幾天,一個新生美術小老師,慘白著臉出現在我的辦公室門口。
「找老師有事嗎?」我挑了挑眉毛,輕快的問。
「……」她不答,天人交戰似的咬著自己的嘴唇。
「怎麼啦?」我等了三秒鐘,再追問一句。
「老師,我……」她支唔著,無比愧疚的說:「我做錯了一件事情……」越說頭越低,眼看她下巴都快扣到胸口了。
「沒關係,妳說吧。」
「我忘記跟全班說,今天美術課要帶上色用具。」她顫抖著尾音,眼看就要哭了出來。
 
唉,此情此景,此種表情,教人怎麼捨得吐出半句數落。
 
「沒關係,我們這禮拜還不會用到上色用具,」我朗聲告訴她:「下禮拜再提醒全班就可以了。」
「謝謝老師!」她抬起頭,小小的臉蛋,頓時陰霾全掃,「我以後會做個盡責的小老師。」
 
一迭連聲的「謝謝老師」,如釋重負的語氣,聽起來幾乎像「謝皇上不殺之恩」。
女學生離去之後,我和隔壁座位的同事彼此會心相望,兩人異口同聲的開口:
「唉,只有一年級的學生才會這樣子。」
 
這一聲「唉」,其來有自。
 
流星、夕陽、日出。
越是美好的景象,駐足的時間越是短暫。
新生們必然罹患之「乖寶寶」症候群,往往痊癒的非常快速。
 
緊接著,轉變狀況如下:
「老師,對不起……」的羔羊眼神,切換成「無你是要按怎?」的張揚氣勢;課桌椅之下,開始大量流通各式熱門漫畫、私語紙條、搶手電玩。
黑板,則成了教室裡頭面積最大,卻最無法吸引學生目光的乏味區塊。
 
教書幾年下來,我深深明白學生從國一到國三的演化歷程。
只不過,明白歸明白,心裡卻隱約有那麼一絲絲的悵悵然。
 
試想,如果你今天貼著寵物店的玻璃櫥窗,從喉嚨深處擠出一聲高八度的「好~可愛喔~~~」,下一秒―――
 
狗狗卻對你比出了中指!



這……
  
唉,新生們,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快長大阿?
女老師內心深處,既甜又酸的真心吶喊,迴蕩在放課後空蕩的校園。
無人回應……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