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海角七號,三張。」我對著電影售票窗,喊著。
身後,是喧囂躁動的長長人龍,每個人都拉長著頸子,等著朝聖台灣十年以來,票房最好的國片。
 
我用自由式,從人群中努力的游出來。
「喏,票拿去。」伸手,將票遞給了眼前的一男一女。
「買尬,人超多的。」開口的是藕子妹,她盯著眼前的人潮,頻頻稱奇。
「我們要不要買個爆米花,帶進去吃阿?」另一個朋友,阿波羅,提出了重要的民生建議。
 
提起阿波羅,我只能說:「嘖嘖,這年頭,居然連警察都開始走型男路線。」
瞧眼前捧著可樂爆米花的男孩,身型修長、相貌俊朗,橫看豎看都跟「帥」字脫離不了關係。
從這麼帥的警察手中接到紅單,感覺應該有點像收到情書吧?
 
「如果被開單是一種緣分,那麼就讓這場命中注定,發生在你我之間吧…」
在阿波羅伸手遞出紅單的時候,我猜一定有不少女性民眾,在內心深處發出此種吶喊。
「我說阿,像你這種人,當警察會敗壞社會風氣。」我忍不住對阿波羅說出了我的真心話。
「蛤,為什麼?」他驚訝的雙眼圓睜。
「你會提升女性犯罪率。」我皺起眉頭,一邊打量他一邊說:「女生應該會很渴望被你逮捕吧。」
「沒有啦,哈哈哈……」他笑的很害羞,視線垂向了地面。
 
害羞無效。
如果到時候中壢出現治安亂象,阿波羅難辭其咎。
 

捧著可樂爆米花,我、藕子妹、阿波羅,在黑暗中並肩而坐。
墾丁的湛藍海面,在大螢幕上延展出一片寬闊;觀眾的笑聲則像浪花,嘩啦啦灑了滿場。
 
若真要對劇中人物來個性格分析,我會這麼說:
男主角阿嘉:低EQ、沒禮貌、憤世嫉俗、沒責任感,打死都不是我欣賞的男生類型。
女主角友子:神經質的日本女孩,性格剛烈,隨時都有可能陷入翻桌狀態,酒品不佳,醉後具有高度破壞力。
茂伯:其實這個阿北才是真正的男主角吧?他超閃的!
馬拉桑:可以為了想做的事情,放下身段全力以赴。我覺得戲裡面最有魅力的男生,非他莫屬。
大大:不太鳥人的國中生,在學校裡我天天都看得到類似的小朋友。
原住民警察:沒有阿波羅那麼帥,但也算個老實人啦。
紅頭鼓手:怪咖,性格單純,衣著品味很離奇。
代表:外型流氓、內心細膩的傢伙,花襯衫加上黑色手拿包的經典造型,應該會在本土掀起另一波的時尚風潮吧。
 
劇中有一些橋段,全場觀眾都笑翻了,我和藕子妹卻面面相覷、一頭霧水,不知道好笑的地方在哪。
關於這點,阿波羅說是因為我們不會講台語,所以沒辦法抓到最直接的笑點。
 
 
出了電影院,我們三人七嘴八舌討論著劇情。
我終於說出了整部戲,讓我最困惑的部分:
 
「裡面有一段,我覺得很突兀……」我清清喉嚨,欲言又止。
「哪一段?」阿波羅問。
「就是……就是阿嘉和友子,本來不是很不合嗎?怎麼會突然來個霹靂大逆轉,兩個人莫名其妙,嘖,怎麼說呢…好吧―――」
 
「他們兩人怎麼會突然就打起摔角來了?」我終於找到了一個勉強適用的代稱。
「喔,這很合理阿。」阿波羅朗聲說道:「說不定他們本來就互有好感,只是之前找不到觸發點而已。」
 
阿波羅顯然沒有說服我,我還是覺得有種說不出的怪。
 
「雖然電影裡頭,常常出現一男一女突然打起摔角的老梗,可是我還是覺得太戲劇化了,有點硬ㄠ的感覺。」我還是卡在「人不可能莫名其妙突然跟別人摔角」的情結裡。
我突然想起另一部電影裡頭,讓我更困惑的梗。
 
「對了!阿波羅你以前看過斷背山吧?」我立刻拋出疑問句。
「看過,李安的作品嘛。」
「裡頭兩個男主角,也是好端端的睡在帳篷裡,半夜卻莫名其妙被摔角手附身,兩人突然大戰起來,」猶記得,當大螢幕演出那個爆點的時候,我整個人完全傻掉,「我覺得斷背山的那一段,更怪耶……」
「喔,那也很合理阿,」阿波羅用一種很陽光的表情,理所當然說:「那兩個男主角本來就還挺麻吉的,加上長時間獨處,就算一時勾動天雷地火也不奇怪阿。」
 
最好是!
這些梗明明就很離奇。
 
「照你這樣說……」我不懷好意的盯著阿波羅,說:「你跟你的男生死黨,如果長時間獨處,也有可能莫名其妙的打起摔角?」
嘿嘿,這下看你怎麼回答,我一臉奸笑,等著阿波羅開口。
 
「喔,這也很合理阿。」阿波羅臉上的爽朗神情,沒有絲毫的鬆動跡象。
「甚麼!?」我大叫:「你有類似經驗?」
「也不算是天雷勾動地火啦,其實當時我本來是睡著的……」
 
藕子妹和我雙雙瞪大眼睛、豎起耳朵,只差沒有伸手掐住阿波羅,逼他趕快吐實。
阿波羅平靜的道出這個離奇事件。
 

當時還是高中生的阿波羅,有個超級合拍的同班死黨。
兩個人ㄧ起上下課、一起打籃球,形影不離,好的要命。
在一次社團露營的夜晚,阿波羅睡著睡著,突然感覺到有隻手在他的「神聖地帶」游移不去。
他馬上驚醒,沒想到……
那隻手居然是來自睡在隔壁的死黨!
對方看到他醒來,急急把手一抽,嚇的比他還嚴重。
 
「你在幹嘛?」阿波羅還真老實,這種事情根本不用問了嘛。
「我…我以為你睡著了。」結果對方答的更老實。
「我不喜歡男生。」阿波羅坦蕩蕩的說。
「喔。」
「那我們還是做朋友好了。」阿波羅還很好心,自己找了個台階給對方下。
「喔。」
 
兩人對話完,翻個身繼續睡了。
 
「結果那件事情發生之後,你們真的還當的成朋友?」我有點不可置信。
「不太可能吧,多尷尬阿。」藕子妹的想法跟我一樣。
「這沒甚麼關係吧,我們之後還是很好的朋友阿。」阿波羅聳聳肩,臉上真的沒有半點陰霾。
「痾,這樣阿……」我突然有點語塞,這個世界上的確甚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。
 
原來,阿嘉和友子的突然對打、斷背山男主角的霹靂激戰,都是合理的突發事件。
看來是我眼界太狹隘了。
 
 
在此,我歸納出以下結論:

一 . 下次在中壢遇到很帥的警察,不要懷疑,他就是阿波羅。

二 . 為了一部電好電影,全民興高采烈、共襄盛舉的氛圍,其實感覺還不賴的。
     還沒看過海角七號的朋友,抽個空唄。

三 . 不要跟好朋友獨處太久,除非你想進軍摔角界。
 
 
報告完畢,就醬唄。









 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4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