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天的出現,是一種漸進式。

早上洗臉的時候,不自覺的把水調成微溫。
埋首電腦前寫作的時候,考慮了十秒,決定在腳上套一雙薄襪子。
半夜起床上廁所的意願,越發低落。
一罐優格,在冰箱裡被冷落了十幾天,我的腸胃卻開始渴望熱湯。

晝漸短,夜越長。
另一種生物,開始著急。

螞蟻大量出沒,蒐集過冬的食糧。
牠們爬進微波爐,爬過滑鼠墊,爬上房間的枕頭棉被。
用一種焦慮的群體行動,宣示著他們的欠缺。

牠們三三兩兩,溺斃在我吻過的水杯;五六成群,分享著浴室裡的黑人牙膏。

我於是開始幻想,蒐集不到糧食的工蟻,雙手空空的回到巢穴,到底是要面臨怎麼樣刻骨的指責。
等到入冬收工,不知道這些放寒假的螞蟻,待在窩裡都在做些什麼消遣。

全員集合,統計今年度為了蒐集糧食,而慘烈犧牲的工蟻數量?
還是翹著二郎腿,啃著麵包屑或蝴蝶翅膀,一邊閒話家常,交流八卦?

未可知。
從牠們低頭賣力搜尋食物的身影,我什麼端倪也看不出來。
 

天氣一天比一天涼冽,心急的不只是螞蟻,
還包括一個單身的朋友,D男。

msn視窗之中,他說冬天讓人倍感寂寞,真想找個人愛。

他的無奈,其實有充分的心理學依據。
相關研究顯示,冬天的低溫和灰天,特別容易引人產生孤單感;也讓人更加渴望牽手和擁抱,以相互傳遞體溫,抵禦寒風。

於是研究結果是:冬天,告白的成功率比夏天高。

「試試看,挑個寒流天,來個深情大告白。」我的建議,不全然是瞎說。
D男傳來一個搖頭嘆氣的動畫,加上一行字句:「唉,直接去買一套手套圍巾還比較實際,起碼成功率是百分百。」

面對寂寞的D男,與面對飢餓的螞蟻。
後者的士氣和積極度,顯然比較可圈可點。

其實,寒冬中空無人握的雙手,並沒有那麼難熬可憐。
我們還有薑母鴨、羊肉爐、小火鍋的溫情支持。

再不然,來杯熱咖啡溫溫手心也好。
 

冬天的暖,我們自己製造。









 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