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生平做過最可怕的一個惡夢,和鬼怪無關,和男人有關。

夢裡,我穿著土氣又鬆垮的居家服,後腦杓隨隨便便勾了個鯊魚夾,腳上還踩著廉價拖鞋。
迎面,居然看見舊情人一身光鮮,筆直的朝著我走過來!
當下遁逃無路,眼看著對方就要目睹我這一身不堪的黃臉婆造型……

我從夢中驚醒。
嚇出整身冷汗,心臟狂跳,久久不能自己。
就算入我夢的是五個殭屍、十個庫斯拉、百個牛頭馬面,都及不上一個舊情人來的恐怖。

尤其是:當我看起來一點都不迷人可口的時候。


如果巧遇舊情人,你會怎麼反應?

假使之前的舊傷未癒、心仍抽痛,你可能會選擇轉身走避。
如果心裡早已雲淡風輕,再也找不到一丁點悸動,你也許會微笑,淡淡的向對方問候一聲:「你好嗎?」

更有可能,你會回答:「看情況。」

看什麼情況?
看對方當時是否身邊有伴侶陪同;看自己是不是牽著另一個心愛的人。

更重要的是:看自己當時的包裝程度!

倘若那一天,自己恰巧光鮮亮麗、風采迷人,你可能會挺直背脊,從容優雅的跟對方四目交接。
如果好死不死,你當時剛好穿著你最破舊的居家服,頂著一頭還沒整理的亂髮,我敢保證,你絕對會瞬間按下自己的「三秒鐘超光速逃生按鈕」,即刻消失在對方目光可及的視線範圍。

已經畫下句點的愛情,難以翻盤。
戀人之間的「最後印象」,卻隨時都有更新的可能。


畢業後很多年,當初暗戀的同班男生,可能會頂著一頭略顯稀疏的髮型,凸著中年男子才應該有的腰圍尺寸,在同學會和妳重逢。
「奇怪,以前我怎麼會那麼喜歡他呢……」
妳一面懷疑當初的眼光,一面慶幸現在身邊有了更理想的伴侶。

你坐在公車上,後方傳來一陣刺耳的吼聲:「把玩具還給弟弟!你們兩個再吵,我就通通一起罰!」
你轉頭,那個耐性盡失、惱怒暴躁的母親,居然是你的前前前女友!
你窺看著對方走樣的身材、憔悴的眉眼,腦中突然浮現好久好久以前,前前前女友巧笑兮倩的甜美神情。
目送著前前前女友拎著一雙兒子,慌亂下車的背影,你百感交集,千頭萬緒……


舊情人對自己的舊印象,咱們自然是沒權干涉。
舊情人對自己的新印象,則拼了命都要做「最優質的更新」。

其實,一切捍衛形象的反射性本能,只是為了說出兩句話:

「失去我,是你的損失。」
「沒有你,我也能活的很好。」


用最亮眼的姿態,巧遇舊情人,是一種意識上的勝利。
在最灰敗的時候,巧遇舊情人,是一種尊嚴上的重挫。


最讓人跺腳不甘的是:

可以讓你扳回面子的下一次巧遇,遙遙無期。





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,也希望能跟更多人分享,請按下推薦鈕,謝謝。
延伸閱讀:你是行星,還是衛星?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