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恐怖片,不是每個女生都愛看。
 
我上一次進電影院看恐怖片,已經是好多年前的事了。
那時紅翻天的「七夜怪談」,讓不愛看鬼片的我,破例掏錢買票,進行長達兩個小時的試膽考驗。
 
結果,貞子披髮爆眼的駭人模樣,我沒有看的很清楚;自己兩隻手的溫度肌理,我倒是感覺的很透徹―――
 
從片頭到片尾,我的手幾乎都黏在眼皮上!
 
「現在呢?現在呢?現在演到哪裡了?」
自己沒膽看也就算了,還逼身旁的友人SNG連線,播報最新劇情。
結果好好一部當紅鬼片,被我「聽」成旁白口述的廣播劇,出了電影院,我居然還敢大言不慚的說:「還好嘛,其實也沒有很恐怖。」
 
「沒有很恐怖,是因為妳根本都沒再看吧……」朋友眼球一翻,做了個「天阿」的表情。
 
 
說起愛情片,大部分的女生都愛看。
輕輕鬆鬆捧著一包爆米花、大杯可樂,看大螢幕上的俊男美女愛的死去活來、愛的執迷不悔、愛的心力交瘁、愛的天崩地裂。
 
如果演的是悲劇,就把身邊男友的袖子當成衛生紙,窸窸窣窣蹭上鼻涕眼淚;如果演的是女主角遇上負心郎,就和身邊友人一起同仇敵愾,低聲痛罵:「男人,沒一個好東西!」
 
如果男主角對女主角情深意重、呵護倍至,就語帶威脅,喔不,會語帶撒嬌的問男友:「你以後也會這麼疼我嗎?」
 
如果男主角為女主角掛了,就在出電影院的時候,眨著一雙哭紅的眼睛,意猶未盡出一道假設題給男友:「如果是你,願意為我犧牲自己嗎?」
對方如果反應不夠敏捷,遲疑了兩秒以上才回答「我願意」,妳會老大不高興的質疑:「考慮了這麼久,根本就不是真心誠意的!」
 
 
愛情片,讓女人們滿足「自我透射」的虛擬幸福。
恐怖片,則讓部分女人體驗「只聽,不看」的適度驚悚。
 
有些時候,愛情劇本如果男女主角選不對人,也可能會變成鬼影幢幢的恐怖片。
 
前些日子,一個朋友向我提起一樁愛情恐怖事件。
現在回想起來,還讓我頭皮發麻。
 
 
朋友的同事,愛上了一個有婦之夫。
重點倒不是第三者多可惡,或是劈腿該死之類的道德撻罰;而是那女孩經歷的身心折磨。
男人怎麼看,都不是個談情的好對象,合併自私、冷漠、輕忽之種種傷人特質,女孩卻死心眼,為了一段不被祝福、不得見光的關係,打亂生活、飽受煎熬。
 
有了妻子的男人,其實不希罕女孩。
女孩卻像瀕臨溺斃的人,緊抓著這塊浮力不佳的冰冷木塊,吃水咳嗆,無比狼狽。
 
經歷了長達三個月的停經,女孩顫抖著檢視驗孕棒,確認自己懷了男人的孩子。
男人揮揮手叫她拿掉,不耐煩的表情,像差遣她去丟一包垃圾。
三個月,已經逼近不適合拿孩子的臨界點,女孩不敢去婦產科找醫師打胎,自己張羅到墮胎藥,心一橫,咬牙吞下。
 
兩天後,女孩和無緣的孩子打了人生第一次;也是最後一次照面。
公司的廁所裡,女孩虛弱的蹲著,透過自己細瘦的雙腿往馬桶看去,一塊濁紅胚胎浸泡在血水裡,連眼睛雛型都長出來了。
 
黑烏烏兩顆小豆,悲傷的與她相望。
 
 
寫到這,老實說,我心裡比起在戲院裡看貞子,還難受好幾倍。
女孩在昏暗廁所裡,瞪大眼睛和胚胎相望的表情,在我腦中定格成一張揮之不去的電影劇照。
 
這一次,遮住眼睛也沒用。
我全身的雞皮疙瘩,久站不坐。
 
以小情小愛為開端,卻以巨大傷害來收尾的劇情,比起清面獠牙的鬼怪,更讓人心裡發毛。
 
朋友說,那女孩後來又為男人第二次墮胎。
子宮裡的次次浩劫,輪迴成更巨大的絕望場景,受傷越重,越無力脫逃。
 
 
誠如我所言,大部分女生都喜歡愛情片,一部分女生喜歡恐怖片。
沒有任何女生,願意演出愛情恐怖片。
 
看恐怖片,可以遮住眼睛。
演愛情片,眼睛,務必睜大。
 
 
 


 
如果這篇文章有幸打動你,請幫忙按下推鍵鈕,很感謝你。
 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