個朋友,參加了一次功敗垂成的相親飯局後,一直耿耿於懷。
 
「我跟那個女生,那天明明相談甚歡阿,」朋友一臉無辜的說:「而且飯後我跟她要電話,她也很大方的給了,哪知道,之後我打給她好幾次,她卻不肯接電話。」
 
聊的很開心、氣氛很融洽,之後女方卻完全不給一點機會?
 
「我到底是哪個地方惹到她了?」
朋友一頭霧水。出局的不明不白,讓他頗為不甘。
幾個人聚在一起,本著「真相大搜查」的追根究底精神,七嘴八舌的幫他釐清「犯錯現場」。
 
 
「吃飯的時候,你有沒有不小心做出什麼不雅的動作?」有人靈機一動,問道。
「什麼不雅動作?」
「挖鼻孔、摳腳、打嗝,剔牙之類的。」
「拜託,怎麼可能!我那天連個噴嚏都沒有打,絕對不是這個問題!」
 
「你是不是問了什麼不該問的事情?」有人摸著下巴,沈吟著。
「比如說?」
「問對方談過幾次戀愛之類的,或是一些太涉及個人隱私的問題。」
「保證沒有。」朋友的頭搖的跟波浪鼓似的:「你要我問,我還不敢哩,才剛認識人家,哪好意思追問這麼深入的事情。」
 
「你是不是飯後不肯掏錢付帳單?」
「基於禮貌,我是有打算請客啦,可是買單的時候,女方堅持要各出個的,所以我也就從善如流囉。」朋友攤攤手。
「恩,既然是女生自己堅持要出錢,那應該也沒什麼大問題阿……」問完,大夥兒還真的是找不出其他蛛絲馬跡了。
 
於是有人建議他,乾脆直接「還原現場」,用一人分飾兩角的方式,把那次相親飯局完完整整的重新「演」一遍。
 
「好吧,也只有這樣了。」朋友嘆了口氣,順了大家的意思。
 
接著,他開始巨細靡遺的「戲」說從頭,巴拉巴拉巴啦……
 
「……然後我就半開玩笑的跟她說,妳也快三十了,已經要過期了,我今年三十六,也到適婚年紀了,」演著演著,朋友回溯到這麼一段:「我們兩個就將就將就,湊合湊合用吧。」他一字不剪,原音重現。
「然後接著,她請服務生送餐後飲料上桌……」朋友還要繼續講下去,在座所有人卻驚跳起來,同聲打斷他:
 
「什麼?你跟一個女生說,她快要過期了?!」
 
「是阿,女人過了三十,不就等於過期的鮮奶嗎?」朋友睜大眼睛,好無知,喔不,是好無邪的表情。
「你可以這麼想,但不可以這麼講。」我搖搖頭,又氣又好笑。
「大家都這麼說的嘛,女人年過三十,本來就像敗犬拉警報阿,為什麼不能講?」
朋友依舊狀況外。
 
 
永遠不要在女生面前,講出兩個字。
第一個字,是「醜」;第二個字,是「老」。
 
女人即使當下沒有翻臉,她心裡,也會記恨你一輩子。
 
 
「蛤?」朋友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:「就因為我說她快過期,所以她就不理我?」
 
大夥兒用一種死魚似的眼神盯著他,有默契的全員點頭。
 
「不可能阿,如果她生氣了,為什麼還會跟我聊的那麼開心呢?」朋友抗辯。
「那是因為她有修養,沒有當場跟你翻臉,」我繼續用死魚一般的眼神看著他:「如果是我,可能會馬上翻桌走人。」
 
「可、可是吃完飯後,我跟她要電話,她也給了阿。」朋友開始心虛結巴了。
「那是她的社交禮貌,不想當場讓你難堪而已。」有人對他翻了個白眼。
 
「我真的只是在開玩笑而已……」
「相信我們,這一點都不好笑。」全部的人,繼續用無言的眼神扮演死魚。
 
 
從來沒有交過女朋友的他,在我們這些好事的大叔大嬸齊力協助之下,發現了自己中槍倒地的原因,但遺憾的是,他依舊不願意相信這個殘酷的事實:
 
跟初次見面的異性相處,你並不需要多會說話。
但如果你真的太不懂說話的藝術(或禮貌),那就真的阿彌陀佛、莎優那喇了。
 
「我不相信,一定還有其他原因!」嘿,朋友居然開始逃避現實了。
「算了啦,記取失敗的教訓,就是邁向成功的第一步,」另一個男生朋友,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隨口問:「那女生真的看起來很過期嗎?」
 
「一點都不過期,」朋友哭喪著臉:「她漂亮開朗又健談,完全就是我欣賞的異性類型。」
「喔,那你自作自受!」原本溫和拍肩的那隻手,突然義憤填膺,狠狠掐住朋友脖子。
「呃呃……」朋友掙扎著,還在做無效的反駁:「我怎麼會知道那女生耳朵這麼薄,經不起一點玩笑。」
 
「都跟你說過了,這一點都不好笑!」我又加進去一隻手,力道毫不留情。
 
 
誰說跟異性相處,不需要一點「慧根」?
我深深的祝福朋友,痛定思痛、早日頓悟,快快脫離女朋友經驗值掛零的單身歲月。
 
 
 
Ps:除了「老」、「醜」二字之外,對大部分女生來說,還有一個極度刺耳的「地
  雷字眼」,那就是:胖……
 
  大家有沒有「不小心在異性面前說錯話,結果把氣氛整個搞砸」的尷尬經驗
  呢?
  來分享一下吧~



 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