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向覺得:
女人們大多都很,咳……
 
小心眼。
 
身為女人,又認識一大堆女人,我的生命經驗不停地在證實一個事實:
女人的心思,細膩的可怕。
 
說細膩,還算是修飾過的說法;說的直白一點,女人實在是一種比較會記恨的小氣生物。
我聽過太多類似的怨恨句:
 
「真不爽,我們辦公室有個男同事,今天居然說我變胖了。」
「我男朋友說我穿這件褲子,看起腿很粗。」
「他居然叫我XX姐,加個『姐』字是怎樣?我看起來有這麼老嗎?」
「她把我的年紀,多猜了五歲……」
「他說,我的體重目測應該不會超過六十,老娘才五十七好嗎!」
 
舉凡任何批評外在的言論,不論是有心還是無意,都會讓女生在心中狠狠的替你貼上一個「此人很機車」的感受標籤。
即使自認為個性大而化之的我,也曾經發生不少類似狀況。
 
曾經,一個國中男同學一臉認真地批評我:「胸小屁股大」。時光荏苒,歲月如梭,畢業這麼多年了,很多記憶早已被沖刷得模糊泛白。
我根本已經完完全全忘記那人的名字,卻仍清清楚楚地記得他曾說過的五字箴言:胸、小、屁、股、大!
 
 
只要你在話語中,曾經不偏不倚地踩到女人的地雷。
她計恨的時間單位,將會是一輩子。
 
 
深知女人心細如絲,我跟女生們講話一向提醒自己:務必小心,避開地雷。
 
分寸要拿捏,用詞要婉轉。
千萬不要自以為「反正大家很熟了嘛,講話幹麻要那麼作做」,而在無意中傷害了女性同胞們易碎的玻璃心。
 
反之,跟男生好友們聊起天來,我就比較肆無忌憚了。
對方吐槽我一句,我就要回敬他三句;他笑我胖,我就要虧他禿。
你一言我一語之間,摩擦出戲謔的火花,短兵相接、話鋒互擊,鏗鏗鏘鏘地好不痛快過癮!
 
我一直深深相信「男人心胸寬大,絕對不會為了一兩句話而懷恨在心」。
直到,昨天……
 
跟一個多年好友,在msn上閒聊。
我跟他說,友情要持久,就別把不滿憋在心裡。
有什麼誤會或是不爽,一定要如實說出來;才不會讓小小的不滿,逐漸壯大成足以摧毀友情的情緒風暴。
 
「好,是妳說的喔……」朋友重複了我剛才說的話:「有不滿,就要說出來,是吧?」
「當然,那是一定要的阿。」我很篤定。
「那,我現在老實跟妳說……」他停下。
「你說吧。」莫名其妙地,我突然小小緊張了起來。
 
剛才,很man的提出這套「友情,就是要坦承」的帥氣論調。
現在,也只能硬著頭皮接招了。
 
「妳很機車。」他說。
「怎說?」我回。
「有次,妳當著我的面,說我不可能追到某某某。」
 
咦咦,有這事?
我在腦中快速搜尋,終於在「不特別有印象,只是平常的哈拉聊天」之分類檔案中,找到這筆「讓朋友很度爛」的記憶資料。
 
我想起來了!
之前曾經參加過我猜的「正妹老師」單元,在後台,淺淺地認識了其他參加錄影的女老師。
有個高中英文老師,高挑甜美,當時我也跟她小聊了一下。
 
之後,朋友跟我聊起那次的錄影經驗。
「妳有跟XX老師要電話嗎?」他指的是那位「高挑甜美,曾跟我小聊一下」的高中英文老師。
「沒有,我又不是男生,幹麻跟女生要電話。」
「沒關係阿,大家下次可以約出來一起唱歌。」他又說。
「約了也沒用,你追不到的。」我隨口漫應。
 
「約了也沒用,你追不到的。」
「約了也沒用,你追不到的。」
「約了也沒用,你追不到的。」
「約了也沒用,你追不到的。」
 
我腦中,反覆跳針著那一句無心的話。
整個人內心呈現「感覺自己有點白目,但又不想承認我說那句話很白目」之糾葛狀態。
 
逼逼逼。
馬上,人性必備的狡辯機制就開始啟動了。
 
「那樣說,應該也還好吧?」我為自己辯護:「如果哪一天我說,我想倒追金城武,你叫我不要癡人說夢,我也不會覺得你這麼說很過份阿。」
「不一樣。」朋友說。
「不一樣在哪裡?」
 
「妳是女生,我是男生,所以,這句話的意義不一樣。」他的話語,冷靜而有力道。
我完全語塞了。
「還有,很久以前,妳也曾經當著XX的面說過,他不可能追到OO,」朋友又翻開一筆我幾乎沒印象的舊帳:「事後,他也在背後跟我說,妳那樣講,很機車。」
 
 
喔喔喔喔,我錯了~我錯了~~我錯了~~~
我撤徹底底的,錯了。
 
男生也是有地雷的。
男生不介意你說他「胖、醜、老」,但他絕對介意你說他「不行」。
 
追不到=條件不夠格=不行。
無怪乎,朋友把那句話一字不露的收在腦袋裡,記恨多時。
 
對於此事,老媽有更直接的超熟女說法:
 
「你說一個男人追不到某某,幾乎等於是在說他陽X。」
「也就是六點半的意思。」老爹在旁邊補充。
 
喔喔喔喔,原來這麼嚴重!
 
原來,男人的心臟,也有一部分,是玻璃做的。
 
他們也會記恨。
而且怨念的保存期限,不見得比女人還短。
 
 
不論對象是男是女,閒聊時,切忌以為對方「沒有半點死穴」。
一不小心,錯按了開關,可能,就會瞬間關掉了友情。
 
不管對象是男還是女。
與人哈拉,不可不慎。
 
 
 
 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