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陳之凝,承認吧,妳被我們帶壞了!」有一次在公車上,小哼推了推眼鏡,沉著臉說。
 
「?」陳之凝微微偏了偏腦袋,右腳尖隱而不顯地,朝地面輕輕一點;這是她困惑時,特有的肢體反應。
 
除了這個,我還知道她害羞的時候,會不自覺地伸手把玩自己的馬尾;開心的時候,走路的步子會輕彈帶蹦;考不好、心情壞的時候,會把馬尾鬆開,讓一頭細髮披在肩上。
 
所有關於她的小表情、慣用語句,特有動作,我都特別留意。
就像關注一株美麗的小小爬藤。
 
「妳之前坐車的時候都嘛在念書,」小哼搓著下巴,臉上是戲味十足的凝重神色,「現在呢?瞧妳光顧著和我們聊天,連書本都不拿出來了,嗯,看來其中必有蹊翹。」
陳之凝還沒來得及出聲抗辯,有人就先替她發難了。
 
「你裝神弄鬼的,到底想說什麼阿?」大A伸手,一掌朝小哼的腦袋呼去。
「欸,別急著動手動腳,先聽我說完,」小哼伸出食指,把歪了的眼鏡推回鼻樑,不急不徐地繼續往下說:「真相只有一個,我強烈懷疑,哼哼哼……」
 
小哼的單邊嘴角,緩緩地勾了起來:
「我說陳之凝阿,妳該不會喜歡上我們之中的某個人吧?」
 
「我、我哪有!」
陳之凝顯然是慌了,她急急地出口反駁,左手右手輪番亂使,把後腦勺滑亮的馬尾搓得毛躁又凌亂,「小哼,你、你不要亂講話!」才不過兩三秒的時間,她的雙頰已經漲出兩片桃紅。
 
「犯人已經自亂陣腳了,真相即將水落石出……」
 
我知道小哼一直都是個忠實的柯南迷;我不知道的是,他居然中毒這麼深!鏡片後,一雙高度近視的眼睛發射出銳不可當的氣勢,小哼一步步迫近,逼視著已經窘到快哭出來的陳之凝。
 
「妳倒是說說看,妳到底是偷偷暗戀大A、阿利、還是我本人?」小哼居然連選項都列出來了。
我已經搞不清楚他究竟是存心想捉弄陳之凝,還是在假胡鬧、真逼問。
 
陳之凝完全被唬住了。
她張口結舌,因過度尷尬而僵成一尊燒燙發紅的雕像。
 
啪!
 
又是一記巴掌,硬生生地呼在小哼的腦袋上。
大A這一次出手,比方才更見狠勁。
 
「好了,不要鬧了,你是想把陳之凝弄哭是不是?」大A沒好氣地瞪了小哼一眼,方才攻擊過小哼的手,力道一緩,移向了陳之凝。
「不用理小哼,柯南看太多,秀抖了他。」大A輕輕拍了拍她小小的腦袋瓜。
 
跟抓便當、抓籃球、抓書包時的力道,截然不同。
我從沒看過大A的那一雙大手,如此溫柔。
 
我挪動視線,看向窗外。
在大A碰觸陳之凝的那一刻,如果,她感到滿足和安然;甚至是幸福,那我寧願注視車窗外無聊的招牌、人車,也不願看見這樣的表情,出現在她臉上。
 
我不想裝硬漢。
我承認,我會難過。很巨大的,難過。
 
從別開視線的那一秒為起始點。
一股微妙的失落感,開始左右擺盪。滴滴答答。
 
若有似無的落寞感,貓兒似地窩在我腳邊,跟著我上課下課。
幾天之後,陳之凝丟下一顆震撼彈,嚇走了蜷伏在我腳邊的透明小貓。
 
那一刻,那一瞬,現在回想起來,還是萬分的不真實。
我媽他的,真想一拳揮向當年的自己。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To be continued……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