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電影,愛情片一向不是我的首選。
 
沒別的原因,只怪老媽生我的時候,忘了幫我植入「浪漫」的DNA。
一路走來,觀察身邊各式各樣的愛情生態,我逐漸歸納出「此情永不渝,只是熱戀時的應景佳句」之掃興結論。
 
不是愛情不可靠。
而是人性不可靠。
 
鐵達尼號裡,當傑克毅然決然把唯一可攀附的木板讓給蘿絲,(同時也讓出了僅存的一線生機),那份心意絕對不假。
不過,假如傑克跟蘿絲雙雙獲救,從此一塊生活,難保日後蘿絲不會開始抱怨傑克錢賺得太少、襪子到處亂丟、假日整天都在睡大頭覺、生日忘了買花買禮表達心意…..
 
更難保傑克不會開始嫌蘿絲太愛碎碎念、生了孩子屁股一寸一寸的變大、廚藝不精又愛指使東指使西……
 
「現實」和「時間」,是愛情裡最猙獰龐大的兩座冰山。
碰上了它們,不管再怎麼堅固龐大的船身,都有碎裂沈沒的可能。
 
從「斷點」看愛情,永遠很美妙。
實際上,「從此,男女主角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」這種樣版結局,不僅質地脆弱,還不耐延伸。
 

天長地久,最完美的保存格式,不多不少,兩個小時剛剛好。
也就是,一部電影的長度。
 
如果把愛情電影粗略分成以下幾種:
校園愛情片、吸血鬼愛情片、喜劇愛情片、驚悚愛情片,那又可以衍生出幾種截然不同的happy ending。
 
校園愛情片,對我來說,就像灑滿糖霜的美麗甜甜圈。
香料、色素、奶油,用量毫不客氣。
不管劇情怎麼變化,大致上脫離不了「校園風雲帥哥」、「校園搶手正妹」、「校園蹩腳單身男」、「校園孤僻怪怪女」、「勢利又愛欺負人的校園女王」、「花心的兄弟會會長」……這幾種固定班底。
 
怎麼搭配,看狀況。
「風雲帥哥」可以配「孤僻乖乖女」。
「蹩腳單身男」可以配「校園搶手正妹」。
 
「校園女王」、「兄弟會會長」是不可或缺的調味角色。
 
置物鐵櫃,則是最重要的的關鍵場景。
 
男女主角會在鐵櫃一帶邂逅、巧遇、爭執、或是獻上初吻,表白心意。
(中式的大學沒有「個人置物櫃」這玩意,要不,說不定也會激發不少校園戀情?)
 
一定會有校園霸凌、畢業舞會、家庭派對、啦啦隊競賽之類的事情發生。
最後,有情人總是終成眷屬。
 
這類電影,結合了帥哥美女以及輕鬆劇情,易咀嚼、好入口,通常不至於難看到哪一國去。
但看完,又會有一點「拿甜甜圈當正餐」的空虛感覺。
打個虛嗝,都是香料味道;似飽,又像沒吃到啥東西。
 
 
吸血鬼愛情片,這幾年紅到翻天。
一把推翻了「黑袍子、利牙、大蒜、聖水」的傳統吸血鬼形象,讓吸血鬼男主角開始走「時尚男模風」。
俊美、慘白、憂鬱、神秘、力量強大,還得從既定的「吸血鬼野蠻形象」中掙脫,再加上一些多愁善感、深情款款。
 
難怪不少女性同胞,看了這類片子之後,立刻雙手投降,恨不得立刻獻出自己的脖子,高喊幾聲:
「吸我!吸我!」
 
我對愛德華沒意見。(那個女人會看帥哥不順眼?)
不過,這一系列電影真的讓我又更確定了先前的結論:
 
我媽生我的時候,忘了幫我植入浪漫的DNA。
 
久仰暮光盛名的我,自掏腰包花錢買票,拎著爆米花和可樂,坐在電影院前排。電影才演不到三分之一,我整個人就已經靈魂出竅了……
 
「好看嗎?」事後,有人問我。
「貝拉很美、愛德華臉很白,恩,還有……」對方是個暮光迷,但我還是忍不住直接說了:
「對我來說,太太太夢幻了,已經超出了我的大腦理解範圍」。
 
還好,對方沒白我一眼。
不然,我又要第三次提起我老媽了。
 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o be continued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