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M。

第一次聽到這個詞,大概是國中吧。
從男同學曖昧賊笑、伸肘互推的表情,我當下就猜到:「這絕對不是什麼正經的英文縮寫」。
你知道的,國中生對於可以用來影射性事或是性器官的字眼,絕對都很「愛不釋口」,而這些東西,就像從嘴巴噴出來的二手煙,管你抽還是不抽,只要站得不夠遠,身上都會多少都會沾染到一些刺鼻氣味。
 
「他超愛SM的,哈哈哈!」男生們喜歡用這個字眼,互相誣陷。
 
後來,這兩個英文字母的定義,稍稍清晰了一些:
S和M,大概,是施虐和被虐的某種縮寫吧。
不過,我始終不確定,究竟誰該搭誰,S和M那個是施虐,那個是被虐。
 
 
五分鐘前,SM的定義,終於從「在我腦中模糊地存在了多年」,升級成「很學理性的嚴謹分析」。
我在奇摩知識輸入了「SM」兩個字,然後找到了以下定義:
 
所謂SM,是Sado-Masochism的縮寫,意指虐待和被虐待狂。
S是Sadism(虐待),M是作Masochism(被虐待)。(恩,我終於知道誰搭誰了)
嗜好此道者,通常無法從正常性行為中得到滿足,必須由虐待對方與被對方虐待,來得到興奮與高潮。

有鞭打,也有滴蠟油,或使用道具……
不同的人,有不同喜好,但重點是在虐待中,還要穿插溫柔的安慰及愛撫,讓受虐者在痛苦與快樂中交錯,得到快感。
 
請注意以下的字部分:
在虐待中,還要穿插溫柔的安慰及愛撫。
 

我不想什麼事情都牽拖到「愛情」這檔事。
但我真得覺得,大部分人談起戀愛,都很有「SM」傾向。
 
當然,你我都不會沒事拿起鞭子,往情人的屁股狠狠揮上幾鞭;更不可能隨身攜帶蠟燭,三不五時來場「寶貝燙不燙,酥湖嗎?」的「正版SM」。
 
我說的是:
人談起戀愛,總會不自禁的「自虐」以及「虐他」。
 

我認識情緒一來,就發飆宣告:「我們玩完了」的女生。
提分手的時候,毅然決然慷慨激昂,可過沒有幾個小時,就哼哼唉唉要死不活。
 
忍忍忍忍。
按耐個三、五日,晚上用眼淚鼻涕當面膜敷臉,徹夜難眠;白天,則茶飯不思,胸悶心痛,行屍走肉。
非要等到情緒狀態已經呈現「翻白眼、臉發黑」的狀態,才肯擱下面子,主動拿起電話撥給對方。
 
「有事嗎?」通常,男方的聲音總是虛弱又冷淡。
「恩……沒什麼事,只是……恩,看看你好不好。」說一個字,停三個音節,而且這通電話要表達的真正重點其實是:我過的很不好。
 
「唉,怎麼可能會好?」對方黯然失笑,聲音乾澀。
 
這幾天我過的超痛苦。(自虐)
而且,「好佳在」對方也很痛苦!(施虐)
 
一時鼻涕眼淚四濺,劇情立刻進入「我好愛你,我不想失去你」的高潮戲碼。
 
 
姑且不要說這女生自找罪受,男方「被虐」的好冤枉。
即使不用「我們分手吧」這招來「SM」彼此,情侶之間還是有使用不完的SM招術。
 
EX:
明明很想聽到對方聲音,而且網內戶打又免錢,卻故意忍著不打過去,弄得自己坐也不是站也不是,渾身不酥湖。
(同時暗暗猜測,自己不打過去,對方會不會也有點難過)
 
明明想找對方吃飯,可是又莫名其妙地生出一身傲骨:「為什麼要我主動開口?」然後在那邊按兵不動,越想越悶,等到對方真的打電話來邀約,你卻口不對心,冷冷回他一句:
「我不餓,不想吃晚餐。」
 
最常用到的「SM狠招」,則是:
吵架時,毫不客氣地講出重話、冷話、酸話、氣話……
這些「存心說出口」的傷人字句就像雙面刃,一出口,兩人都痛。
 
哪些話,那些事,說了做了,自己會悶,我們心裡其實很明白。
哪些話,哪些事,說了做了,對方會疼,我們更是清楚的要命。
 

「自找罪受」還不夠,人還喜歡看別人「一起受罪」。
一邊S,同時M,有爭端有疼痛有互吞互噬,這愛情的滋味,才更濃烈難忘。
 
當然,還有我先前提過的藍字:

在虐待中,還要穿插溫柔的安慰及愛撫。
 
和好之後,再送上最深情的擁抱、最炙熱的凝視、還有最肉麻的情話。
先前的惡劣情緒,瞬間翻轉成「失而復得後的歡欣鼓舞」,這種落差感不但扣人心弦,還有替戀情升溫的奇妙功效!
 
 
「才不咧!我談戀愛,才不會搞這種無聊的“SM”把戲。」
 
嘿嘿,先別急著否認。
通常大部分的戀人,都沒辦法覺察到自己的「SM」傾向。
 
這也難怪。
真正的肉體SM遊戲中,眼罩是不可或缺的重要道具。
情人之間的「戀愛SM」,兩人其實也都戴上了眼罩,張著眼睛卻啥也看不見。
 
 
愛情是盲目。
情人之間互虐的「戀愛SM」,更是盲目。
 
 
 


在戀愛中,你通常是S(虐人)還是M(被虐)的那方呢?
大家來招認吧~
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貝兒老師 的頭像
貝兒老師

貝兒老師上課了!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