婆。
 
沒想到我會寫這樣的一篇文章。
 
真正介意的事情,我反而抗拒去書寫。
我就是這樣一個,不夠坦誠的女生。
 
這是我長大以後,我們唯一的一張合照。
用手機拍的,在餐廳。
很慶幸,萬分慶幸那時雖然妳嚷著不想拍照,我還是任性的按下快門。
 
不然,說真的,什麼都沒有。
除了龐大而無形的回憶,其它的,什麼都沒有。
 
妳走,才不過四個月的前的事情。
感覺,一切還是非常的,不真實。
 
我夢過妳好幾次。
 
每次,都是哭著醒來。
沒有聲音,大量大量眼淚不斷往耳朵流去的那種,哭。
 
最近一次。
夢裡,頭七,媽說妳回來了。
 
然後妳的背影出現在一條昏黃模糊的小巷弄。
罩著頭巾,縮著肩膀,那麼那麼的瘦。
 
只有背影。
但我知道那是妳。
妳好慢好慢的踏著小碎步,吃力前行。
始終沒有回頭。
 
又一次,我哭醒了。
這次不一樣。
 
我迸出哭聲。不在乎會不會驚醒家人。
天剛亮,藍色暗淡的微光,沒法把我拉回現實。
我卡在夢境的邊緣,倚著龐大的悲傷,結結實實的痛哭了半個小時。
 
M傳簡訊安慰我:
 
別哭。
那是外婆來看妳。妳應該要高興的。
哭了,外婆以後就不回來看妳了。
 
我告訴他。
 
我一向不信神鬼,不信輪迴。
沒有什麼回不回來這種事情。
死了,就是徹徹底底的消散了。
 
活著的人不捨,所以捏造一堆想法安慰自己。
 
可惜的是,我信不了。
信不了。
 
 
那麼,為什麼又要寫這篇文章,然後口口聲聲呼喊妳?
思及此,我忽又笑了。
悲涼無力的那種,笑。
 
我厭惡喪禮上的繁文縟節,滿地叩爬的假悲形式。
當看見妳躺在冰櫃,因乾燥而逐漸萎縮癟瘦,其實,我覺得妳也不在那裡。
 
消失。
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字眼。
 
不會消失的,是我龐大的想念。
 
我很想念妳。
婆。
 
 
很想念。
 
我告訴朋友R,我覺得罪惡。
妳在世的時候,太少去看妳。
 
心裡記掛,行為卻散漫。
我們習於這樣對待在乎的人。
 
報應便是:
來勢洶湧,卻又太晚現身的,虧欠感。
 
R告訴我。
不管什麼時候,什麼狀態下離別。
我們都會覺得「不夠」。
 
愛一個人,永遠都不會有「沒問題,我已經做好失去的準備了」這種事情。
 
「好好珍惜還在身邊的其他人,不要再重蹈覆轍,這才是我們能學到的一課。」
他很積極,永遠懂得把事情的看法導向正面。
 
我點頭,感覺眼眶一陣酸熱。
 
 
婆。
我知道沒有所謂的「妳在天上微笑看著這篇文章」這種事情。
我的個性,信不來那種說法。
 
可我還是想告訴妳。
很想妳。
 
沒別的事了,就這麼一件。
 
 
 
 
 
 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