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離開後,偶爾,
我還是會不經意的以四十五度角,仰頭。
 
不是在試圖尋找什麼。
昔日,和我一同凝望天空的那雙眼睛早已不在。
 
這點我很清楚。
只是,我的視線還不習慣。




校園裡,所謂的puppy love不外乎是:
 
送出一封封東拉西扯,毫無重點的情書。
在課桌椅上,刻下對方的名字。
 
一而再再而三,刻意經過某人的教室。
只為了那短短一兩秒的視線交會。
 
好蠢,又好純。
 
大人們總是禁止我們陷入puppy love。
「這太幼稚了,根本不算愛情。」他們說。
 
我卻想問:
衡量現實、自我保護、從長計議、步步算計的,成人式的愛情。
難道就不是參水加料的,廉價玩意?
 





有人說過,分手地點的挑選,也是一種學問。
 
公園、咖啡廳、寧靜的巷道……
太浪漫的,太適合消磨時間的地方,不適合提分手。
 
此情此景,適合依偎。
提了,容易心生不捨。
 
適合分手的地方,最好是人來人往,眾人皆行色匆匆,甚至帶點兒不耐煩。
捷運站,會是個不錯的選擇。
 
我有個朋友,跟交往好幾年的男友,在捷運站分手。
轉身之後,她頭也不回的搭上其中的一班車。
對方,則是搭上了反方向的另一班車。
 
「我一路上,都沒有哭,」她說:「直到,回了家,才爆炸出眼淚。」
 
他們真的分了。分的極乾淨。
當然,我只是聽著,完全不敢說出「捷運站果然很適合分手」這種胡話。
 
高鐵呢?
不知道,在高鐵分手成功的情侶,又有幾多?




上上次,他入座。
停留了半年,而後離去。
上次,另一個他入座。
停留了兩年,而後離去。
 
這一次,這個人,會停留在這張椅子上,多久?
沒人知道。
 
有時候,妳不由得會覺得:
感情,其實就是一張張等待入座的空椅子。
佔據、起身、空檔,狀態不斷更替。
 
永遠。
是否,只不過是一種愚蠢的期待?




愛情太危險。
失速,或陡然煞車,都會讓靈魂撞的頭破血流。
 
該為這玩意,加上一個紅色三角形的警示標誌。
誰要往裡跳,就該有受疼的心理準備。







他有迷人的笑容。
他有良好的穿衣品味。
他有一雙深情又好看的眼睛。
 
如果他萬事具備,獨獨差一份珍惜妳的心。
那麼,他就什麼都沒有,什麼都不是。
 
女孩,關於這點,妳真的明白嗎?






 
以下是垃圾分解所需的時間:
 
煙屁股,五年以上。
塑膠袋,二十年以上。
鋁罐,五百年以上。
 
玻璃瓶,一百萬年以上。
 
很好。
我的傷心,撐不了那麼久。
 
這段惡劣的情感記憶,遲早會風化,成塵。




 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