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了某個年紀之後,她開始變的節制。
 
吃。
她一向熱愛甜食。
起司蛋糕、奶酥麵包、奶油泡芙、甜濃的巧克力。
 
可現在,她開始節制。
不是因為胖,她的軀體依然稱得上纖細。
 
只是,屢屢出現在腦中的自我對話,讓她感覺疲倦。
 
「買,不買?」
「吃,不吃?」
 
省卻糾葛的最好方法,就是遠離問題現場。
 
把目光移開。
自蛋糕店的櫥窗玻璃。
自便利商店零食貨架。
自麵包店的精緻招牌。
 
她還是吃甜食。
但心態逐漸變得不一樣了。
 
以前那種為了一塊蛋糕,心情飄然翻飛的愉悅感覺,莫名其妙地減少了。
入口,也只不過是,恩,還不錯吃。
 
如此而已。
 
 
買。
以前她愛逛愛買,跟大部分的女生一樣。
花幾個小時,看的眼花撩亂,絲毫不覺厭煩。
買也好,不買也好,眼睛在衣裙首飾包包間滑動,像參加歡騰的宴會。
 
無比滿足。
 
現在,她還是會逛逛。
但是,明顯的意興闌珊。
 
不是沒看到喜歡的東西。
而是,有個想法,開始盤據在腦中,揮之不去:
「買了,放哪?」
 
衣櫃,就那麼大。
鞋櫃,就那幾格。
 
衣帽鞋包,什麼東西都一樣。
歡天喜地的買,然後沒幾天,越看越沒感覺。
 
塞,藏,折,堆。
費力地掩藏,自己喜新厭舊的天性。
 
眼不見為淨,好名正言順的再逛,再買。
 
關於購物,看穿了自己的鬼擋牆行徑之後,她突然覺得乏味。
像直接翻到一本推理小說的結尾,前面的鋪梗,全變成無意義的賣弄。
 
漸漸,少買了。
不是因為勉強自制,而是因為,覺得無聊。
 
 
以上,還不算太嚴重。
 
比較麻煩的是:
談戀愛這件事情。
 
遇上了誰,覺得對方還不錯。
卻又突然有種:「唉,好麻煩喔」的疲憊感。
 
試探。
曖昧。
確定心意。
正式交往。
磨合。
爭吵。
 
之後,分手。
或是,沒分,但逐漸無味。
 
步驟差不多。
過程總要哭哭笑笑,掉些眼淚。
 
療傷費時不一,但總也得耗上個幾個月、甚至是年。
 
麻煩。
真的是,很麻煩。
 
她忍不住這麼覺得。
然後,陡然地興致全失。
 
呵欠一打,引擎熄火。
關係撲撲撲地勉強往前滑動了幾公尺,然後停住。
停在試探,或是曖昧階段。
 
一點失落,不太癢更不會痛。
 
 
不過食。
不亂買。
不輕易戀愛。
 
輕盈,健康,不易心碎。
很好,萬事安然。
 
 
只剩無聊。




好久以前寫的。
裡面有一部份的自我投射。
 
以前非常愛吃,但隱隱約約又怕胖。
現在食慾平緩,卻不禁懷念起以前,那個饞兮兮的自己。
 
對購物,也意興闌珊阿。
先是懶得出手買,接著,連看都沒了興致。
 
老實說,我想念那些小慾望。
想念那些微小,卻足以讓人眩惑片刻的滿足感。
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