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對父子,在便利商店前十分顯眼。
 
「你好,口香糖一條二十元,謝謝喔!」父親朗聲喊著,神情舒坦友善的迎向每個經過的路人。
「口香糖一條二十,謝謝,謝謝。」稚嫩的童聲,黏在父親的尾音之後。
 
沒有怯懦退縮,亦沒有強迫推銷的意味;父子倆散發出一股說不出的自在氣息。
 
 
那父親,穿著短褲。
單邊褲管,空的。
 
他沒有左腿。
 
身邊的小男孩,看起來不過五、六歲,
挨在站得挺直的父親身旁,顯得那麼嬌小。
 
「口香糖二十元,謝謝。」
小男孩一點都不彆扭,幫父親壯聲勢似的,童音朗朗。
 
我在便利商店買了一根巧克力甜筒。
櫃臺結完帳之後,預先掏出兩個十元硬幣。
 
出店的時候,買了一條青箭口香糖。
 
「謝謝!」
小朋友抬起頭看向我。
黑眼珠又圓又大,眼神那麼純然乾淨。
 
剝開甜筒,我在附近找了個長椅子,坐下。
一邊感覺舌尖上冰涼的牛奶香氣,一邊想那小男孩和父親相依而立的身影。
 
 
不由得,想起幾年前的一樁小事。
 
那時候我在帶班。
班上有個男生,老在訓導處出出入入。
有時候是抽菸,有時候是打架,總之,是個讓我蠻頭痛的學生。
 
有次,事情惹的比較大條,家長也被約來學校。
見了面,我這才知道,他爸爸的行動不太方便。
 
大概是先天的身體狀況吧。
父親個子很矮,腿部細小且萎縮,走路需要倚靠柺杖。
 
處理完問題,我跟學生一起送他父親到校門口。
男生的隔壁班女友,等在訓導處門口,兩人一迎上,就兀自並肩往校門口走去。
 
我跟他爸爸,走在後面,慢的可以。
雖然有柺杖支撐著,但他的姿勢非常勉強,每走一步,都像快要摔倒似的。
 
我在旁邊走的有點膽戰心驚,又不知該不該出手攙扶。
「ㄟ,怎麼只顧自己走,來扶一下爸爸。」我出聲把男生喊回來。
 
那學生的臉色不太好看。
皺著眉頭折回來,跟在爸爸身旁,不耐煩的,慢慢齊行。
 
當然,要因為這個單一事件,就下出「這小孩很不貼心或怎麼樣」的評論,也未免太武斷。
畢竟,我不瞭解他跟父親相處的狀況。
說不定,他是因為有我跟在父親旁邊,才走的那麼快。
 
又或者,國中的孩子,心緒比較敏感。
不喜歡雙親來學校露臉。
 
還是,因為爸爸不良於行,所以覺得丟臉,不想跟他並肩。
都有可能。
 
 
依在單腿父親的身旁,那麼認真幫忙叫賣口香糖的小小孩。
走在跛腳父親的前面,滿臉不耐的國中生。
 
在這樣的記憶映襯之下,讓我產生了某種感觸:
天底下,嫌棄父母的孩子,遠比嫌棄孩子的父母親,還多上太多。
 
 
那小小孩的身影在我腦中,自行生出了一對光燦的小翅膀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