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,跟一個阿姨級的朋友聊天。
 
60歲的女人了。
歲月白了她三分之一的頭髮,弄皺了她的唇末眼角,卻沒全然抹煞掉往日的美麗痕跡。
瓜子臉,細窄漂亮的鼻梁,勻整標緻的五官比例。
不難想像,年輕時的她,有著什麼樣的迷人風采。
 
「還是小姐的時候,追我的人,實在是不少。」阿姨很客氣的笑著。
 
詛咒似的,故事這樣走。
當年,一堆男人為她的風姿傾心,爭先恐後送上關懷和鮮花,她卻愛上一個總是淡然的,對愛情不那麼積極的男人。
 
「那時候沒有網路,我們流行交筆友,」阿姨說,「我跟他通了好久的信,第一次見面,我就心動了。」
 
他是一個高挑,臉廓好看的男人。
一點兒敏感憂鬱,彈吉他,養貓,學法文。
 
當然,這並非單戀;他也喜歡她。
但這種喜歡,跟別的男人誠惶誠恐,雙手奉上的「喜歡」不太一樣。
 
那是一種,雖然存在,但好像隨時都會灰飛湮滅,很不具體的「喜歡」。
他從不死纏爛打,不猛打電話邀約。
 
每次約會後,他會在她脖子上,留下一個血紅的,小小的吻痕。
在下一次約會到來之前,她像被催眠似的,時不時對著鏡子拉下自己的衣領,看著那獸咬似的痕跡,長長長長的,發怔。
 
吻痕會散。
但她對他的情感,卻越發無法抑制。
 
「在一起四年後,我們結婚了。」阿姨輕輕搖搖頭,淺笑;一種可惜什麼似的,遺憾的笑,「我知道對於感情,他很冷淡,但當時我想,沒關係,我愛他。」
 
沒關係。
我愛他。
 
很可怕的,六個字。
等她痛得清醒過來,簽下離婚協議書,已經是整整十八年後的事情了。
 
如果說,愛情崩壞,等於一級燒燙傷。
那婚姻崩壞,絕對是一場貨真價實的,三級燒燙傷。
那是一種,會灼傷靈魂,灼傷信念,灼傷生命的煎熬歷程。
 
「婚前,我就知道他對感情很淡漠,但直到真的嫁給他,我才知道這淡漠有多可怕。」她深深嘆了一口氣:
「不管再怎麼付出,這人就是不為所動,前幾年,我覺得心痛如死,無比寂寞。」
 
後來,生了三個孩子。
耗盡精力照顧孩子,卻無法填補心裡的情感空缺。
 
「有時候,我難免會想:如果,當時沒有選擇他,我的婚姻我的人生,是不是會有另外一番風景?」阿姨說。
 
「說不定,隨便嫁一個,都比嫁他好。」她自嘲。
 
「感情裡,最折磨人的,就是「如果」這兩個字阿。」我也莫名的惆悵起來。
 
 
聽過不少朋友的愛情故事。
裡頭,總有好多好多的「如果」。
 
這「如果」,通常不會以具體的字眼呈現;而是會微妙地轉換成一聲輕嘆、一串抱怨、一抹苦笑。
 
或是想念。
或是記怨。
 
當心裡還記掛,人就很難不掉進「如果」的透明夾縫中。
 
 
「如果,我沒有愛上他。」
「如果,我沒有跟她分手。」
「如果,我當初選擇了某某。」
「如果,我當時毅然決然離開。」
 
那個人,可以走遠。
那段故事,可以結束。
「如果」這兩個字,卻是一個讓人沉溺的虛擬按鈕。
把所有的不可挽回,倒轉倒轉,編撰成另一種腦內版本。
 
「如果」,是一種刑具,折磨所有不甘心的人。
 
 
親愛的,
你還沉浸在愛情裡的「如果」嗎?
 
別忘了。
 
把「如果」放在過去,頻頻回首,景色永遠灰敗哀傷。
把「如果」放在未來,卻會開出一朵朵含苞的希望。
 
 
轉個視角,往前看去吧。
 
 
 
 
 
 
此文章同步發表於「席夢思臉書粉絲團」:
 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