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有多久,沒有嚐過曖昧滋味了呢?」
 
還記得,學生時代,曾經和你有著曖昧情愫的他,或她嗎?
 
他可能有著一對濃眉毛。
神采奕奕,好動愛瞎鬧,總在球場上揮汗廝殺。
 
妳在場邊看著他,用追隨的目光圈出一個禁止干擾的框框。
光是看,就覺得無比幸福。
 
中場休息時,他帶喘灌著水,目光恰巧碰撞上妳的。
妳還來不及感覺臉頰的燙熱,他已經送來一個大大的笑容,食指中指合力構成V字形,向著妳。
 
噗通噗通,一次感覺,兩人份的心跳。
 
 
或是,他不高調,稍微安靜些。
妳不用擠在女孩子群中,患得患失地等待他的目光和青睞。
他是那種習慣把事情積累在心中的男生,謹慎沉著。
 
不多話,卻總是記得為妳從合作社帶回一罐冰果汁。
在妳努力和周公拉鋸,卻宣告戰敗之後,他會把抄好的筆記輕放在妳桌邊。
 
或是:
「他很孩子氣,老是講些玩笑話來激我,」事隔多年,妳講起來仍然又氣又好笑,「有時候把我的課本藏起來,有時候用橡皮圈嚇唬我。」
 
妳那時候會生氣,氣憤中卻帶著一絲絲甜蜜。
歷練世事之後,妳才知道那叫做「曖昧」;那些記憶雖然幼稚的可以,卻被時光染上了金邊,遠遠看去,溫潤迷人。
 
「那時候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喜歡她,」你可能很少對誰,提起那些陳年往事,「只覺得這個女生好恰,會捏人,又敢嗆男生;根本就是一隻母老虎。」
 
但是。
老是把她弄哭的你;卻在她搬家轉學後,難過了好久好久。
 
國小,國中,高中,甚至是大學。
 
曖昧,藏在校園的各個角落。
藏在幼稚的相互捉弄裡。
 
藏在課桌椅上,由刀片刻出的告白醜字中。
藏在一封封折得小小的,屬名給某某某的紙條裡。
 
藏在午餐時間,同桌共享菜飯,一邊鬥嘴的喧鬧時刻。
 
 
長大後,我們品嚐的「曖昧」,和青澀的當年,不太一樣。
 
他可能是每天和妳相處的同事,兩人雖然有著絕佳默契,卻深深知曉「別吃窩邊草」的人際守則;因此,心照不宣,壓抑好感。
 
他可能是妳的好朋友,兩人可以吐槽吃飯唱歌,大夥兒一塊出遊,熱鬧快活。
但是,談感情?
「沒辦法,雖然彼此有好感,但就是跨不出那一步,會卡住。」
 
怕麻煩,怕心碎,怕這樣那樣。
乾脆,留守曖昧
 
 
有時候是:
 
「妳已經有了,妳的他。」
「他已經有了,他的她。」
 
曖昧,還是甜酸迷人;卻顯得可惡。
意念,輸送著「不可說破、不可戳穿」的微妙電波;同時,卻模擬著狐貍的狡詐,隨時,可以全身而退。
 
曖昧無罪。
可議的是,操弄曖昧的人阿。
 
 
好久好久以前,背著書包的純真年代。
歷經世故之後,依然期待悸動的此時此刻。
 
曖昧,永遠是愛情裡,最讓人難忘的「前菜」。
 

 
 
曖昧,愛魅。
你曾經有過難忘的曖昧經驗嗎?
快來i Match Box「愛魅奇」分享你的故事:
 
Panasonic GF3相機、Coach包、Tiffany項鍊,更多大獎等你來拿喔。




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