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沒想到,過了這麼多年,居然還有機會見到他。」
對著美髮院的大片落地鏡,女人陷入沈思。
 
身後,設計師和助理正在聯手幫她吹乾頭髮。
嗡嗡嗡嗡,兩台吹風機一起呼出暖風;這風,把她的思緒,吹送到更遠的地方。
 
女人微微瞇起眼睛。
腦裡,浮現他當年的樣子。
 
 
那年,他和她不過二十出頭。
青春,像一朵朵怒放的豔花,開在兩人的髮上襟上,耳鬢上。
隨便一個動作,都會散逸出隱隱香氣。
 
人阿,年輕的時候,不管做什麼事,都十足用力。
包括戀愛。
 
「在一起,好不好?」
一起騎車夜遊的那晚,她凍的直打哆嗦。
他堅持把自己身上的厚外套讓給她。
她回贈給他的則是,緊張到微微顫抖的纖纖十指。
 
兩人並肩,一起轉向。
從單身,走向交往。
 
經過戀情炙熱時的種種風景。
滿心以為失去了對方,自己的世界將從此天崩地裂,萬劫不復。
 
走走走,繼續往前走。
接下來,是激情轉淡,爭執漸起的疲乏路段。
 
「我受夠了!」
吼出這句的,不知道是他還是她,抑或,兩人都曾如此。
 
每一次爭執,都是下一次爭執的,序曲。
最後,疲倦的厭煩的木然的,他提分手,兩人離散。
 
「我一定一定,要過的比你好。」這是她最後的念頭。
 
這麼多年過去了,她陸續經歷過幾段感情。
現任男友,對她呵護倍至;上個月,還跪下雙膝,送上一只求婚戒。
 
他的影像,被歲月沖刷成淺淺地,像是,用繪圖軟體把一張照片的對比度,拉低再拉低。
黑的白的,通通稀釋成灰的。
 
「我一定一定,要過的比你好。」
這個念頭,儘管多少已經淡去,卻未曾完全消失。
 
人是這麼奇怪的一種生物。
某些細節,可以忘記;但那種不服氣,卻可以持續好多好多年。
 
 
「好了,捲度還ok吧?」
設計師的聲音,把她拉回現實。
 
她回神,看著鏡中的自己。
剛被電棒整治過的長髮,捲度完美,還散逸著微溫。
 
 
儘管已經不愛。
儘管已經沒有關聯,這麼多年。
儘管這或許只是一種缺乏意義的較量,只有她自己在乎。
 
她還是打算要讓他知道:
沒有他的日子,她過的很好。
 
 
較量的擂台:同學會。
陳設典雅的高級餐廳裡,老同學們陸續到場,氣氛開始熱絡起來。
 
「ㄟ,妳不是那個某某某嗎?」
「你現在在哪上班阿?」
「想當年,你翹課,都是我幫你簽到的呢,哈哈……」
「誰誰誰會不會來?有約到她嗎?」
「XX生了兩胎囉!」
「某某在國外唸博士,還沒回台灣。」
 
久別重逢,大夥兒暢快的交換新舊消息。
她跟著聊,卻心不在焉。
 
目光頻頻滑向餐廳入口。
人都到的差不多了,他卻還沒現身。
 
她感到莫名失望。
捧著手中的果汁杯,越喝,越覺無味。
 
「人都到齊囉!感謝大家這麼忙,還願意撥空來看看老同學。」
主辦人起身,笑吟吟的舉杯。
 
當年,兩人是班對。
她實在是不想主動開口問起他,以免別人認為她還難忘舊情。
 
焦煩,贏過了顧忌,她終究還是開口了。
 
「咦,怎麼沒看到某某?」不經意的,順帶的,不在乎的,修飾過的疑問句。
 
左邊右邊,聽到這話的同學,一愣,然後同時安靜下來。
奇怪的氣氛。
 
「怎麼了?我只不過隨口問問罷了。」
她被這陡然凝結的氣氛,弄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 
又是一陣長達數秒的安靜。
她有些尷尬,但仍保持優雅的微笑:「算了,當我沒―――」
 
「他走了,三年前。」
 
「胃癌。我們幾個有到他家弔喪,怕妳知道會難過,大家想說,就……」
 
就不提了。
 
大家體恤的,有默契的封鎖了消息。
從此,誰都不再對她說起這人。
 
轟然一聲,炸裂。
她的腦袋,那些時光,他的臉廓。這些年來的,不服氣。
 
瞬間,全部空白。
 
 
關於愛情,關於人生。
太多時候,我們懸在心上的,其實,早就已經消隕無蹤了。
只是,意識裡,那雙不甘心的手,還沒放開。
 
這一折騰,可能是幾年,幾十年。
我們的心魂,有一部份,執意活在不完美的舊時空中。
 
 
「可是,那人分明還沒死阿。」看著文章的你,可能會這麼想著。
 
親愛的,凡是已經遠離你生命的,和死了的,又有何異?
唯一活著的,只有此刻的你,和美妙的未來。
 
 
抓著,太辛苦。
鬆開,才美麗。
 
 
 


 
 
 此文章同步發表於「席夢思臉書粉絲團」:
 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