幾天,看到一則網路新聞,我心裡忍不住冒出一個好大的笑臉符號。
 
英國一項調查顯示:
女性為了「吃」,平均每年撒謊474次,相當於每週9次。
她們常在吃過什麼、吃了多少等問題上遮遮掩掩,說一些連自己都不相信的話。
 
研究人員調查3千名英國女性後發現,女人在吃完東西後,最常說的20種謊言。
 
排名第一的是:「這沒多少。」
第二名是:「我午飯吃太多,飯後不會再吃東西。」。
排名第三的謊言是:「我很少吃這個。」(實際上她們常常吃)
 
當你聽到女性說:「我沒有碰過這些餅乾」時,她很可能剛吞下五塊。
如果她們說:「最後一塊不是我吃的!」別相信。(哈哈哈哈哈~)
 
研究人員發現,不少女性常發誓「今天吃完這個,就再也不吃了」但實際上,連她們自己也知道這不可能。
還有一些女性會打著「節儉」的幌子,例如:她們常說「這個東西再不吃就過期了。」(貝兒媽都用這招)、或者「我只是把孩子吃剩的吃掉」。媽媽廚餘桶)
 
 專家分析,女性不承認自己吃太多,可能是為了要保全面子,也是為了騙自己,讓自己相信沒有暴飲暴食,尋求心理安慰;不過,長此以往,她們的體重將不斷增加。
 

女人和食物之間的愛恨情仇,男人恐怕永遠無法真正理解。

我們可以一次吃下好幾塊甜死人不償命的蛋糕;卻在買手搖飲料的時候,三番兩次交代店員:「我只要三分之一微甜喔。」
我們老是對天對地對自己發誓,再也不碰巧克力、鹹酥雞、珍珠奶茶;卻不斷陷入「天阿,我又破功了!」的悔恨地獄裡。

我們總會對著某些吃不胖的女孩,又羨又無奈的唉聲嘆氣:「真好,妳都不用忌口~」

我們希望能夠吃遍天下美食,同時擁有大胃王辣妹曾根的超異體質,讓所有入肚的卡路理憑空蒸發,不留半點刺眼贅肉。
 
心情不好的時候,我們靠吃來發洩。
心情好的時候,我們用吃來慶祝。
 
貝兒深深記得,大約三、四年前,我曾經身陷無限迴圈的暴食煉獄中。
我可以在一餐中,硬生生吃下兩餐的分量;或是在飯後,明明肚子已經很飽了,卻心有不滿足的額外吃下一、兩個大麵包,外加一大堆餅乾甜食。

很奇怪,當時的腸胃彷彿有自由意志似的,不管我再怎麼進行「大規模的填充行動」,都無法馴服它們。(曾經有男生友人跟我吃完飯,露出「妳到底是餓了多久?」的不可置信表情)

飽脹和滿足之間,失去了應有的親密關聯。
我覺得自己像一隻麻木的魚,一口口吞下飼料,直至肚痛反胃,不能自己。
 
「天阿,我怎麼會這麼放縱!」每一次暴食後,我都覺得無比自恨。
然後,一次次的暗暗發誓:「我絕對絕對絕對,不要再被豬附身!」接著,一次又一次的「繼續被豬附身。」
 
雖然~~(掐指略算),貝兒沒有像上面報導說的,為吃撒下237次謊言;但為了避免讓親朋好友擔心,我乾脆選擇啥都不說,故作無事。
 
好佳在,半年之後,我的胃又漸漸從「失控黑洞」變回「正常行星」。
這段詭異的經歷,讓我對這則新聞,油然生出「我懂我懂,我完全懂!」的超激同感。
 
 
老實說,與其要我為吃撒謊:「我真的吃不多。」
我倒寧願另一半為愛撒謊:「妳肉一點比較好看。」
 
前者,純屬「自欺」,空虛又落寞。
後者,雖然「被騙」,卻飄然又甜蜜。
 
 

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