結果,
駝著過多悲傷,試圖橫渡記憶的你,終究,還是乾死在旅途中。
 
烈日之下,你的枯骨,曝曬。
一雙漆黑的眼孔,空洞地直視天際,不說隻字片語。


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