媽媽生我的時候,肯定忘記在我的DNA裡排列出運動的相關項目,導致我是個道地的運動白痴,我跟所有的運動都非常不熟。

目前我唯一從事的運動,就只有跑步。

 

跑步說難不難,只要有腿的人都可以跑步(甚至有些沒腿的人,裝了義肢後也可以健步如飛呢!),它不需要什麼飛天鑽地的技巧、不需要租用昂貴的場地、不需要呼朋引伴、也不需要特殊的用具和配件(我常看到阿北裸著上身、穿著短褲跑步,而且會這麼穿的阿北,通常都是硬底子,我永遠只有追隨他們車尾燈的份)

 

換句話說,跑步的門檻低,只要有心,誰都可以抬起腳根跑步。

跑步難的地方,在於要克服心理上的無聊、和肉體上的折磨。

 

沒有排球棒球壘球的競爭性樂趣、也沒有籃球高爾夫瞬間進球的快感;跑步就是一種獨自一人機械化轉動腳步的漫長過程、唯一的友伴就只有耳邊呼呼的風聲或是從耳機裡傳來的音樂聲。(有的人可以邊跑邊聊,這我可沒法度,我渺小的肺活量只夠供應驅動腿部,沒辦法同時驅動舌尖)

 

講了這麼多,好像本人是個馬拉松女將,其實非也,我只是每週固定跑2、3次,一次跑個5公里,純粹抱著「有跑有保庇、有動有健康」的尋常婦人。

 

雖然跑5公里沒什麼鳥不起,不過我實在也沒什麼雄心壯志去跟別人比,我只知道自己從前是個跑不到0.5公里就呈現濱死狀態的超級遜腳。我從不覺得有一天我會逼自己跑步,也從不覺得跑步會成為我生活習慣的一部份。

會跑步的最初原因,其實是:睡眠品質太糟了。

 

睡眠是人生之本,睡不好,人會倒。

我為了徹底改善睡眠,遠到高雄拜訪一個不用安眠藥的醫師,在瞭解我的睡眠和飲食狀況後,他除了建議我每餐都要吃大量蛋白質(蛋白質是製造各種睡眠賀爾蒙的重要原料)還給了一個讓我起雞母皮的建議:

 

「妳需要跑步。」醫師微笑著說。

「ㄜ….可以快走之類的嗎?」我立馬討價還價;我真的不想跑步啊啊啊(耍賴打滾)

「跑步使用的肌群比較多,效果比較好。」醫師依舊保持專業的微笑。

「那…好吧……」婦人嘴巴說好,心裡卻還是有點抗拒。

 

就這樣,我從每次5分鐘開始,慢慢慢慢增加到一次跑個30幾分鐘(用了很多個慢,因為進展真的很~慢~),每次一看到跑步機上的里程數出現「5000」,我立刻如釋重負地按下美妙的「stop」鍵盤,跑完收工,喔耶!

 

偶爾會出現「要不要跑長一點,6、7、8、公里的慢慢增加?」的內心小聲音、但育兒生活實在太沒空檔,我唯一的跑步時間,就是兒子午睡的一個多小時,拉筋++跑步30min+cool down=差不多要挖兒子起床了。

時間實在不夠,我於是心安理得的把跑程固定在5公里,然後告訴自己專家說運動30分鐘很剛好,專家肯定不是隨便說說,所以我這樣很剛好~(笑)

 

而且我發現跑步機實在是好物,適合育兒沒辦法出門運動的媽咪,不論晴雨想跑就跑,又讓我不必在「運動時不想化妝,可是黑眼圈不遮一下又很像僵屍在跑操場」的細節上反覆內心糾葛……

記得剛開始我和老公都在戶外跑步,直到有一個悶熱的夏夜,在準備暖身的時候我看到地上扔著一截滿是葉子的樹枝,「嘖,誰這麼無聊啊,亂折花木~」我一面內心嘀咕,一面把腿跨上鐵欄杆;沒幾秒,好幾支肥大的黑蚊子迅速地降落在我的腿上,我簡直可以看到他們脖子上的餐兜了!

 

揮之不去,有夠惱人~瞬間,我腦中燈泡一亮,馬上拾起腳邊的樹枝一陣猛揮~挖靠~超好用!腳踝一帶手搆不到的位置,帶葉的樹枝正好派上用場!

這下我明白了;原來這是前一個在這拉筋卻又不堪蚊子騷擾的跑者,使用過後隨手一扔的救命好物。(被蚊子叮的滿身包,然後跑步又不能抓癢你說這是多痛苦的一件事啊)(至於為什麼不噴防蚊液,我只能說……有些蚊子餓到根本沒在管防蚊液的)

 

Anyway,種種原因驅使之下,兩週後,跑步機就正式成為我的的一份子了。

 

幾個月下來,我和老公還是待它如初,每隔一、兩天就會上去跑它一跑。

祝福它永遠不會從「用具」變成「家具」,或淪為晾衣服的掛具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貝兒老師 的頭像
貝兒老師

貝兒老師上課了!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