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孩這些年來,總是為同一個男孩流淚。
 
男孩像一隻不安分的犬類。
鼻子嗅著她的髮香,眼睛卻在搜尋其他更美好的風景。
 
然後是離愛出走的戲碼。
 
男孩每次的退場台詞,千篇一律,振振有詞。
開頭總是:「我們之間,需要給彼此多一點空間」,結論再附上一句:「我要好好思考,自己要的是什麼。」
 
接下來的消失時間,以月份為單位。
 
女孩會在淚盡心死的時刻,收到男孩即時的懺悔。。
開頭總是:「我終於知道,自己要的是什麼了」,結論再加贈一句:「讓我們重新開始吧。」
 
女孩恨且無奈,百感揪心之下,終究還是擁住了男孩。
伸手,揉開他懊惱自責的眉頭; 相信,這一次的回頭會是永遠。
 
之後的情節,無須贅述。
劇本在出走和回頭之間,沉悶跳針。
 
 
人容易以為,惡行惡狀的情人,是蘋果番茄芭樂柳丁。
只要假以時日,以情愛澆灌,終究有味美成熟的一天。
 
可惜人,終究不是水果。
除了同樣可能腐敗之外,沒有其他的共通點。
 
愛情裡長不大的體質,在病理臨床實驗上,至今尚無良藥可醫。
幸好,漫長無期的容忍,遲早會產生質變。
等不到情人的忠誠,人們改為等待另一種東西。
 
等待,心死。
 
後者與前者相較,顯然來的更具體可期。
即使狼狽不堪,卻可以構成最充分的退場理由,中止無盡的負傷受罪。










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