擦過香水嗎?
 
小心翼翼拿起精緻的玻璃瓶身,輕輕按壓一兩下,在頸後、手腕留下一絲絲冰涼的液體觸感。
然後,這味道,會伴著你寥寥幾小時或長長一整天。
 
陪你赴一個重要的聚會。
陪你見一個心愛的人兒。
或者,只是伴你投入一個再尋常不過的上班日,在你為鎖事煩躁困頓的當下,以若有似無的香味撫慰你,如一雙溫柔寬厚的透明手掌。
 
初成年的我,有一段時間,瘋狂尋找一瓶「夢想中的香水」。
那時的我剛滿十八,穿梭在各個專賣店之中,企圖找到一種專屬於自己的氣味。
 
我在腦中設定了一個嚴格的條件,絲毫不肯放寬篩選標準:
 
這瓶香水,必須有一點甜;但不能甜過頭,以免聞起來膩味且幼稚。
最好還帶有一些「隱約的成熟感」,足以修飾十八歲少女舉手投足之間,難掩的稚嫩。
 
實驗再實驗,嗅聞再嗅聞。
 
花果香調,聞起來甜的像一場夢;可惜大部分都不夠持久。
動物性香調,味道濃烈的足以繚繞一整天,但是一聞就讓我發暈想吐。
 
我皺眉搖頭,淘汰一瓶又一瓶香水。
一心期待著,和某種終生都不會厭倦的味道,來一場「命中注定」的邂逅。
 
歷經了冗長的挑選,心裡終於有了譜。
下最終決定之前,有個關鍵人物的建議,我非得採納不可。
 
「喜歡這個味道嗎?」我把手腕伸向情人,仔細注意他的表情變化。
男孩斂起下巴垂著眼睛,認真的吸了吸氣,抬起頭,燦然一笑:
「喜歡阿。」
 
於是這個香味跟了我好多好多年。
十八歲的我,渾然不覺當時的自己,身上散發出的,其實已經是人生中最輕盈甜美的氣味:青春。
青澀如我,只希望以一種味道為標誌,讓全世界記得自己。
 
幾年之後,在某本書裡看到這個論調:
「要讓一個男人一輩子記住妳,就要讓他忘不了你的味道。」
 
書中還建議女人,在離去的時候,悄悄在男方枕頭上留下一兩滴自己慣用的香水。
讓妳的氣味,溫柔如絲、繚繞不散。
而那一雙香味的手,將輕盈的擁住男人,往夢鄉沉沉墜去。
 
氣味在記憶裡發了芽,一吋一吋,持續紮根。
男人的每一次呼吸,都是在記住妳。
 
從此,妳便是一種難以相忘的存在。
 
 
關於香味,也可以是很悲傷的。
在電影「香水」裡面,男主角葛奴乙有著異於常人的敏銳嗅覺。
經歷了不被任何人所愛的殘酷人生,葛奴乙開始生出一種狂妄的夢想。
 
他將製作出一種能夠蠱惑人心的,絕美香氣。
不需一兵一卒、不用隻字片語,只要撒下極品之香,國王、教宗、上帝,全世界都會臣服於他。
 
於是,他殺人。
他擊殺一個又一個少女,然後用獨特細膩的方式,把所有猝逝的美麗生命,粹取成香。
 
當他站在高台上,看著台下數萬人在香水薰陶之下,對他陷入了集體的瘋狂戀慕。
他的夢想成真,同時碎的可怕。
誰崇拜他、渴望他,通通都不重要;他不愛整個世界,不愛任何人類;甚至包括他自己。
 
這是比黑洞更大,置人於死地的絕望。
 
跟葛奴乙不一樣,我們不用以香水去征服誰。
我們只希望,香水可以變成一條透明的、細細的線。這一端綁著自己,那一端,繫著我們戀慕的人。
或者是,誰也不束縛,只是單純的用香氣裹住自己,享受那一陣清甜。
 
有個朋友,跟男友分開了一段時間。
再見面,兩人於尷尬之下,按捺著情感,誰也不肯多表示些什麼。
男人突然靠過來,輕輕嗅了嗅女孩的脖子。
 
「幹麻?」女孩壓抑的問,聲音聽起來薄且乾澀。
「還是一樣。」男人說,臉上有一種慶幸的笑。
「什麼一樣?」
「妳的味道。」
 
說完。凝視著彼此。
兩雙眼睛,都紅了,各自泛著薄薄的淚光。
 
 
戀人們可能不誠實,嗅覺卻永遠不說謊。
 
 



 
喜歡這篇「香水」,請幫忙推薦給大家,感謝你。

全站熱搜

貝兒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6) 人氣()